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心思齐 >> 内容

恽仁祥:一个毛泽东时代大学生同青年朋友谈谈心

时间:2020/7/16 8:59:47 点击:

  核心提示: 一个毛泽东时代大学生同青年朋友谈谈心 恽仁祥 2020年7月15日 看了网上披露今年高考种种奇闻,心情忧闷,命笔同青年人谈谈心。我这个家庭,早已没有考大学的了,儿子考大学和孙女考大学,仅高...



一个毛泽东时代大学生同青年朋友谈谈心

 

恽仁祥

2020年7月15日

 

   看了网上披露今年高考种种奇闻,心情忧闷,命笔同青年人谈谈心。我这个家庭,早已没有考大学的了,儿子考大学和孙女考大学,仅高考填志愿,我参谋了一下,其它我都未过问。所以可能谈不到点子上,只好解剖一下自己。

   我是上世纪50年代的大学生,也是我这个家庭第一个大学生,是解放后,院系调整后,于1956年进的大学;1959年,赫鲁晓夫撤走苏联专家和图纸,于1960年6月,即期终考试前一天即6月底,系党总支黄书记在午休后找我谈话说:现国家急需搞国防建设的人才……,应届毕业生,合格的都分配了,还不够;经周总理批准,从四年级中选拔一些德才兼优的,提前毕业,文凭照发,享大学毕业待遇,现经研究,决定你提前毕业,你看有什么意见?那时的大学生都会是一样的回答:一切服从组织按排。他说:那好,你回宿舍准备准备,明天下午四点在大礼堂前,学校由车送,具体分配到哪里?我也不知道,火车站有人接你们.回宿舍不要声张,不要影响旁的同学准备考试。第二天下午在大礼堂前集合,全系同年级7位同学(其中2位女同学)提前毕业。到南京下关火车站,一位穿大尉军装的军人在接我们,上车后他说:现在去北京,你们分配到什么地方?到北京后听候按排。第二天到北京,一辆军大轿车接我们,路经长安街,第一次见了我校建筑系四年级同学们设计的北京火车站,第一次见了人民大会堂和天安门……。至当時第五研究院(1964年改为七机部)招待所,次日早饭后向我们宣布分配方案:有一人去外地,我和一位女同学分配到国防部国防科技资料研究所,其余分配在五院。情报所就在五院西邻,报到后,住宿等均已按排好,第二天正好是党的生日。接着于8月1日参军穿上了军装(直至1984年被走资派“退休”)。当时所里正好对新分配来的理、工大学生进行外语培训,我中途插进去学了两个多月外语,紧接着参加了国防部和高教部联合举办的火箭导弹师资训练班学习,约半年结业。而后投入两弹一星的技术攻关战,正式投入工作。

   要补一段历史,1949年4月解放前,我的家被日本鬼子焼个片瓦不留,而逃过难、住过土地庙、吃过“观音土”……;1945年日本投降,来了刮民党,把我这个“共匪家庭”逼得上吊的上吊、送人的送人,我这位抗战胜利届小学毕业就失学,患3年疟疾和血吸虫病,至解放己是晚期。一解放,于6月参加了县积极分子训练班(按当地政府规定即自此参加革命工作),而后任乡(镇)团书记和区秋征粮库总会计兼总保管,并同时参加乡减租减息、土改、镇反、禁嫖睹毒等(注:解放初,政府机构十分精减,乡政府脱产干部仅4至5人,团书记、妇联主任等等都不脱产,像我还得一人兼多职,坦率讲,十分辛苦,但很锻炼人),每月有120市斤大米报酬,这对我这个家庭就解决了吃饭问题,欢天喜地。至1951年8月底,完成了参与负责组织编制全区土改清册工作,由镇江地委介绍到江苏省立镇江中学插入初中2年级念书,至1956年高中毕业考试前夕,教务处毛主任找我谈话,问我准备考什么大学和专业?我说:因我的青、少年期,被疾病折磨得如不是解放,早己见阎王了,因此我打算考上海医学院,为人民健康服务。他立即否认说:不行,现在党急需培养自己的国防建设人才,我们决定保送你上军工,哈军工、北航、北京工业学院、成都电巩讯工程学院,四所院校任你选。我说:我从高二开始就准备考医,对数、理就下功夫很少了……。他说:凭你的数理成绩没有问题。由此我只好服从党的需要,而选了成电。结果至开学时己买好票,第二天到南京集合去成都,就在当天下午接到加急电报:去成都暂援,另听通知。第二天接到电报:周总理指示,华东地区必须保留一个无线电专业,成电在华东地区录取的新生,一律到南京工学院无线电系报到。因此,我是在南工无线电系毕业的。

   从上述我上学的经过,看看网上披露今年考大学的新闻:有组织考生集体向孔老二下跪的、有男老师穿大开叉旗袍服祝学生“旗开得胜”的……,讲不客气一点是奇形怪状己不顾尊严;以及网上公布的今年高考作文题,还有点共产党领导的大学招生考题味道吗?网上还披露一件十分重大的消息:“为什么跳楼自杀集中在中小学生?”值得大家专门研究。网上还披露官方消息:现在大学毕业月工资平均为5千多元(人民币)。以吸引大学生。试问:从我上述上学、升学、毕业分配,不管是领导还是我本人,有谁提到“钱”这个事吗?都是讲的党的需要,根本谈不上“钱”这个字。我介绍的完全是事实,没有一点虚假。坦率讲,上学时就不知道、也没有人议论大学毕业拿多少钱。今天我告诉大家,分配到北京军队工作,头一年大学毕业每月薪金46元,一年后为62元,于1964年取消军衔和技术职称,调整为70元,直至1976年毛主席去世。这70元,在今天己买不上一斤豬或牛、羊肉。但在毛泽东时代,我俩口子月薪金共120多元,供两个儿子上学、供一个侄儿上大学,每月邮给老母亲15至20元,本人抽烟、喝茶得花15元多。而四个人生活够满意的,因那时房租、水和电每月仅2元左右,孩子上学是义务教育,军装国家发,大儿子还能穿。可以说生活无虑,同解放前是天地之别,可一个劲地全力扑在工作上,这都是事实。现在全家的月工资总数不低,但反不敢吃,怕转基因、有毒食品、激素餵的豬、鱼、鸡、鸭,怕膨胀素和催熟剂搞的水果、蔬菜……。

   以上这些就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我这个大学生至今的概况。

   由干此文,主要是对今年考生而写,因此,不管考取与非,谈一点供参考。

   1951年我重新上学,己离校门6年之久,当时我思想上有两大问题:一是将近3年的农村工作,深感沒有文化的难处,因而有强烈的求知欲望;二是,怕一个农村干部学不好很丢脸,即虚荣心极强。我就是这种心态进了校门。一进校门,可以说下苦功夫占进去苦学。主要是数理化,因入学前没有听说过,而当了农村干部第一次进县城即江苏常州市,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出了不少洋相(城里人到农村去也出了不少洋相,并不比乡下佬高明),最难忘的是到常州市中心钟楼大街玩,第一次听到一个大商店里一个木头盒子里不少人在里面唱京戏。我问陪我一道玩的:那么小一个木盒子,怎么容得下那么多人在里面演戏?他怕让旁人听见耻笑我们,而他拉拉我的衣角,贴了我耳朵低声说:别吭声,那是收音机。其实,什么是收音机?我一无所知,但闹这场笑话,就造成我前述学无线电专业的原因,也说明我的性格。所以,一进学校,连课间休息等所有空余时间,都占进去啃书本或自选难题练习,做到了争分夺秒。这一学期期终考试数理化满分。第二学期,班主任洪凤仪老师,让我每天早自习课给学习数理有困难的同学讲40分钟课,让我进一步掌握了这些知识,从此,直至大学,数理不用下大功夫。高一时,校里按排我每周给初一一个班讲一堂时政课。学习最困难的问题解决了,就挤时间初中毕业前通读了一遍马克思的《资本论》。我克服学习困难问题,可供借鉴的仅一句话:抓住主要矛盾,下大力解决,就能熟能生巧。

   前面讲了,我血吸虫病晚期,身体瘦弱。进入镇江中学,体育课最低的双杠我上不去,是体育老师把我抱上去的。至1953年暑假,在家乡当地血防站,才彻底治好血吸虫病。不幸的是初三期终考试前,患盲肠炎住院。出院后,教务主任、班主任相继找我谈话:你别看你成绩好,沒有健康的身体,就不能为党和人民而工作;看看你像个小老头,快锻炼身体……。从高中一开始,每天坚持长跑5千至1万米,另外,跳高、跳远、排球、兰球、足球等全上。至高二获国家二级劳卫制奖章、三级运动员奖章,高三时获全校运动会5000米长跑冠军,维持到大学毕业全系5000米和10000米长跑冠军,确保我工作后直至被“退休”,没住过医院。可供参考的是毛主席的教导: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奇怪的是,被污蔑为“吃不饱”的毛泽东时代,像我这个最蹩脚的学生能坚持长跑,直至现今被“退休”的88岁的一名解放军老兵,爬山、散步、锻炼,三天两头遇到中、老年人,可能看到我健步而轻盈的姿态感到好奇,专门上前问我今年“高寿?”我一回答,可以说是青一色竖起大姆指:“真棒”。据报导,现如今号称“第二富国”的一些大学生体力不支长跑运动,体育课取消长跑;一些地区征兵体检56%不合格。很值得青年人深思!!!

   为什么现在教师要率考生向孔子下跪呢?你们看看现在张贴在满街墙上的“共产党”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中有几句不是孔老二的?甚至把孔老二的像树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毛主席说(大意):历来统治阶级造反时都批孔,不批孔造反就无理;一旦掌了权,就尊孔以维持自己的统治;如果共产党也要靠孔老二维持统治,那离垮台也就不远了。大家看看这40多年来,靠孔老二这一套培养出来的人,就仅己揭露出来的,不大多是成堆、成批的汉奸、崇美、复辟腐败反动而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高职称的官僚嘛。所以钱学森同志责问:为什么这些年培养不出人才。我认为不是沒培养出人才,而是培养了大量不可雕的朽木。用毛主席的话:孔子名高实秕糠。就可以说培养了不少名高而实秕糠的人才。而现在的教师也不得不如此教学生尊孔,否则就违背当今大力宣扬的小岗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和孔老二的“唯有读书高……,方为人上人”。否则他们就涨不了工资、升不了级、当不了教授,甚至被下岗。大家可对比一下,上述毛泽东时代中学、大学的老师和领导同我谈的话,可以说是一脉相承贯彻了毛主席主张的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人才;而这40年培养的是一切向钱看、争名夺利的人才,造就了一大批假冒伪劣“教授”、“专家”……。赤祼祼暴露了资产阶级争夺青年的尖锐的阶级斗争。谁都懂得:谁夺取了青年,谁就夺取了未来。毛主席说:(世界)归根结底是你们(指青年)的。因此,青年们究竟是把自己培养成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为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还是把自己培养成孔老二主张的“人上人”的压迫剥削人民的官僚买办贵族?这两条道路选哪一条,很值得青年人深思。

   毛泽东时代究竟培养了什么样的人才?这已是必须澄清的问题。

   在毛泽东时代,我从不讲以下这些事,包括我四位亲人革命先烈,在我档案中我从不填写,我反对靠“血统论”而占光。我在科学上的成就,从不公开。因都牢记一句名言:成绩不说跑不掉,缺点不说不得了。例如,科委常委要我在300多厂所以上干部大会上介绍我们所,解决被走资派破坏成彻底瘫痪长达三年之久的烂摊子的情况,讲了约四个多小时,其中约1/3是按毛主席提倡勇于自我批评而作的自我批评。翻箱倒櫃检讨我在文革期闹资产阶级派性干扰了文革大方向的错误。

   但走资派篡权复辟资本主义后,走资派带头诬蔑毛泽东时代的革命派是“不学无术”、“交白卷”……。更有把文革中的造反派诬蔑为“不学无术”的无恶不作的“恶棍”,一位有日本汉奸血统沒有改造的人当了“共产党”高官,竟能跟着美帝政客基辛格攻击:“重庆搞文革”,而在外交场合公开宣称(大意):“决不能让文革余孳把文革的悲剧重演”……。反动气焰嚣张到了天地难容。相信从这40年走过来的人,都历历在目。而毛主席支持的人,如七机部的舒龙山同志、福建的李庆林同志等等,尤其是中央支持的辽宁省张铁生同志和13岁的北京女学生黄帅同学等,都被诬蔑和迫害到不能容忍的地步。走资派派驻我们所工作组头头标准的政治流氓,为完成从我手里“夺回领导权”的任务,在大会上大势攻击恽某某“不学无术”……。作为我个人来讲,什么“有术”或“无术”,无所谓。问题是走资派开始迫害我时,当时的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胡炜同志当面告诫他们:“恽仁祥的情况,中央知道,(毛)主席还有批示,这个人不能搞他,谁搞谁倒霉”。【后邓小平主持的中央,对政治流氓等捏造的有关我们的“案子”即“以李敏(毛主席的女儿)为女头子的‘四人帮’小帮派”,结论为“天大的冤案”,邓小平指令科委快把人放了,否则很被动,被诬陷的“小帮派骨干”的我才从走资派私造的监狱走了出来。后来,邓小平严厉斥责迫害我的那位科委走资派:专横跋扈、横行霸道……。中央随即下文免掉了他一切职务。他才派他的秘书找我们所原政治部主任鞠芳同志说:某某让我来看看你,并向你转告,他对你们所的问题,是偏听偏信……。我说:筒直是放屁,他非法搜集恶毒攻击诽谤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同志的黑材料,白纸黑字是我们所的走资派,乘我去三线工作,而背了组织搜集的,于这年(1975年)秋,毛主席点名批迫害我们的那个科委的走资派,把我们所那个走资派吓得魂不附体,加班加点给中央写揭发材料,揭发科委那个走资派布置他搜集前述黑材料,包括给他的亲笔手谕。中央批示:一定要查清楚。而1976年10月6日,走资派等发动反动武装政变后,科委那个迫害我们的走资派官复原职,派一个政治流氓到我所任工作组组长,同我们所那个走资派合谋,篡改成:“陶鲁笳(解放初的山西省委书记,林彪问题后,中央彻底改组了林彪武装起义的借用力量科委常委会,调陶鲁笳同志任科委主任兼书记)、李敏、恽仁祥“密谋,制造了迫害某某的骇人听闻的冤案”,实在抱歉,某某令我们所走资派搜集黑材料的手谕和他们搜集到的反动材料的证据,都在我手里】。问题还在于为什么毛主席支持的人均被诬蔑为“交白卷”、“不学无术”?这是很严肃的问题。从此,我才毫不谦虚地公开我在科技和政治思想工作等方面的实际情况,坚决回击走资派、政治流氓等的诬蔑。

   我有四位亲人分别牺牲在蒋匪帮、日本鬼子、美帝国主义的屠刀下。这是我前述毛泽东时代从不公开讲的,大叔父恽雨棠和婶母李文同时于1931年初,被蒋介石命令杀害在上海尤华刑场,当时任中共地下党南京市委书记,年仅29岁,1922年入党,1924年介绍陈云入党,两次中央派出他留苏,第二次为领队,一道去的有蒋经国、邓小平、杨尚昆等,婶母李文同时被捕被杀害,年仅21岁,1927年入党,牺牲时任上海市政总工会秘书。同时牺牲的有何孟雄、林玉南、李求实等共24人,史称“上海龙华24烈士”。详情在2012年岀版的本人著《上海尤华“24烈士”史料查考》一书,;上海龙华烈士陵园有24烈士大量革命事迹展览馆,均有详细介绍。其他就不介绍了。仅声明一点:可能一些网友见我发表了一些文章,就草率地说我是恽代英烈士的“侄儿”,再次声明,我同恽代英沒任何亲友关系,仅都姓恽,他的老家离我家约3公里。四位亲人对我最大的影响是鞭策我不能让他们的鲜血白流,而踏着他们的血迹勇往直前,为他们的革命理想奋斗终身。这一段话暂仃,话归正题:我这个“不学无术”倒底不学无术到了什么程度?前面己介绍了一点,解放初或解放前,我确实愚昧无知到不可想象,在此再举一例:即将解放前,听传说中国出了“猪毛”,我便伙同几个小伙伴到处去找猪毛,还真的在沟边草丛里找到了一些猪毛。直到解放后当了农村干部,听区委书记作报告,才知道是中国出了朱总司令和毛主席。其实草丛中找到的是春节人家杀猪,杀猪时用的水倒在那的,不是地上长出来的。另外什么是城市、火车、山、大学等等,一概不知道。还有比这更不学无术的吗。如果不是组织推荐我上学,失学6年的我,如果凭考试,肯定有的课目要交白卷,如数、理、化,因都沒听说过。但如果说毛主席支持我时或以后是“不学无术”,我一再公开声明,愿同攻击我的走资派、政治流氓在科技、政治思想工作全面比试比试,看看谁是真正的不学无术?

   前面讲到我在师资训练班结业后就投入工作,我独自发表的第一份技术报告,就是无线电制导必须重视。因当时已确定地对地导弹采用惯性制导,而无线制导被否决。我的报告,主要论述了地对地导弹用惯性制导,无可非议。但无线制导,有弹上设备简单、全天候、机动等优势,对地对空等战术导弹,很可能有用武之地。当时五院王秉璋院长看后批示,某研究院随即成立了无线制导研究室。接着是接受了测导弹再入大气层时头部表面即蒙皮的焼蚀情况的科研任务,我建议三种方案,有两种被采用。随后就是钱学森同志下达的任务:洲际导弹全射程试验,要不要建海上测控船?我和一位女同志一起研究,力主造测控船,被采纳并建了某基地。随后就是我主持本所工作,一次同钱学森同志商讨问题后,我提出美国和我国的大型相控阵预警雷达,有严重问题:1.那么大天线阵面(20X40米),美国相当一三层楼,我国占一个山头;上面安有约9000个小天线,不仅不能移动,而极易被摧毁;2.成本太大;3.维修费用高,三年的维修费就相当生产一台新雷达。接着我说:我倒有个想法……。他一听,很感兴趣,便说:你回去把你的想法写出来送给我。后他把我写的材料批转给第十研究院,又转给某研究所。某研究所总工程师组织了10几名专家进行了论证后,告诉我:方案可行。后公开报导设置在国家某要害地处,被称为“全新概念的相控阵雷达”,并在全国雷达技术交流会上,得到不少专家好评。几乎是同时,钱学森同志下达任务:测地下目标的雷达。我完成了该雷达方案。两年前,已公开报导送上月球测月表下目标,但不是发明,基本上是参考进口资料汇总而成。

   随后,正好是参加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我同雷达专家第十研究院申副院长两人同住一房间,闲谈时他说:你那几张纸,够我们忙一阵的……。他的几句话,太谈在点子上了,很值得青年人深思。这就是毛主席所说:知识分子,不同工农相结合,将一事无成。我那几张纸,如果没有专家论证、没有工程师把它设计总体图纸、没有工艺师把它变成可供制造的另、部件图纸、没有工人把这一大堆另部件生产并组装起来,沒有人去操作、还有一些特殊原材料的冶炼……。我那几张纸就是废低。所以,我同好几所大学的同学们座谈,我强调说:千万别认为大学毕业就浑身本事,凭我的体会,大学毕业仅是学会了找资料、看资料,真正的本事是在实践中学的。供青年人参考。

   不久毛、周、朱相继去世,1976年10月6日晚,走资派反革命宫廷政变。毛主席支持的人相继被迫害,我受李敏同志牵连,1977年4月被非法剥夺为人民服务的权利,至7具16日,走资派召开的第一次批“以李敏为女头子的‘四人帮’小帮派”大会,被诬蔑为“骨干分子”被关进走资派私造的监狱。直至1968年底,因走资派己策划批李敏的第二次大会,宣布对我双开,押送原藉监督劳动,一切准备就序。请示中央,叶剑英说:李敏的问题你们别管了……。邓小平说:快把人放了,否则很被动。就这样批李敏的第二次大会流产,于12月31日上午,所里派车来把我接回所,让我在家中等候结论。这就接上前面介绍的,等到了当时的人大委员长万里同志传达中央结论:“天大的冤案”,并说:这个问题一定要解决(注:详情参见李敏著《我的父亲毛泽东》和孔淑静著《我的哥哥孔令华》),科委的走资派顶着不给平反。当时的中纪委书记黄克诚同志派副书记做科委领导(即那个走资派)的工作,总政主任余秋里同志亲自做工作,均无效。气得当时的中央军委秘书长罗瑞卿同志表示:等他去徳国看病回来,亲自来科委处理。很遗憾,也是李敏和我这些人“命中注定”该遭罪,他竟在手术台上离开了人世。不隐瞒观点:如果罗瑞同志亲自来处理,我将坚持主张追究科委那个走资派、派驻我所的那个政治流氓以及本所那个走资派等约5人的刑事责任,那么疯狂搜集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黑材料,并栽赃诬陷陶、李、恽“密谋”揭发发了他们,可以说:李敏同志至今不知此事。余秋里同志只得对李敏同志说:科委领导的工作做不不来,考虑先把你调总政来,李敏同志调总政,住了一年多安定医院。走资派坚持要处分陶鲁笳同志,中央表示:早告诉你们,他的情况中央知道,还报什么材料。余下就我恽某人了,在科委走资派直接操纵下,由派驻我们所那个政治流氓和我们所的走资派纠集“专暗组”一两个干将,编造了一份恽某人“犯严重错误”的材料,这个材料不作任何解释,把审查我的理由:李敏“四人帮”小帮派骨干;陶、李、恽“密谋整死了肖向荣(科委副政委)”……,他们捏造的“四大罪状”都偷偷抹掉了(他们不打自招犯了严重诬陷罪);仅剩下我在科委召开的批那个走资派的发言中批他们非法搜集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的黑材料问题(这个发言稿由我起草,本所那个走资派修改并提交党组讨论审议,一致通过。有记录可查)。他们还妄图搞个组织手续完备,企图让我所在党支部大会通过他们编造的前述“审查结论”,结果全体党员罢会,拒绝参加这个支部大会。而逐个找党员做思想工作,仍全体拒绝,尤其文革期同我观点不同的党员(支部组织委员)坚决拒绝开支部大会。就只好强行要我们所党委盖公章,党委书记拒绝盖公章(走资派把我关押后,把党组改为党委,从炮兵调来赵玉山同志任政委兼书记和纪委书记)。就把党委书记叫到科委去训斥:为什么对恽仁祥处理不下去……?党委书记气得把科委走资派指令我们所走资派搜集黑材料的手谕中的重要内容,写进了“结论”里,给我作的“审查结论”就成了标标准准科委走资派搜集黑材料的铁证,而盖上党委公章报给了科委。科委常委会讨论时,那个走资派反正只要看所党委盖了公章,就表示赞同,并决定让我复原回原藉。而其他常委委员无一人发言。这个“审查结论”,闹了支部全体党员罢会、所党委书记拒绝盖公章,这在中共党史上是罕见的新闻。所党委书记列席了这次常委会,回所后就对我说:竟沒有想到,这么高一级党委,竟是这个样。我劝他说:老赵,你刚来,你不知道某某是多霸道,千万别为了我,而连累了你。他说:没什么了不起,无非是丢个乌纱帽。结果,不几天,科委下文免掉了他的职务。任命前述那个政治流氓的部下(把我一关就把他调我所任政治部主任兼“专暗组组长”)任政委兼书记。除这些外,还闹了一些大笑话。所里派人拿了这个“结论”到我夫人单位,建议让我夫入一道回原藉。他们的书记一看材料说:他爱人是我们单位的工作人员,我们的工作需要她,不同意调走。随后她就找我夫人谈话:刚才你爱人单位來人,想让你跟你爰人回原藉,我们不同意;真没想到一个堂堂的解放军单位,闹到这个程度,你一定要想开一点,如有什么想不通,直接来同我谈……。很快就把我夫人吸收入党(因丈夫“犯了严重错误”,党委书记抱不平,不仅拒绝一道回原藉,还立即吸收入党。党史上算是大新闻)。又派人到我原藉江苏武进县(现常州市)民政局,有关部门领导一看材料明确表态:这是一起性质很严重的打击报复案,我们兜不起这个责任,也劝你们慎重,我们不能接受。后改为转业回原藉,民政局仍拒绝。最后改为退休回原藉,民政局表示:按中央政策,我们仅负责发放退休金,照顾好生活,政治问题仍有原部队负责。我在退休手续上签了意见:某某仗势欺人决沒有好下场。到县民政局报到时:民政局有关领导对我说:老恽啊,我们为你担了很大风险的……。大家再回前面看看介绍的情况。这个案,中央作了结论,科委走资派顶着,至今有结论而不平反,嘴上还高唱“以法治国”。青年朋友,你们面临的就是这样的“新时代”,你们是为真理而战斗、还是跪着“革命”?

   直至当今,还有极个别铁了心的反毛、反文革余孳,说什么恽某是“‘四人帮’骨干”。坦率讲:太抬高我了,我还真沒资格做这个“骨干”;你瞎了眼不见叶剑英说(大意):经他查对,江青他们干的,都是按毛主席指示或经毛主席同意的(在我的书中注了出处);我还真沒有做到都按毛主席指示办。可能正因如此,科委那个走资派才把捏造的“骨干”这个“罪行”偷偷抹掉了。

   文革期,我不赞同军认成立群众组织(文工团、体工队、院校除外),不赞同军队支左(不符合“16条”自己教育自己),不赞同军队间及同地方上一些单位串联,不赞同任何体罚和批斗“保皇派”……。我的个性说到做到,虽被称为国防科委系统“知名造反派”,但我沒有组织或参加群众组织。我作为科委机关贴一张大学报,走资派犯了资反路线错误后,我们所那个走资派和所长江涛同志(是个实干的好同志)两人劝我组织文革小组,领导运动。我说:我沒有任何别的想法,希望你们吸取教训,勇于领导。而拒绝了。介绍这个情况,说明只要自己站得正,就不怕鬼上门,文革期两次惨遭迫害,所有“罪状”,外一例外,均是科委一号、二号走资派凭空捏造,而且无例外,都是中央分别定性为:林彪反党集团制造的假案;天大的冤案。面临走资派及其走狗迫害,绝对针缝相对,搞得他们张口结舌,无话可对,我沒有写一个字的检讨。本人的《我亲历的国防科委文革》一书,作了较详细介绍。

   一讲就讲不完了,不浪费大家时间了,抓紧结朿。如此天大的冤案,本人不主张上访。用王光美同志的话说:他们把毛主席路线上的人清理完了。不是毛主席路线上的人当官掌权,尽管中央作了天大的冤案的结论,那是做给人看的,能给毛主席路线上的人平反吗?所以我不主张上访。但上世纪90年代,我同科委司令部、后勤部都是受李敏同志牵连的三人商量:去看看现在的总政对待上访人的情况。一去,都首先被按排接谈。接访人员看了我的材料后说:老同志,你很清楚,我们无权处理,只能转有关部门,老同志啊,你受委屈了,首先好好保重身体……。手搭着我的双肩,热情地把我送到大门外。在外面等接访的上访人员,看到这个场面,就一下聚集来打听消息。我把接访我的情况介绍后,就讲我上述不赞同上访的理由讲了一下,当场就有3~4个上访人员表示不上访离开现场去买车票回老家。本人就凭前述切身蒙冤的现身说法和不上访的理由,劝走了100多上访人员放弃上访,回家为人民干点事。

   本人被“退休”后,值得介绍一下的有两件事。我在无任何搞科研的条件下,支持农民把飞机搞上了天和建议中央重视网络安全和信息化起了决定性作用(均有案可查)。飞机试飞成功后,上世纪90年代,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我们邀请了陶鲁笳、杨成武两位老同志,和王光英、李佩瑶两位人大副委员长,美国驻华使馆一等秘书,和国内一些人士,参加了会议。国内一些报纸、广播电台,国外美、英等新闻媒体,报导了这一中国农民把飞机搞上天的新闻。北京日报报导中还点名国防科委退休干部恽某……。这件事轰动了国内外。另外,促使中央于2014年2月成立了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小组,我随即又公开发文声讨美帝用网战武器伤害平民百姓,和全世界人民的强力抗义下,美帝被迫于7月,立法禁止用网络武器伤害平民百姓。我国两万多受害人摆脱遭难(其中有60多人曾前來向我诉述受伤害情况)。于年底,受害群体代表给我发来热情扬溢的电子邮件,全文如下:

   李春泽于2014年11月26日(星期三)下午17:11发送给yunrenxiang(恽仁祥的拼音)查看因为有你,呼救国安委,《抢救脑控受害者》;因为有你,调查受害事实,民间受害案件反映小组;因为有你,不言弃,生命就有希望……感恩节,祝您永远平安!

   民间受害案件反映小组李春泽敬上

   最近我发表了揭露美帝在中、俄周边设了大量生化实验室,建议中央高度重視的文章。7月14日,一位名为大海的网友看了,给我发来电子邮件,全文如下:

   恽仁祥老师:你不愧是人大代表,仗义执信,能向中央提出这些国防安全问题!支持你的爱国行动,赞你一个!向你学习!

   前面提到我写的《我亲历的国防科委文革》一书,公开岀版后,爱到了一些知名媒体和读者的评论,介绍如下:

   “恽仁祥(当代)作品集-恽仁祥(当代)小说全集-大文学。全集TXT小说《我亲历的国防科委文革》由[恽仁祥(当代)]所著,类型:世界名著小说,本站已更新(反复发表)五次……”;还发表了“网友评论精选:《我亲历的国防科委文革》这本小说,开创了这类型小说的新思维,新流派,无论是文字的精炼,还是情节安排,都显示了作者深厚的国学功底,引人入胜,让读者有一种代入感,情节起迭,处处有伏笔,当你认为故事的结果是某个之后,却反其道而行,让我诧异无比,情不自禁的想看下去,为主人公时而担心,时而高兴,时而哀愁,时而兴奋,可以说,这本:我亲历的国防科委文革,是近来网络小说界中的精品,值得一看!”

   我公开了一小部分上述这些内容,请青年朋友理解我的心情,目的是揭露那一小撮攻击毛主席支持的人,究竟“不学无术”到了什么程度?而我是毛主席支持的人中最最平常一个,比起雷锋、王进喜、吕玉兰、董加耕、陈永贵、吴桂贤、马宾……,我排不上号。但比那些攻击毛主席支持的人是“交白卷”、“不学无术”的一小撮,不管他(她)是“院士”还是“教授”、“将军”、“高官”……,我还是钱学森同志对付美国走狗攻击中国人“愚昧”而讲的那句话:不妨我们来比试比试(包括下面介绍的政治工作)。

   讲到政治思想工作,为节约时间,概括介绍一下。除上述解决我们所的问题,在大会上介绍经验,把一个被走资派破坏成彻底瘫痪长达三年之久,一下成为前所未有的大好局面,而被科委推广并报中央,在人民大会堂一位中央领导同志对我说:看了你介绍的经验,于得好。四届人大期间,江青同志来到我们大组,正值钱学森同志主持会议,他向江青同志介绍了我,并把我推到坐在她旁边。江青同志第一句话就问我:你们搞得怎么样(指批林批孔)?我筒要介绍了后。她说:说明就是要批林批孔吧!接着她联系自己和她父亲检讨受孔老二的影响,讲了约40分钟。大家报以热烈鼓掌(新闻纪录片厂有录像可查)。

   我如实讲,走资派篡权后,又把我所一些成果破坏了,可以说:即便派“神仙”去,也难恢复到我们搞成的状态(欢迎任一级组织核查)。随后,科委先后把我派驻第十研究院和建在三线的一个研究所工作组任领导工作,均是走资派一再派工、军宣认、工作组的单位,结果是赿搞越乱。周总理指示科委尽快解决这些问题。十院的领导大多资格老,级别高。9位常委委员有5人是老红军,均是老中将、少将。我提岀我去行吗?陶鲁笳同志说常委定了,你去吧。由于名声在外,一进驻,凡找工作组反映问题的,绝大多数都找我,即便下班或星期日回所在家里,就到我家里来找我。在三线,反正住在那,日夜旡休止来访,如有军人侵犯了周围老百姓利益,老百姓找来,非要“中央派来”的工作组组长解决,把我忙得难用几句话说清楚。两个单位,同样用解决我们所的办法,还均约不到4个月就解决了。解决一大堆难题,我们的做法可慨括为严格按毛主席提倡的“枫桥经验”办事。只判了一个人的刑,少数受了纪律处分。绝大多数靠艰苦的政治思想工作解决。本人体重一下由120市斤减为92市斤。包括我们所,沒有见一张挑动派性的大字报,我们沒有让一个人为文革写检查交代材料、沒有开一个批斗干部和群众的会。平平稳稳解决了共三个被走资派破坏成长年难解决的被称为“老大难”问题。凡我们处理的案件,至今未发现有冤假错案,沒有一人上访。毛主席去世后,当他们知道走资派迫害我时,有的单位派人来问候,送钱、送粮票。我谢谢他们,但钱和粮票都谢絕了。我对他们说:走资派停发给我粮票和薪金,我学会了养鹌鹑,鸟和蛋既能卖钱、又能换粮票,不发给我薪金、粮票,这点小问题我完全能解决,一下我养鹌鹑就传到了总政、总后。海军……,造成养的鹌鹑和鹌鹑蛋供不应求,两个儿子还保证了营养。另外,外地的还专门或派人千里之外来问候我。这就是毛主席支持的“不学无术”的我干的政治思想工作,包括前述支部全体党员罢会和党委拒盖公章等等新闻,人们用行动代我写了答卷。供青年朋友参考。

   最后劝青年朋友是否考取大学,不要受当今走资派、尊孔派鼓吹的读书做官论反动思潮的影响。有句民谚:36行,行行岀状元。你们细心研究一下我前面介绍的陈永贵、吕玉兰等等,现在一些“专家”.“教授”……,顶得上他们的水平吗?就我本人,进大学后,实在看不惯校园那股风气,我两次给系里打报告,要求退学回农村。均被前述系党总支黄书记劝我:我们党急需培养自己的知识分子……,而拒绝批准。要早知共产党被搞成现在这个局面,不批准我也走了。

   还劝劝青年们,不要受当前“一切向钱看”这个歪风侵蚀,劝你们细细分析一下那些腐败官员,其中有些确实才华出众,但被“一切向钱看”坑害了,讲不客气一点,你们面临的是堕落而坑人的社会,有“一失足而千古恨”之虑,一定要把握好自己,选准人生道路。也介绍点我的情况,可以说是第一次公开。走资派给我的退休待遇是,国防科委机关同年工作的,我的退休金是最低的,低于同时工作的初中生。我现在的退休金,是1960年大学毕业,于61年定为实习研究员技术职称,是按这个技术职称给我发的退休金。谁都知道,1964年中央决定已取消了军衔和技术职称,实际上己是非法的技术职称。1988年,走资派又搞起了军衔制和技术职称,但我早己被“退休”,与我无缘。但如果向钱看,讲句实话,我可能就成了标准的资产阶级,我同一些老战友商量,都同我一致意见:毛主席支持、江青同志给我写信,党和人民给我全国人大代表、英雄模范人物代表、科技界代表等荣誉,而结果我走资本资主义道路,不仅有损自己,而还严重损害了党的威望,更严重对不起为革命牺牲的四位亲人,和成千上万为革命牺牲的先烈。而果断继续心甘情愿为党和人民干点实事(前面已介绍)。青年朋友,我讲的都是实话,时间关系,我当年遇到的一些发财的财路不介绍了。正因我拿的仍是毛泽东时代六十年代初的薪金,心里很踏实。因而我们所有的同志遇到什么待遇问题,旁人就劝他向恽某人学学;还有一些同志问我的退休金?我一讲,他们就举举右手说:好样的。我老伴和儿子都要我谢谢走资派,他们说如果不是走资派剥夺我工作权利,像我那样卖命干,活不到今天。我本人在同一些老同志闲谈时,我常说:钱就是一张彩印纸,现老俩口,一个月最多花4000元钱,眼睛一闭,两袖清风到毛主席那里报到。

   东拉西扯讲了一大堆,目的是要共同来找岀当前这个社会的主要矛盾,才能解决面临的一切乱象,什么生产资料所有制“多样化”,实质是消灭全民所有和集体所有制;什么分配方式“多样化”,实质是取消按劳分配,劳而无配,而推行按权、按投机或卖国、能压迫剥削分配;卖国政策一条接一条;以及假冒伪劣、黄赌毒泛滥、两极分化、腐败成灾等等问题,才能迎刃解。就想起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在老家呆了一年多,正是“改革开放”初期,同解放初一些区、乡干部一起聊天,他们就提出:“改革开放”就是垃圾桶,什么脏东西都可往里装。正是说在点子上,被40年来的实践所证明完全正确。也让青年们看到:是毛泽东时代的“土包子”干部高明、还是搞“顶层设计”的洋“专家”高明?再谈当前的主要矛盾,只有找准了主要矛盾,才能清理“垃圾桶”的垃圾。我认为当前的主要矛盾是假共产党。理由是:王光美同志当面批评走资派把毛主席路线上的人清理完了。这个批评可以说是一针见血,完全符合事实。说明共产党掌权的沒有毛主席路线上的人,他们掌权的就不是真共产党。大家都清楚党的性质是由其执行的路线决定的。不用费笔墨论述,反毛主席路线的党就不是真共产党。毛主席发展了马列主义,包括毛主席提岀:党内还有党,还有司令部。文革和这近40年的实践,证明了毛主席的论断是正确的,经受了实践检验。另外,薄一波同志指出:凡毛主席提倡的,他(指某人)都反对,毛主席反对的,他都提倡。根据某人同苏修戈尔巴乔夫达成共识:铲平共产主义。加上某人说:把共产党改为社会民主党,美国就高兴。不仅说明薄一波同志归纳很正确,还足以证明他们执掌的是假共产党。但必须肯定,共产党内真正的共产党员仍占绝对多数,则应当说:党内有真共产党和假共产党。仅是假共产党执政。证明假共产党是当前的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十年前我就提出:共产党都造假,还有什么假造不出来,包括假社会主义等等都造得岀来。找到了主要矛盾,如何来解决?毛主席说: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那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毛主席又说:灰尘不扫不会自己跑掉。说明解决这个主要矛盾,大家团结一致打扫灰尘,这付重担主要就落在青年人肩上。望有志青年不忘众望;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作者:恽仁祥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