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心说理 >> 内容

三峡人家:“特色.后赫”反毛“理论与路线”批判(7)“摸论”要害...官僚权贵剥削阶级

时间:2020/12/20 7:06:29


“特色.后赫”反毛“理论与路线批判(7)

“摸论”的要害是要“摸”出“中国特色”官僚权贵剥削阶级的复辟之实

 

三峡人家

 

马克思主义从来都非常重视理论对于实践的指导作用。

列宁指出:“早已有人说过,没有革命的理论也就不可能有革命的运动,而现在未必有再来证明这个真理的必要”(《列宁选集》第一卷:《俄国社会民主主义者的任务》第220页)。

斯大林也曾指出:“理论若不与实践联系起来,就会变成无对象的理论,同样,实践若不以革命理论为指南,就会变成盲目的实践。”(斯大林:《论列宁主义基础》)

列宁和斯大林明确地告诉我们,要革命首先要有革命理论。革命理论是革命实践经验的总结与升华,并经过实践检验的真理。而革命理论一旦被群众掌握就会变为改造社会,改造世界的强大力量,这就是精神变物质的过程。没有马克思主义理论就没有无产阶级革命运动。

毛主席也早就指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马列毛主义已经作为指导思想写入《中国共产党章程》,无论经过多少次修改,这一条仍然没有抹去也不敢抹去。马克思主义已经指导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一百多年,实践反复证明它是指导无产阶级革命取得胜利的唯一正确理论,所以毛主席教导中国共产党必须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这既是对无产阶级革命实践的科学总结又是一种对无产阶级革命负责任的远见卓识。

他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指出:“战略指导者当其处在一个战略阶段时,应该计算到往后多数阶段,至少应该计算到下一个阶段。尽管往后变化莫测,愈远看愈渺茫,然而大体的计算是可能的,估计前途的远景是必要的。那种走一步看一步的指导方式,对于政治是不利的,对于战争也是不利的。”(《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205页)

这不是对“走一步看一步的”“摸论”的最早的最直接的批判吗?可以说“摸论”是与马列毛主义风马牛不相及的。中国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社会主义改造哪一次不是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拿出正确的方针政策从而指导革命取得胜利的呢?没有马列毛主义的指导就没有中国革命的胜利。搞无产阶级革命有了马列毛主义的正确理论在手,岂有提出“摸论”的理由?事实表明,革命需要理论指导,反革命也需要反革命“理论”的指导,“摸论”只不过是反革命邪论罢了。

“摸着石头过河”其本意是指在没有桥和船且情况不明的时候过河,为了稳妥和安全,在河中摸着石头探索着前进。这在没有任何过河工具的前提下是无可厚非的。但是这句话非常错误了,因为现在不仅有了过河的船,还建起了过河的桥,特别是开国领袖毛主席开创的十分正确的社会主义阳光大道,在这样的条件下,干嘛非要摸着石头去过河不可呢?这不是有病吗?无论是它来指导现实生活尤其是指导革命都是荒唐的。

这句话是陈云1980年12月在中央工作会议上提出,后经邓小平肯定后,“作为党内长期坚持的方针”,于是这样一句不合时宜的话竟成了“特色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十八大上重申要继续坚持“摸着石头过河”的方针。可见“摸论”并非是权宜之计,而是“任重而道远”,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啊!

在阶级社会里,任何理论和观点都是具有阶级性的,“摸论”究竟是哪一个阶级的理论和观点呢?

首先,它绝对不是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和观点。自从人类社会进入资本主义社会,无产阶级就走上了政治舞台,在斗争实践中积累了经验,经过马克思恩格斯概括和总结形成了理论体系——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革命从此走上了科学的轨道。它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指路明灯,在这个理论的指导下无产阶级革命风起云涌,不断取得革命的胜利,实践证明了这一理论的客观真理性。

列宁和毛主席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在俄国在中国取得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进一步证明了马克思主义(包括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客观真理性。可以说直到共产主义实现之前,这些理论只要正确地继承和发展就已经充分够用了,无须另起炉灶创造出什么新的“理论”。所以“摸论”绝对不是无产阶级革命理论,而只能是资产阶级和“特色”修正主义的反动谬论。

其次,应特别指出的是,在马列主义的指导下,在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中国共产党成功地搞了二十八年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二十七年的社会主义革命,创造了中国和世界历史上公认的奇迹,经验丰富,理论科学系统,前途一片光明。为什么在毛主席去世邓小平篡位掌权之后,一面狂妄地虚无历史割断历史否定马列毛主义,在不许用马列毛主义“桥”和“船”情况下,一面又佯装突然找不着北了,居然把“摸论”抬出来作为治国方略,把人民赶下河漫无目的地去“摸”,葫芦里装的绝不是什么好药!

世界上还没有哪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政党不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而去“摸着石头过河”的成功案例!绝对没有。而邓小平们反其道而行之,就证明“摸论”的实质就是执意否认马列毛主义的真理性,否认马克思主义真理对于实践的普遍指导意义,这就暴露了“特色”修正主义的反革命立场。他们背离马列毛主义究竟想“摸”出什么呢?又能“摸”出什么呢?实质上不过是一个偷天换日的大阴谋。

首先,是要“摸”掉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以“邓氏特色理论”取而代之。这是“摸论”的要害。

对于社会主义革命,马克思、列宁、毛主席等革命导师早已作过全面的精辟的论述。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把共产党人的社会主义革命的任务概括为一个“消灭”(即消私有制)两个“彻底决裂”(即与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与传统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后来在《哥达纲领批判》中说:“在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横着一个从前者进到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过渡时期,而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

在《一八四八年至一八五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文中,马克思更具体地概括为:“这种专政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差别,达到消灭这些差别所由产生的一切生产关系,达到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达到改变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观念的必然的过渡阶段。”马克思在这里把社会主义作为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之间的过渡阶段,在这个阶段的任务就是四个“消灭一切”。请注意“一切”二字,不是部分,也不是大部分,而是全部、干净、彻底地消灭!一是消灭一切阶级差别,二是消灭一切旧的生产关系,三是消灭一切旧的社会关系,四是消灭一切旧的思想观念。他强调,为了达到这四个“消灭一切”,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

列宁把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必须经过的无产阶级专政时期定义为社会主义。并且说,社会主义社会是新生的共产主义同腐朽的资本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他早在1920年就尖锐指出:“无产阶级专政是新阶级对更强大的敌人,对资产阶级进行的最奋勇和最无情的战争,资产阶级的反抗,因为自己被推翻(哪怕是在一个国家内)而凶猛十倍。它的强大不仅在于国际资本的力量,不仅在于它的各种国际联系牢固有力,而且还于习惯的力量,小生产的力量。因为,可惜现在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小生产,而小生产是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批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由于这一切原因,无产阶级专政是必要的。”列宁同样强调社会主义只有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坚持阶级斗争,才能完成消灭阶级的任务。

毛主席根据中国革命的实践,进一步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并明确向全党和全国人民指出:“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要认识这种斗争的长期性和复杂性,要提高警惕,要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要正确理解和处理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问题,正确区别和处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不然的话,我们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就会走向反面,就会变质,就会出现复辟。我们从现在起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使我们对这个问题,有比较清醒的认识,有一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毛主席尖锐地提出了社会主义社会搞得不好“就会走向反面,就会变质,就会出现复辟”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亲自领导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是毛主席对于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并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之后如何保卫社会主义政权所作的宝贵探索。如果说列宁解决了无产阶级如何夺取政权并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问题,那么毛主席不但解决了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里如何夺取政权并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问题,而且解决了在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以后如何巩固革命成果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问题,这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的伟大意义。

所有这些不是明明白白地告诉了我们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吗?要真搞社会主义是根本不需要去“摸着石头过河”的。为什么还要无视并抛弃这些马列毛主义早已正确解决的理论而去“摸着石头过河”呢?对于邓小平而言他是故意装着不懂不知,他们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这不是一个认识问题而是一个反动立场问题;不是一个一般的失误问题,而是一个别有用心的阴谋。

让我们来看看他的荒唐逻辑。

他根本不承认马克思、列宁、毛主席关于社会主义革命的科学论断的真理性,他有意地歪曲地拿苏联的亡党亡国说事,把苏联的亡党亡国的原因荒谬地归结于列宁斯大林创建的“苏联模式”的错误,并且把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又归结为照搬照抄“苏联模式”。这样马列错了,毛主席也错了,马列毛全都错了,社会主义从头到脚都错了。于是借用“摸论”以探索的名义“理直气壮”地去干复辟资本主义的“创新”,这就是邓小平们背叛马列毛而提出“摸论”的理由和逻辑。现在不是还有人在批判“苏联模式”,批判毛主席的“党国专制体制”吗?可见流毒之深。

其实,苏联的亡党亡国不是马列主义理论错了,也不是“苏联模式”错了,而是赫鲁晓夫们背叛了马列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毛主席早就看出了问题的实质并组织发表了著名的《九评苏共中央公开信》,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发起了一场轰轰烈烈地反对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运动,与苏共修正主义作了不妥协的斗争。在《九评》中道理都讲得清清楚楚,苏修叛徒集团理屈词穷无招架之力,结果是赫鲁晓夫的下台。可是赫鲁晓夫的下台只是苏修集团的缓冲之计,后继者并没有改弦更张,仍然是执行的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晓夫路线,这样苏联亡党亡国就成为必然。所以苏联的亡党亡国正是赫鲁晓夫否定“苏联模式”结果,现在是必须为“苏联模式”正名了。

在毛主席的领导下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非常成熟的马列主义政党,中国共产党不可能也没有完全照搬照抄“苏联模式”。中国对苏联的经验是一分为二的,正确的学习,错误地抛弃。只要看看毛主席对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批判就知道,看看毛主席写的《论十大关系》就知道。如果真的一切照搬照抄“苏联模式”会有后来的中苏两党的分裂吗?为了否定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竟然虚无历史,全盘否定“苏联模式”,并进一步把照搬照抄“苏联模式”强加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头上,为复辟资本主义制造借口,其用心何其毒也!

邓小平在他的“南巡谈话”中说:“对于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谁能说清楚?对于资本主义又有谁能说清楚?反正,我是不懂,我说不清楚。”这里他是以谁也“说不清楚”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主观臆淫为由,来抹杀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区别,抹杀马克思主义与修正主义的区别,故意把水搅浑,以便混水摸鱼。他是不管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不管马克思主义还是帝国主义的,而是要用“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实用主义哲学去复辟资本主义的。这就表明,他压根就是要步赫鲁晓夫的后尘的,压根就不是要搞社会主义的,探索是假复辟才是真。他从来不信马列,从来不提也不抓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相反他要对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反攻倒算。而“摸论”正是适应了他的这种需要,他可以“摸”掉马列毛主义的指导地位,从而为复辟资本主义制造理论依据。

其次,“摸论”在“摸”掉了马列毛主义的指导地位之后,又从另一方面“摸”出修正主义的歪理邪说——“邓氏特色理论”,达到了偷天换日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目的。这是“摸论”的实质。

事实上反对马列毛主义的指导地位与复辟资本主义不过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因为马列毛主义是复辟资本主义的直接障碍,不否定马列毛主义,不偷天换日地搞所谓的“摸论”和“理论创新”,复辟资本主义就寸步难行。

邓小平要复辟资本主义早在文化大革命中就已经路人皆知了,受到人民的揭露和批判,他也多次作过检讨,并数次发誓赌咒“永不翻案”。可是他是一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当毛主席去世,他阴谋篡权上位以后,立即恢复了本来面目。他在否定马列毛主义的指导地位以后,“打左灯向右转”改变了中国前进的方向,“摸着石头”向资本主义“过河”了。

事实求是地说,在“改革开放”之初,当时在中国还只有搞社会主义的宝贵经验,实质上并没有搞资本主义的经验,复辟资本主义对于他们还是一个新课题(过去尝式过,因毛主席在世他们根本不可能大搞起来),“摸着石头过河”是符合缺乏复辟卖国经验的实际的,因而对复辟资本主义的确是具有指导意义的,这就是“摸论”的鲜明的阶级性。

在邓小平“摸论”的指导下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基本完成,给中国带来了无数个灾难性的世界第一:两极分化世界第一,官场的贪污腐败世界第一,生态环境严重恶化世界第一,房地产泡沫世界第一,城乡收入差距世界第一,教育收费之高世界第一,中国的自杀率世界第一,矿难死难人数世界第一,纳税人的税赋世界第一,中国的汉奸卖国贼之多世界第一……而人民住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甚至生不起也死不起。相反邓氏家族却富可敌国了,温氏家族捞足了,大大小小的权贵们暴富了,新生的资产阶级发财了,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遭大殃了。这就是中国的现实!这就是邓小平要“摸”出的结果,是他为了自己一家之私和一小撮权贵资产阶级利益而来坑害广大人民的结果。试问:现在为什么不再来一次真理标准的大讨论,拿实践检验一下“摸论”呢?

有人说“摸论”“对解放思想起了巨大的作用”。这句话也没有完全错,关键要看站在哪个阶级立场上讲话。在阶级社会里,人们的思想是有鲜明的阶级性的,这句话分明是站在反动的剥削阶级立场上的说法。离开了马列毛主义的指导,一切封资修的东西沉渣泛起,招摇过市,大行其道,目前已到了泛滥成灾的地步。由此可知,它对于“解放”一切剥削阶级旧思想旧风俗旧习惯的确是起了很大作用,但是这正是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灾难。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连话语权都被剥夺了,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和正义的呼声遭到禁锢,这也叫“解放思想”?究竟是解放的哪个阶级的思想?在当今的世界上没有超阶级的思想,解放一个阶级的思想,必然禁锢另一个阶级的思想,对于“解放”封资修“思想”的反革命行径也要去肯定么?

还有人说:“摸论”“对积极稳妥地推进改革开放起到了巨大的指导作用”。是的,“摸论”对“改革开放”的“指导作用”是存在的,要指出的是所谓“改革开放”不过是复辟卖国的代名词而已。这只是表明,在“改革开放”之初,在中国还只有搞社会主义的经验,而没有搞资本主义的经验,复辟资本主义对于他们基本上还是一个新课题,“摸着石头过河”是符合缺乏复辟经验的实际的,因而对复辟资本主义的确具有指导意义,这正是“摸论”对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反动,而不是功劳。

结果也是有成效的,没有“摸论”误导,私有化的改革就不能顺利进行;没有“摸论”误导,被打倒的剥削阶级就不能暴发式地重新催生出来;没有“摸论”误导就不能同美帝国主义结成“夫妻关系”、“战略伙件”!总之一切复辟资本主义恶果无不是在“摸论”的误导下打着探索的幌子完成的!这种“指导”复辟卖国的偷天换日的邪论难道还应该去歌颂吗?

特别值得一问的是,明明知道“摸论”已经给党和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还有硬着头皮去坚持的理由吗?难道有人非要“摸”出一个亡党亡国的苏联第二不可吗?真正的共产党人和革命的人民群众可要提高警惕啊!

事实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摸论”,“摸”掉了马列毛主义的指导地位,“摸”出了资本主义复辟的“特色理论”;“摸”掉了社会主义公有制,“摸”出了私有制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摸”掉了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国策,“摸”成了帝国主义“小妾”;“摸”掉了毛泽东时代人民当家作主的地位,“摸”来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深重灾难。当然也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那就是同时“摸”出了广大人民的迅速觉醒。

毛主席指出:“革命的政党,革命的人民,总是要反复地经受正反两个方面的教育,才能够锻炼得成熟起来,才有赢得胜利的保证。轻视反面教员的作用,就不是一个彻底的辩证唯物主义者”。想当年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没有开除邓小平的党籍,留下一个难得的反面教员,也许其中另有深意。现在好了,邓小平这个反面教员还算是很合格的,他用“摸”出来的活生生的复辟卖国事实教育了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经历了正反两方面的教育之后,真正的中国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更加成熟老练,更加心明眼亮,更加坚定不移,更加奋勇向前,胜利一定属于真正的共产党人和觉悟的广大革命人民!丧失革命信心是没有道理的,速胜论也是不切实际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应当是充满信心的持久战论者。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不彻底否定“邓氏特色”修正主义反革命路线,不彻底批判“摸论”,中国就没有希望!

见鬼去吧,反动而邪恶的“摸论”!

作者:三峡人家 录入:三峡人家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本类固顶
  • 没有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