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心载道 >> 内容

郝贵生:列宁推崇恩格斯“工人阶级理论感”思想的现实意义

时间:2020/7/28 11:12:30 点击:

  核心提示: 列宁推崇恩格斯“工人阶级理论感”思想的现实意义 郝贵生 内容摘要:恩格斯的“工人阶级理论感”和列宁的“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对于中国共产党人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一.必须正视当...



列宁推崇恩格斯“工人阶级理论感”思想的现实意义

 

郝贵生

 

   内容摘要:恩格斯的“工人阶级理论感”和列宁的“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对于中国共产党人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一.必须正视当代中国发展进程中存在的一切社会问题的的思想理论根源就是程度不同地偏离、背离和抛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二.必须批判形形色色的一切歪曲、否定、攻击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错误思潮。三.必须承认中国当今整个社会是非、美丑、善恶观念的程度不同地颠倒和全民理论思维意识、辨别能力程度不同地下降,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更为猖獗。四.必须认真组织全党和全国人民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基本著作。在“弄懂弄通”上下功夫。五.全国的理论工作者都应该坚定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让马克思主义从马克思主义的书本和课堂上解放出来,变为群众手里的尖锐武器。六.正确处理党的领导与理论指导的辩证关系,反对片面强调党的领导而忽略马克思主义理论建设的错误倾向。

 

   笔者在《列宁为什么推崇恩格斯的“工人阶级理论感”思想》中较为详细阐发了恩格斯“工人阶级理论感”思想和列宁为此做出新的论断“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的科学含义。笔者认为,恩格斯的“工人阶级理论感”和列宁的“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思想对于当代正在进行伟大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中国共产党人,对一切决心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终身的人民群众来讲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必须正视当代中国发展进程中存在的一切社会问题的的思想理论根源就是程度不同地偏离、背离和抛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

   恩格斯的“工人阶级理论感”和列宁的“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思想是基于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中实践与理论的唯物辩证的关系基础上阐发的基本思想。马克思主义在强调实践对认识的决定性作用的同时,也特别强调认识对实践的反作用。正确、深刻、全面的认识对实践有积极促进作用,错误、片面的认识对实践有消极和负面作用。新中国成立以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实践中形成的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中国的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建设取得了极其伟大和显著的成就。如果说实践方面也存在着许多问题,但这属于实践中的客观困难和主观经验缺乏问题。毛泽东一贯强调实事求是和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实践证明,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新中国就绝对不能从一穷二白、任人宰割的东亚病夫发展为屹立在世界东方的历史巨人。但自那个《决议》出笼之后,由于对毛泽东晚年理论扣上“错误”的大帽子,给毛泽东本人也扣上“骄傲自满”、“脱离实际”、“脱离群众”、“主观主义和个人专断作风”、“凌驾于党中央之上”、“削弱和破坏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集体领导原则和民主集中制”等六项大帽子,由此涌现出这种或那种所谓“创新”理论,导致整个社会整个国家的指导思想极其混乱。虽然在经济建设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整个社会腐败、两极分化、社会矛盾加剧、生态环境遭到破坏、私有观念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中华大地蔓延开来,领导干部、知识分子和全民族的的素质和水平急剧下降,汉奸卖国行为盛行,否定中国历史、中国革命史、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史、否定革命领袖人物和革命先烈的历史虚无主义极为猖獗……。造成上述现象的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从思想根源上来说,就是程度不同地放弃了我们党用血的教训换来的最宝贵的经验即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自觉不自觉地用早以被实践证明是错误的理论即普世价值理论(有些挂上马克思主义的旗号)和中国儒学理论取代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如经常挂在某些权力者口头上的“改革开放”、“改革中的问题要用改革来解决”,其指导思想就明目张胆地鼓吹资产阶级经济学理论的鼻祖亚当·斯密的《国富论》、《道德情操论》。这种现象与列宁当时指出的俄国工人运动中的思想混乱何其相似,甚至有过之而不及。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增强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工人阶级的理论感更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二.必须批判形形色色的一切歪曲、否定、攻击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错误思潮。

   自从1978年所谓“真理标准大讨论”以来,中国思想理论界不仅开始否定毛泽东的晚年理论,后又发展到否定整个毛泽东思想、否定列宁主义、否定马克思主义思潮。这种思潮的一个显著特点几乎同俄国的伯恩施坦主义者极其相似,都是打着反对“教条主义”和“思想僵化”的旗号进行的。不仅马克思主义的核心阶级斗争理论,而且其所有的基本理论都程度不同遭到否定和歪曲。如《共产党宣言》中的关于“消灭私有制”思想不仅认为其翻译是错误的,而且认为“消灭私有制”是《共产党宣言》的最大错误,是马克思恩格斯基于道德情感做出的非科学的结论,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证明了“消灭私有制”理论的破产,资本主义私有制才是人类历史发展的永恒之路。还有些学者鼓吹,当代资本主义发展还有生命力,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剩余价值规律有片面性、市场经济是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计划经济是主观主义经济,《宣言》的“两个必然”过早了,十月革命道路错了,搞社会主义公有制错了。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论历史唯物论是旧唯物论,离开世界物质统一性的实践唯物主义才是马克思的实践观。不是人民群众创造历史,而是“人”创造历史。人性的本质是自私论,把阶级性看做人的本质是泯灭人性……。中国近几十年思想理论界否定、歪曲、丑化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现象甚嚣尘上。上述一些典型的反马克思主义和歪曲马克思主义的文章、著作竟然冠冕堂皇地刊载在公开、主流刊物、媒体、出版社。作为马克思主义最基本基本的阶级斗争观点基本上在主流媒体和领导人讲话中消失了,更不会用阶级分析的方法分析认识中国当代的各种矛盾现象。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阐明阶级斗争观点和人大教授阐明“消灭私有制”思想竟然遭到包括中央党校在内的主流媒体的围剿。虽然党章和宪法上还明确写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党的指导思想,但在相当多的领导干部和知识分子队伍中,早就自觉不自觉地把其抛到九霄云外去了。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是批判的、革命的。马克思主义从产生到发展的每个历史阶段都受到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的歪曲和否定,马克思主义就是在同其斗争实践中发展起来的。列宁在本文中说“现在,由于资产阶级的影响遍及马克思主义运动中的各种各样的‘同路人’,使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和基本原理受到了来自截然相反的各方面的曲解,因此团结一切意识到危机的深重和克服危机的必要性的马克思主义者来共同捍卫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和基本原理,是再重要不过的了。”当代中国共产党人要发挥列宁所说的,革命理论对革命运动的指导作用,就必须对当代形形色色的反马克思主义、修正和歪曲马克思主义的错误观点、错误思潮、错误行为给予迎头痛击和坚决的批判。任何回避或迁就其错误倾向都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偏离和程度不同的背叛,在一定意义上也是对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犯罪行为。

   三.必须承认中国当今整个社会是非、美丑、善恶观念的程度不同地颠倒和全民理论思维意识、辨别能力程度不同地下降,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更为猖獗。

   任何社会、任何历史阶段都存在是非、美丑、善恶观念的对立,而造成这种对立的思想理论根源与这个时代的文化观念与思维方式有直接间接的联系。新中国建立之后,对旧社会遗留的封建文化和受西方影响的资本主义文化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批判,尽管这种影响还仍然存在,但人们的精神面貌较比旧社会焕然一新,整个社会风气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新气象。以毛泽东思想为核心的社会主义文化占据主导地位。但是改开以来,思想文化领域各个阵地相继沦陷。文学艺术领域各种乌七八糟东西纷纷登台。上世纪末,各种为封建帝王歌功颂德的影视剧占据荧屏,歪曲、仇恨中国民主革命、社会主义革命的文学作品更是连篇累牍。方方写的那个公开否定和攻击中国亿万农民翻身解放的土改运动的小说《软埋》竟然在国家级刊物《人民文学》刊载,在国家级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中央政治局常委竟然写信赞扬靠丑化、污蔑共产党、人民军队和人民群众为主要内容的获“诺贝尔文学奖”且为西方插向中华民族心脏中一把刀的臭名昭著的作家莫言。教育界完全偏离或背离了毛主席制定的“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普通劳动者”教育方针,近些天媒体揭露的清华毕业生赴美留学生多数不归,山东大学留学生事件、山东高考200多起顶替事件、湖南“操场埋尸案”、全国大、中、小学生自杀事件……,所有这些都是教育界是非美丑善恶观念颠倒的具体表现。改革开放实践中,这类现象更是层出不穷。那个全国闻名的信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坚决与集体化道路决裂走私有制道路的小岗村大包干带头人被官方奉为改革开放的开拓者和“最美奋斗者”,而毛泽东时代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工业、农业的两面旗帜大庆和大寨都被砍掉。所有这些现象背后也都有那么一批御用文人摇唇鼓舌、胡说八道为其提供各种乌七八糟的所谓“理论依据”。在这些所谓“创新”文章、作品中,其大量的理论依据是荒谬的,其论证的逻辑思路也是错误百出。如原海南省军区政委刘鼎章2010年由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的以宣扬“人本性自私论”为核心的人学专著《人呀人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其论证的思路和依据竟然是音乐的七个符号和自然界的七种颜色为由,把不同社会、不同阶级的共同人性归结为七种基本之心即“上进心、正义心、责任心、自尊心、虚荣心、嫉妒心、自私心”。该书封面作者自称是“人类第一部对自己做出系统解读的理论专著”,同时刊载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国家行政学院副院长、国防大学副校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国防科技大学政委、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主任、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残联主席等人肉麻之类的极其之高的评语。后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学习时报、湖南日报、海南日报及多家杂志发表了大量无限拔高、吹捧性的评论。什么“一部解读人的思想奥秘的力作”、“寻找破译‘心灵密码’的钥匙”、“一部继承达尔文发展进化论的理论专著”、“一部引领人们走出思想困局的理论专著”等等。这本书可以说是整个思想理论界是非、美丑、善恶颠倒、逻辑混乱的一部典型著作。它反映和折射出整个思想理论界、整个社会理论思维、理论意识的极端混乱和低下。毛主席曾针对文革期间一度思想混乱状况说过,“唯心主义、形而上学猖獗”。在笔者看来,当今整个思想理论界和整个社会“唯心主义、形而上学猖獗”比其严重千百倍。学习恩格斯“工人阶级理论感”和“没有革命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有助于认识上述现象的实质及改变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四.增强全党的理论感意识,必须认真组织全党和全国人民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基本著作。在“弄懂弄通”上下功夫。

   针对整个中国思想理论界的混乱和程度不同地砍旗易帜现象,要努力做到恩格斯所说的,增强工人阶级的理论感尤其是党的高中级干部的理论感。唯一的途径就是认认真真读马列的书,读毛主席的书。如恩格斯本文中所说:“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在斗争和鼓动的各个方面都加倍努力。特别是领袖们有责任愈来愈透彻地理解种种理论问题,愈来愈多地摆脱那些属于旧世界观的传统词句的影响,而时刻牢记:社会主义自从成为科学以来,就要求人们把它当作科学看待,就是说,要求人们去研究它。必须以高度的热情把由此获得的日益明确的意识传布到工人群众中去,必须日益加强团结党组织和工会组织……”。恩格斯晚年针对教条主义用第二手资料歪曲马克思主义的现象时特别强调,要“根据原著来研究这个理论,而不要根据第二手的材料来进行研究。”列宁经常号召共产党员和青年团员,“学习,学习,在学习!”特别强调要深入学习研究共产主义理论,并把这种理论转化为我们血肉的一部分。毛泽东在延安整风期间,要求全党要精通马克思主义,要自觉把马克思主义应用到中国革命实践中,要能够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分析认识社会现实问题。这实际上就是毛泽东对恩格斯“理论感”意识的解读。建国后,他也一二再再而三地号召全党特别是高中级领导干部要读马列书,读社会主义经济学方面的著作。如他1958年11月9日就再次提出读书的建议,他说:“向同志们建议读两本书。一本,斯大林著《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一本,《马恩列斯论共产主义社会》,每人每本用心读三遍,随读随想,加以分析,……现在很多人有一大堆混乱思想,读这两本书就有可能给以澄清。”毛主席特别批评一些号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同志,读书时是马克思主义者,一遇到经济实践中的具体问题就打了折扣。后他还建议可以再读苏联同志编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毛主席就是精读这几本书的楷模。晚年他对党内读书状况深感忧虑,常说“我党真懂列宁的不多。”他语重心长地对许多党内同志说:“要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但是必须客观地看到,由于整个社会物欲横流,浮躁狂躁,整个社会读书学习氛围就差,党内干部队伍中读书风气也差,读马列、读毛主席书的氛围更差。人们不愿意对历史和现实问题进行深层次的科学的理性思考。这种状况不根本改变,谈何理论感意识?

   同时读书中要抓住根本,抓住精华、抓住实质。《共产党宣言》第一句话就是“阶级斗争”,不提阶级斗争,还是学习《共产党宣言》吗?毛主席说,我读《宣言》就抓住了四个字:“阶级斗争”。列宁所说的“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中“革命的理论”就是阶级斗争的理论,“革命的运动”就是阶级斗争的运动。离开阶级斗争、离开无产阶级专政、离开消灭私有制、离开两个决裂,还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与科学实践吗?同时,读马列书,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当做有内在联系的统一的整体,把任何一个原理从整体和内在联系中割裂开来,无限夸大某一原理,正如列宁所说,真理就会变为谬误。列宁批判的修正主义这类错误比比皆是。当代中国思想理论界,这种错误现象也绝不亚于伯恩施坦修正主义者。

   五.全国的理论工作者都应该坚定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让马克思主义从马克思主义的书本和课堂上解放出来,变为群众手里的尖锐武器。

   马克思主义创立时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理论与实践的结合,精神武器与物质武器的结合。他早在1844年出版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反复强调,“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已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哲学把无产阶级当做自己的物质武器,同样地,无产阶级也把哲学当做自己的精神武器。”人的“解放的头脑是哲学,它的心脏是无产阶级。”列宁谈到马克思恩格斯对工人阶级的历史功绩时说:“可以这样简单地表述:他们教会了工人阶级自我认识和自我意识,用科学代替了幻想。”用恩格斯文中的语言,就是赋予了工人阶级的理论感意识。毛泽东在他一生的革命实践活动中,虽然他没有直接用过“理论感”这一概念,他始终注重全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学习和应用。延安整风期间的《改造我们的学习》、《整顿党的作风》、《反对党八股》、《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都是毛泽东注重增强全党的理论感意识,落实列宁“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的重大举措。实践证明延安整风对提高全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与应用水平在中国革命进程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建国以后,毛泽东更注重这方面的工作。从1958年开始直至毛泽东去世前的全国工农兵学哲学运动就是落实人民群众理论感意识的社会主义时期的新生事物,他把人民群众自觉学习研究马列和毛主席著作的风气推向一个新的高潮,全国涌现出许许多多学哲学用哲学的楷模,小学未毕业的李瑞环同志就是他们中的佼佼者,其哲学思维水平比当代中国相当多的哲学大教授、大博导高出多少倍,这难道不是客观事实吗?正因为如此,毛泽东1963年就向全党同志发出号召:“让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上和书本里解放出来,变为群众手里的尖锐武器。”我们天津市许多工厂、农村在全国学哲学高潮中走在全国前列。笔者文革期间在天津师范学院学习和工作中还参加了多期天津市工人理论业余学校的学习和教学工作。在当今整个社会功利化思潮严重理论学习极其淡薄时期,有作为的马克思主义工作者还应该坚定不移地继续走这条道路。笔者把毛主席的话稍作改动为,让马克思主义从马克思主义的书本和课堂上解放出来,使之变为群众手里的尖锐武器。毛主席上世纪三十年代,就号召知识分子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建国后继续这一伟大思想。笔者就是文革期间大规模上山下乡运动中的一位普通知识青年,亲身体会到毛主席这条道路的正确性和伟大意义。今天笔者作为一名普通的党培养起来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其责任感、使命感决定了仍然要走这条道路,利用各种途径、形式与工农群众共同投身到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伟大斗争实践中,自觉地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尽自己最大努力把马克思主义思想普及到人民群众中去,特别是青年学生中去,也是向人民群众学习的极好机会和条件。也希望全国的理论工作者都能够走这条道路,为增强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理论感意识做出应有的贡献!同时,笔者在与实践相结合的过程,欣喜地发现,许多最基层的普通工人、农民、教师、工程技术人员面临着整个社会问题即理论思维水平的下降,已经越来越意识到学习和掌握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理论的重要性,他们利用各种现代网络自发学习马列毛主席著作,交流学习体会,批判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发表了大量很有水平的研究成果。笔者认识他们中的许多人,他们能够对马列理论著作、对网友发表的较深奥的理论文章能够看下去,看出门道,看出精髓,这就非常不简单了。他们也能够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写出许许多多分析认识现实问题的好的理论文章,其深刻程度和水平甚至比头衔甚多知名度甚高的大教授、大博导都强很多。这就恰恰反映了当今人民群众队伍中的理论感意识逐步在增强。笔者坚信,这种趋势一定会继续发展下去。

   六.正确处理党的领导与理论指导的辩证关系,反对片面强调党的领导而忽略马克思主义理论建设的错误倾向。

   列宁在批判经济主义否认马克思主义理论对工人运动的指导意义的同时,还批判了其鼓吹工人运动自发性,反对建立统一的无产阶级政党的一系列荒谬观点。在《怎么办?》第四章中他讲到:“我们首要的最迫切的实际任务是要建立一个能使政治斗争具有力量、具有稳定性和继承性的革命家组织。”(《怎么办?》《列宁选集》第1卷,1995年版,第386页)他还说:“给我们一个革命家组织,我们就能把俄国翻转过来。”(《怎么办?》《列宁选集》第1卷,1995年版,第406页)显然,列宁这里强调建立无产阶级政党的必要性与马克思主义理论对工人运动的指导意义是完全统一的,绝对不能把二者对立和隔裂开来。政党和理论指导关系用辩证法的观点实质是形式和内容的关系。没有理论,这个政党就没有灵魂和内容,组织形式就没有任何意义。但只有理论,没有组织形式,没有统一的铁的纪律,理论就不能转化和凝聚为实施的巨大的物质力量。列宁多次谈到政党组织及铁的纪律性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关系,他说:“没有革命理论,就不会有坚强的社会党,因为革命理论能使一切社会党人团结起来,他们从革命理论中能取得一切信念,他们能运用革命理论来确定斗争方法和活动方式,”“只有以先进理论为指南的党,才能实现先进战士的作用。”他在《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一文中指出,无产阶级革命政党的纪律一是靠无产阶级先锋队的觉悟和它对革命的忠诚,二是靠它善于同最广大的劳动群众,首先是同无产阶级劳动群众的密切联系。三是是靠这个先锋队所实行的政治领导正确,靠它的政治战略和策略正确,而最广大的群众根据切身经验也确信其正确。而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上述条件,就不可能建立起纪律。“正确的革命理论——而理论并不是教条——会使这些条件容易造成,但只有同真正群众性的和真正革命的运动的实践密切地联系起来,这些条件才能最终形成。”列宁还说,半个多世纪俄国进步的思想家饱经苦难才找到了马克思主义这个唯一正确的革命理论。并在这个坚如磐石的理论基础上才产生的布尔什维克。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这个灵魂就没有铁的纪律和战斗力的布尔什维克党。毛主席非常欣赏和赞同列宁关于政党和理论之间关系的科学论断。他在1954年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开幕词中讲,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民主革命和伟大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最宝贵的经验,也是四项基本原则中的两条基本内容。近些年来,在党的建设问题,党中央反复强调论证共产党的领导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中的显著和核心地位,强调全党的政治意识和政治纪律,这无疑是正确的。但必须还应该强调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践中确实应该与时俱进,但首要的基础和前提必须继承和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特别是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原理。如果不同程度地离开基本原理,借口时代、条件的变化,借口“与时俱进”和“理论创新”,而建立新的所谓“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不讲党的阶级性和党的阶级斗争的功能,那么这种“党的领导”、“党的政治意识”、“政治纪律”也会偏离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科学社会主义的轨道。本文前三点已经对意识形态领域在指导思想问题上尖锐激烈的阶级斗争状况做了客观揭示和分析。离开党和整个社会的这种客观状况,空谈“党的领导”、“党的的政治意识”、“党的纪律”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总之,恩格斯的“工人阶级理论感”和列宁的“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思想对于正在从事伟大的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意义是极其巨大的。

作者:郝贵生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