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诗心言志 >> 内容

辽宁王忠新:“农业合作化是未来农村发展的方向”——毛主席与张平化谈“包产到户”七大看点

时间:2017/5/11 10:54:36 点击:

  核心提示:毛主席说:“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业产品卖给谁嘛!工业公有制有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市场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内外一夹攻,到时候我们共产党...



“农业合作化是未来农村发展的方向”——

毛主席与张平化谈“包产到户”有七大看点


作者:辽宁王忠新


毛主席张平化谈“包产到户”时说:“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业产品卖给谁嘛!工业公有制有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市场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内外一夹攻,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 怎么保护和发展自己民族的工商业,加强国防?!中国是个大国、穷国、帝国主义会让中国真正富强吗?那别人靠什么耀武扬威?!仰人鼻息,我们这个国就不安稳了。” 

    “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人资本主义制度发展了几百年,比社会主义制度成熟得多,但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中国的人口多,民族多,封建社会历史长,地区发展不平衡,近代又被帝国主义弱肉强食,搞得民不聊生,实际上四分五裂。我们这样的条件搞资本主义,只能是别人的附庸。帝国主义在能源、资金等许多方面都有优势。”

“美国对西欧资本主义国既合作又排挤,怎么可能让落后的中国独立发展,后来居上?过去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今天走资本主义道路,我看还是走不通。要走,我们就要牺牲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这就违背了共产党的宗旨。国内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都会激化,搞不好,还会被敌人利用。”

 <b>辽宁王忠新:“农业合作化是未来农村发展的方向”——毛主席与张平化谈“包产到户”七大看点</b>

58日,贵州省安顺市塘约村党总支书记左文学受中央组织部邀请,在中组部主办的“提高做好基层党建工作水平培训班”上作了“农业合作化是未来农村发展的方向”的报告,来自全国各地的320多名基层干部倾听了本场报告。此时,重温19655月毛主席重上井冈山,曾就“包产到户”问题,对张平化等人讲了一段含义极深,涉及内容极其丰富的短话,其有7大看点,格外发人深思。

1.提出一个急迫回答的重大课题。毛主席开板就讲:“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为什么”,这是事物存在的根据和原因,也是科学研究的绝对前提。毛泽东第一句就提出的这个“为什么”,也是给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提出了一个急迫和必须回答的重大课题。

那么,谁要搞包产到户?自“八大”以来,在中共中央的领导层有相当一批代表人物,一直主张搞“包产到户”。特别在1962年和1963年,借助摆脱“三年自然灾害”的影响,更急迫要求推行“包产到户”。即使现在不讲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但当时要推行“包产到户”的势力,绝对在党内形成了一股很猛的潮流。

在很多人印象中,“包产到户”起源于1978年安徽小岗村,其实,早在1956年、1959年和1962年。在党内一部分高层领导的支持下,全国就有三次比较大规模的推行过包产到户。在这“三起三落”中,尤以1962年那次包产到户规模最大,影响最广,包产到户在安徽全省达80%,贵州全省达40%;全国约占20%(安徽省搞包产到户一马当先,后遭夭折的未竟事业,终于让万里在安徽又一马当先的完成了)

<b>辽宁王忠新:“农业合作化是未来农村发展的方向”——毛主席与张平化谈“包产到户”七大看点</b>

(1962年实行包产到户的图片)

对此,毛主席做了坚决的斗争。这里讲的“看得那么严重”,既表明了毛主席对“包产到户”这个问题的高度重视,也表明了毛主席对“包产到户”坚决反对的态度!这段讲话,绝非空发议论,它有明晰和尖锐的指向性。

2.点破一个众说纷纭的问题性质。紧接着毛主席说:“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这是一语道破天机,直接点出“包产到户”的实质,不管对其讲的多么天花乱坠,不管对其盖上的红纸多么鲜艳,不管对其冠以的理由多么堂皇,可归结到根本性的一点,就是要改变农村集体化的所有制。

这里毛主席特别交代“中国是个农业大国”,更凸显了农村所有制是整个国家社会制度的基础,其产生的影响力十分重大。或许,在某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农业经济所占比重极小,农村的所有制无论怎么变化,对国家的社会制度都不产生重大影响。譬如,以色列一直在农村搞合作化的集体经济,可这并不影响以色列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性质。可毛泽东是站在“中国是个农业大国”的国情,脚踏实地的在思考这个问题,也是站在政治经济学,而非单纯经济学的立场,在思考这个问题。

“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那么,要改变成什么所有制?这直接涉及一个极为重大的问题,直接涉及中国面临两种前途:一种是实行“包产到户”,倒退回新民主主义革命(资产阶级革命)阶段;一种是继续坚持社会主义革命往前走。当年,城市搞公私合营,农村搞集体化,正是从新民主主义革命(资产阶级革命)向社会主义革命转折的重要标志。将集体经济变回小农经济,这无疑是走两条根本不同的道路。所谓的“包产到户”,无疑是将集体经济改为私有化小农经济的代名词,如同用“民营企业家”来掩盖人格化资本的罪恶一样!

何为“社会革命”?词典给出的定义:主要是社会形态,社会制度的根本变革,即由一种先进的社会制度代替另一种腐朽的社会制度。或者说,“社会革命”的重中之重,就是以改变所有制为目标。什么是复辟?词典给出的定义:被推翻的统治者恢复原有的地位或复活被消灭的制度。其中,复活社会制度是复辟的重要内容和主要目的。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实行“包产到户”都是对社会所有制的重大改变!

3.指出一个有重大关联性的问题。搞“包产到户”,这绝不是一个孤立存在的问题,绝不能形而上学的非此即彼,更不能仅仅盯着农村想问题。对此,毛泽东看得很远,看得很宽。

毛主席指出:实行“包产到户”,“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业产品卖给谁嘛!这是讲“包产到户”改变集体经济性质后,直接关联到对工业经济造成的严重危害:一方面将动摇建立在农业集体经济之上的工业基础,还将动摇已经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独立自主的工业体系,更要动摇社会主义国有工业经济的所有制;一方面直接造成工业产品丧失了市场,作为工业产品无处可卖,就必然造成国有工业大面积破产(当我们现在仔细品读这个含义时,对改开以来50多万个国有企业被纷纷破产,似乎有了一点若有所思)。

而且,中国作为一个农业大国,农村经济在国民经济中所占比重甚大。无论从国体上讲,《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也无论从社会两大部类生产的经济模式上讲,要以农业为基础,以工业为主导。而这两个“无论”,都是建立在“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 如果改变了“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必然动摇国体,必然动摇工农联盟。

况且,“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其所建立的工农结构、工农关系、社会架构、社会治理结构,甚至集体主义精神为核心的意识形态等。随着私有化的“包产到户”,无疑都要发生颠覆性的动摇。马克思唯物史观的核心观点,就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社会意识。当一个老人摔倒,能吓傻半个中国,大约就是对马克思主义一种另类的生动诠释。

4.发出一个需全党高度警觉的警告。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重点研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或者说,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同一般经济学一个带根本性的不同,就是高度重视经济中的重大分配原则,高度重视人在经济中所处的不同阶级地位。毛主席依据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原理,鲜明地指出:农村实行“包产到户”后,“工业公有制有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

这句话里明确指出了两点:一是农村实行私有化的“包产到户”,早晚会影响工业公有制的“也会变”,这是一个必然会发生的前景。试想:仅为建立新中国,牺牲有名有姓的共产党员,就将近400万,牺牲的烈士达2000多万。以正常人的血液总量约相当于体重的7%-8%计算,平均一人约10斤血,新中国不是2000多万烈士用鲜血染红的红色江山?“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而农村变为私有化,国有企业变为私有化,这又该是什么样的惊天巨变?二是工农业若都实行了私有化,这种变化对老百姓的直接影响,就是产生“两极分化”,而且,这种两极分化“快得很”哪!

由公有经济转变为私有经济,实行不同的经济所有制,中国的老百姓遵循的分配原则和所处的阶级地位,那绝对是大不相同。仅仅从经济学的角度看,中国的工人是可以买卖的劳动力,可从政治上看,中国的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他们在经济和政治上所处的地位,直接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的国家性质。搞“包产到户”的理论家和政治家们,都站在什么经济学的立场上考虑问题?

毛主席一生都站在“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立场,并将一生都献给了完全彻底的为人民服务,他对由实行“包产到户”,将很快产生两极分化十分担心和忧虑。为此,他发出的若实行“包产到户”,其产生的“两极分化快得很”,以这一金石之言,敲响了洪钟大吕的警示,他希望能引起全党的高度警觉。

5.揭示了一个不能改变的本性。毛主席又指出:“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市场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这是从国际观上,深入分析了搞“包产到户”,实行私有化的市场经将面临的国际环境。毛主席的这句话包含三层含义:

一是讲了帝国主义强占中国市场的历史。“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没有遵从市场经济的公平贸易规则。若遵从了这个规则,面对大清王朝对英帝国贸易大量顺差的情况下,如何会对中国搞罪恶的鸦片贸易,又如何会发动“鸦片战争”。而自“鸦片战争”以来,帝国主义对中国发动的哪一场战争,核心一条不是要用枪炮打开中国的大门,对中国的市场进行占领和分割,对中国进行半殖民地的统治。此仅略略数字,毛泽东就道明了百年中国近代史的实质,道出所有侵华战争与抢占中国市场的要害。仅此一点,何人能及?

二是指出帝国主义推行全球“市场化”的核心,就是“弱肉强食”。1848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就明确指出:“不断扩大产品销路的需要,驱使资产阶级奔走于全球各地。它必须到处落户,到处开发,到处建立联系。”而当资本的全球化遇到障碍时,他们就不惜用武力去征服。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市场,从“鸦片战争”以来,都令世界资本垂涎欲滴,都令帝国主义一直觊觎着药打开。而这种梦寐以求要打开和占领的方式虽有多样性,但帝国主义的本性没变,本质都是“弱肉强食”。同样,外国资本若再次占领中国市场,绝非是“救世主”,照样是来“弱肉强食”。

三是在对帝国主义与中国市场的关系,进行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分析后,毛主席又指出在当今的国际环境下,帝国主义本性丝毫没有改变,“他们在各个领域”去占领市场,千方百计打垮民族工业,“更是有优势”。这个揭示,不鞭辟入里?后来的历史进程,没做出十分清晰的显影?

<b>辽宁王忠新:“农业合作化是未来农村发展的方向”——毛主席与张平化谈“包产到户”七大看点</b>

6.预言了将面临的一个巨大危险。毛主席之所以“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因他最为忧虑和担心的,有一个巨大危险会降临:“内外一夹攻,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 怎么保护和发展自己民族的工商业,加强国防?!”这句话包含三层意思:

一是必然出现“内外一夹攻”的趋势。私有化必然产生资本,作为资本趋利性的本性使然,帝国主义的资本和中国私有化的资本,必然要内外勾结,也必然要内外夹攻。诚如《共产党宣言》中指出:在资本“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在这样的内外夹攻下,在资本什么都可以买卖的面前,那两枚最具威力的“糖弹”,金钱和美女就大显神通了。共产党如何能经住“糖弹”的“温柔”,能否先保住自己的金刚之身不坏,将比1949年进城,还要面临更严峻的考验,也面临更大的危险!若共产党不能保住自己的金刚之身不坏,又如何奢谈保护老百姓?

二是这个夹攻最根本的损害,就是要损害“老百姓的利益”,特别是以工人、农民为主体阶级的利益。认定任何一场社会变化的性质,甭管如何巧如舌簧,“唯一的标准”就是看,谁是受益的主体阶级。毛泽东认为搞“包产到户”,最终是在内外资本的夹攻下,老百姓的利益要受到重大侵害,特别共产党最可依赖的阶级,工人和农民这两大阶级的经济和政治地位,将会出现天壤之别。

三是明确指出共产党将面临一个最大危险,就是“到时候我们共产党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如果出现“内外夹攻”的局面,共产党不仅保护不了老百姓的利益,又无奈于不知“怎么保护和发展自己民族的工商业,加强国防?!”那么,中国共产党还能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还能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吗?还能有雄风万里的执政能力吗?而若脱离了群众,丧失了群众,那不是中共最大的危险!

7.多方论证中下了一个科学结论。后面的两节讲话,毛泽东则多方面的进行了论证,得出了一个科学的结论:若“仰人鼻息”的“走资本主义道路,我看还是走不通。要走,我们就要牺牲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这就违背了共产党的宗旨。国内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都会激化,搞不好,还会被敌人利用。”看看当今的社会,毛主席的这个结论是放“空炮”吗?

总之,毛主席这段讲话虽短,却句句说到点上,句句击中要害。虽然不能说毛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但很多公知精英讲的几万句,则能顶毛主席的一句话吗?你说毛泽东不是神,可他半个世纪前讲的话,今天应验没?他老人家不比神还神?你说百姓喊“毛主席万岁”,那是搞个人崇拜,可毛主席早被请下“神坛”,百姓咋还喊“毛主席万岁”?那么多自我感觉比毛泽东高明的人物,他能让哪个百姓喊他一声“万岁”?现在中南海正门旁的墙上,赫然书写着的“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那应该是个颠覆不破的真理!?

作者:辽宁王忠新 录入:辽宁王忠新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