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诗心言志 >> 内容

恽仁祥:革命军人永远忠于毛主席——纪念毛主席诞辰124周年

时间:2017/12/26 10:58:39 点击:

  核心提示: 革命军人永远忠于毛主席——纪念毛主席诞辰124周年 恽仁祥2017年12月25日深夜 众所周知,毛泽东时代的军人,绝大部分来自毛主席、共产党解救出来的工人、农民和革命先辈的后代。这部分人,在...



革命军人永远忠于毛主席——纪念毛主席诞辰124周年


恽仁祥  2017年12月25日深夜

 

众所周知,毛泽东时代的军人,绝大部分来自毛主席、共产党解救出来的工人、农民和革命先辈的后代。这部分人,在旧社会都饱受阶级压迫和摧残,其中不少是死里逃生过来的,深刻体验了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恩情亲。我作为四位革命烈士的亲人,在旧社会,被众人说长不大的农村孩子,全靠毛主席解放,特别是《送瘟神》的诗篇,才把我去阎王路上救了回来。一解放就当了农村干部,继而成了我祖代第一位大学生、一名军人、一名尖端科技战线有所发明创造的科技干部。这是我这位农村受苦受难的长不大的孩子,做梦也想不到的事,但在毛主席领导我翻身解放后,都变成了现实。常人说梦想成真,其实我在旧社会做梦也做不到我能上大学、能成为解放军战士、能参与尖端科技……,连这些名词都不知道,何来此梦。我更沒想到,能多次见到毛主席,特别是毛主席批示支持我,毛主席的夫人江青同志亲笔给我写了一封意义深长的信。特别是组织上给我以英雄模范人物代表的身份,为伟大领袖毛主席遗体守灵、参加了天安门广场毛主席追悼大会、毛主席刚去世在天安门城楼召开的第一个国庆座谈会追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在全国人民深情纪念毛主席诞辰124周年之际,这一件件往事,都恋想在眼前。尽管我发表了《抹不黑的毛泽东》第一第二册,共计约70万字,但真是千言万语说不尽毛主席的恩情,而诉不尽一切反动派对毛主席的攻击和诬蔑。

我很坦率告诉大家:我对毛主席晚年批评江青同志的内容,有不少我想不通。但近年看了《毛泽东年谱》,有一段吴德同志介绍毛主席一段话(大意):他(指邓小平们)要什么,就给他什么。才解开了我的思想疙瘩。因毛主席批评江青同志的内容,除少部分是对亲者严。而大多是邓小平们向毛主席告江青同志的状。例如邓小平向毛主席状告在政治局会上江青同志批评邓小平;又如叶剑英向毛主席状告江青同志批评叶剑英走后门等等。由此可见,毛主席给予这伙人充分表演的机会。毛主席去世后,凡动点脑子、学了点马列的同志,都看透了走资派和一切反动分子,都是借批江青而实质是反毛主席。叶剑英这个叛徒也不得不承认(大意):江青干的事都是按毛主席指示干的,或者是经毛主席同意的。一语道破了他们迫害江青同志的罪恶目的。

在隆重纪念毛主席诞辰124周年之际,一方面要大力歌颂毛主席的丰功伟绩,同时揭露走资派和一切反动派对毛主席的攻击、诬蔑。

对毛主席的丰功伟绩,最近网上有大量这方面的文章,本人除出版了前述两册《抹不黑的毛泽东》和《我亲历的国防科委文革》,正在著一册新书。在此不赘述。但对走资派和一切反动分子攻击、诬蔑毛主席的问题谈点看法。哪些众所周知的走资派、极右派,大家都已认识其真面目,但还必须鉴别一小撮以极左面目掩盖其反毛、反共、反社会主义的反动面目。对反毛分子,1975年6月7日,毛主席接见菲律宾总统马科斯时说:“我名誉不好,过去国内外敌人都骂”。马科斯说:“只有果实结得最多的树才遭来石块的攻击”。毛主席说:这叫作“木秀于林,风必吹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就是说人必骂之”(参见《毛泽东年谱》第六册第589页)。可见,不被反动分子骂,未必是好事。但毛主席是骂不倒、抹不黑的,凡有一点人的味道的人,都会公正地评价毛主席、崇敬毛主席,参见附件。

附件:

红色记忆:震撼!1976年9月10日世界各大报标题

作者:红色记忆

 

41年后,仅仅回头看看这些标题,就足以震撼每个中国人!

《世界思想的灯塔熄灭了》(美国《华盛顿邮报》)

《红色中国向何处去》(美《纽约时报》《每日新闻》)

《一位终生的革命家》(《泰晤士报》)

《毛使中国有了自尊》(美《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创建世界大国的革命者》(《波恩评论报》)

《毛的事业与价值》(意大利《团结报》)

《本世纪最后一位伟人消失了》(法《巴黎日报》)

《毛泽东是本世纪历史上最伟大人物之一》(法《人道报》)

《本世纪最伟大最英明的革命家——毛逝世》(意大利《信使报》)

《毛泽东同志逝世——当代革命斗争的一个主角消失了》(意《团结报》)

《不断革命的大师》(德《世界报》)

《创造人类奇迹的人》(日《产经新闻》)

《可信赖的人格,重如泰山》(日《东京新闻》)

《他否定官僚机构转向人民》(法《晨报》)

《毛不断革命回答了苏联社会主义的失败:“平衡是相对的,不平衡是绝对的”》(法《宣言报》)

《不停顿的革命者》(英《每日电讯报》希思文)

《一位历史的伟人》(法《人道报》)

《在毛领导下,中国已成为核和空间大国》(法新社评论)

《预见变成了一场革命》(美《新闻日报》)

《永恒的革命家对人民无限信任》(日《熊本日日新闻》)

《独创性的功绩》(共同社报导千田是也谈话文章9.9)

《一百年出一个政治家》(日本时事社9.9)

《一位扭转世界历史的人物》(意《晨报》)

《毛泽东:一位神一般的八亿人的英雄》(《华盛顿邮报》)

《相信群众,否定天才,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哲人》(日《朝日新闻》)

《坚持激进的革命路线,有时遭到党的多数的反对》(日《朝日新闻》)

《象毛泽东那样的伟人,几百年、确切地说,几千年才诞生一位》(巴《战斗报》)

《农民的儿子炼就的导师、诗人、战略家和充满动乱国家的领袖》(英《每日电讯报》)

《毛泽东:伟人及其遗产》(葡萄牙《快报》)

《一个巨人的形象》(瑞士《二十四点钟报》)

《毛泽东,代表二十世纪的英雄》(日本《熊本日日新闻》)

《一个不断使人吃惊的中国创建人和导师》(瑞士《纳沙特尔报》)

《毛的传说——从清朝到人民共和国——共产党的伟大主席生平》(瑞士《联邦报》)

《造反·争鸣·东风》(日《每日新闻》)

《毛,一位笔风锋利的诗人和把中国引向未来的巨人》(英《每日快报》)

《毛的人品及其业绩永存》(德《世界报》)

《毛泽东——使中国复兴的革命领袖》(英《泰晤士报》)

《中国的心脏和发动机》(西德《世界报》施特劳斯文)

《毛主席:决定中国命运的人》(新西兰《晚邮报》)

《诗人——统治者:他的权力来自枪杆子》(美《每日新闻》)

《毛泽东的道路》(南《战斗报》)

《革命道路的里程碑》(澳大利亚《堪培拉时报》)

《一张写满东西的纸和毛以后一张白纸》(英《卫报》)

《对毛是一小步,对中国是一大步》(英《卫报》吉建斯文)

《长征的尽头》(瑞士《洛桑论坛报》)

《没有“伟大的主席”的中国》(瑞士《巴塞尔新闻》)

《巨大的足迹,革命的中国走向第二代》(日《每日新闻》)

《中国在没有毛的情况下寻找自己的道路》(德《世界报》)

《毛去世——今后怎样?——对我们来说有什么后果?》(德《图片报》)

《没有毛泽东的世界》(《澳大利亚人报》)

《西方将急切地注视着北京的变化》(英《每日电讯报》)

《毛泽东思想——三次历史性大拒绝的表现》(法《十字架报》)

《毛泽东的解放哲学,是民众自己决定前进的道路》(日《朝日新闻》)

《他用马克思主义的崇拜改造国家》(美《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毛主席的学说鼓舞人民为解放而斗争》(澳《先锋报》)

《毛泽东思想已在‘大地’生根》(日《每日新闻》)

《中国的今后和国际社会》(日《每日新闻》)

《噩耗惊传,全球同悼》(泰国《新中原报》)

《象失去父母一样悲痛》(日本共同社松山树子文)

《毛主席逝世,使世界震动》(日《每日新闻》)

《全国人民闻噩耗,沉痛悲伤哭声哀》(泰国《中华日报》)

《成群的人在天安门城楼下哭泣》(西德《世界报》)

《北京:充满哀痛》(法国《费加罗报》)

《毛去世,一个历史的时刻》(阿尔及利亚《圣战者日报》)

《许多人在大街上哭泣》(法《法兰克福汇报》)

《长征是胜利的起点》(科威特《火炬报》)

《首都一片震惊》(《新兴的尼泊尔报》)

《中国的悼念和第三世界的悲痛》(北也门《革命报》)

《全世界悼念毛逝世》(《巴基斯坦时报》)

《赞词从世界各地涌向北京》(澳大利亚《堪培拉时报》)

《来自东西方的唁电——全世界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赞扬毛的业绩》(瑞士《联邦报》)

《全球高度评价毛泽东——各国首脑强调毛主席的历史意义》(西德《南德意志报》)

《全球高度评价毛是世界历史人物》(法《法兰克福汇报》)

《全世界真正的革命者为他的逝世感到悲伤》(巴拿马《评论报》)

《毛泽东同志的光辉业绩永垂不朽》(阿尔巴尼亚《人民之声报》)

《中国以“坚守岗位”悼念毛》(英《每日电讯报》)

《当诗人们和国王们辞世的时候》(《纽约时报》赖斯顿文章)

《唐人街对毛的去世表现了强烈而复杂的感情》(《纽约时报》)

《扎伊尔在悲哀》(扎伊尔通讯社,社论)

《向永生者致敬》(法《红色人道报》)

《毛泽东:中国革命之父》(美国《纽约时报》)

《新中国的缔造者》(南《政治报》)

《新中国的精神力量》(《澳大利亚人报》)

《中国的先躯者,光荣的缔造者》(突尼斯《晨报》)

《毛泽东——传奇和现实》(南通社)

《皮埃尔——让·雷蒙:“他使中国人有了希望”》(《法兰西晚报》)

《把中国变成一个伟大的国家》(突尼斯《晨报》)

《毛八十二岁逝世,他是二十世纪改造人口最多的革命家》(《巴拿马明星报》)

《伟大的舵手使中国从中古时代进入了原子时代》(西德《总汇报》)

《毛主席和中国,从革命走向革命》(科威特《新闻报》)

《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最大柱石消失了》(巴拿马《评论报》)

《东方的红星变成了世界的太阳》(巴拿马《评论报》)

《缩短历史的巨人中的巨人》(《巴基斯坦时报》)

《历史上两三位伟大人物之一》(澳大利亚《堪培拉时报》)

《世界的历史性人物》(《澳大利亚人报》)

《毛去世,一个巨大的空缺》(法《世界报》)

《毛去世使世界失去了一位本世纪最伟大的国务活动家》(德《科隆城新闻报》)

《二十世纪最伟大的革命巨人,全世界被压迫人民的伟大导师》(泰《新中原报》)

《毛和阶级斗争》(瑞士《巴塞尔新闻》)

《朋友和敌人都说毛是一位伟大的人物》(《巴拿马明星报》)

《毛泽东逝世使世界人民失去了思想家和领导者》(叙利亚《复兴报》)《没有终结的革命——毛泽东》(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9.9)

《善于应付各种局面的领袖》(《尼日利亚先驱报》)

《中国革命的力量源泉——一位理想家、战士、政治家、理论家、诗人和革命的破和立者》(《尼日利亚先驱报》)

《哲学和战略的实践者》(突尼斯《晨报》)

《毛泽东——伟大的实验家》(《印度斯坦旗报》)

《毛泽东:斗争的榜样》(约旦《人民报》)

《毛:实践的政治天才》(奥地利《信使报》)

《造反者、哲学家、战略家和人民的导师——象征历史的人物》(德《科隆城新闻报》)

《美中苏三国时代之雄》(日《每日新闻》)

《毛是出色的新秩序的最高缔造者》(《巴基斯坦时报》)

《第三世界的灯塔》(塞内加尔《太阳报》)

《全世界注视着中国的进路,对日中关系也会投入微妙的影子》(《日本经济新闻》)

《毛泽东非洲的朋友》(塞内加尔《太阳报》)

《意大利党向北京伸出友谊之手》(英《泰晤士报》)

《一位永恒的领袖》(《尼日利亚先驱报》)

《一位真正的领袖》(《墨西哥太阳报》)

《一个时代的结束》(印度《金融快报》)

《毛泽东思想是伟大的遗产》(日《读卖新闻》)

《人——毛泽东及其遗产》(《日本经济新闻》)

《毛泽东思想的种子在世界生根发芽》(日《无产者》)

《小红书是仅次于圣经的畅销书》(英《每日电讯报》)

《一种主义的创始人》(英《金融时报》)

《报告世界人民黎明的人》(马里《发展报》)

《毛的去世提出了许多问题》(《维也纳时报》)

《毛逝世后,世界政治会出现全面倒转吗?》(奥地利《信使报》)

《毛去世:西方最大的恐惧》(奥地利《人民之声报》)

《毛以后的领导人是否会弥合中苏分歧》(美《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莫斯科不共戴天的敌人——展望苏中关系的新发展》(瑞士《新苏黎世报》)

《毛去世之后,历史将动摇不定》(《法兰西晚报》)

《毛泽东的去世,开始了一个在国际关系方面不肯定的时期》(法《新报》)

《莫斯科有些人期待改善同中国的联系以作为抗衡美国的手段》(《纽约shi报》)

《随着毛的去世,世界政治的一个时代结束了》(德《总汇报》)

《俄国人料想中国会出现“没有毛的毛泽东主义”》(美《洛杉机时报》)

《美国不相信北京会马上改变路线》(奥地利《新闻报》)

《为中国担忧》(奥地利《信使报》)

41年前的9月18日,全世界悲切地看着天安门。

那一天,整个中国浸泡在泪水中。

然后呢?“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搞不好就要血雨腥风了”。老人家早就预见到了——“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仅仅一个月后,天安门广场就成了欢庆的海洋。

41年过去了,中国人,今夜,我们一起忏悔!

作者:恽仁祥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