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心载道 >> 内容

三峡人家:帝国主义是走向全面反动的资本主义(3)——学习《帝国主义论》笔记

时间:2020/7/29 7:35:16 点击:

  核心提示: 帝国主义是走向全面反动的资本主义(3) ——学习《帝国主义论》笔记 三峡人家 银行原先的主要业务是在支付中起中介作用。这样银行把不活动的货币资本变为活动的即生利的资本,把所有一切货币收入集合起来交给资本家支配。 随着银行的发展及其集中于少数几个机构,银行就由简单的中介变成万能的垄断者,几乎所有的资...



帝国主义是走向全面反动的资本主义(3)

——学习《帝国主义论》笔记

 

三峡人家

 

银行原先的主要业务是在支付中起中介作用。这样银行把不活动的货币资本变为活动的即生利的资本,把所有一切货币收入集合起来交给资本家支配。

随着银行的发展及其集中于少数几个机构,银行就由简单的中介变成万能的垄断者,几乎所有的资本家和小业主的全部货币资本,以及本国的和许多国家的大部分生产资料和原料来源都处于他们的支配之下。无数简单的中介人变为少数的垄断者,这个过程是资本主义转变为资本帝国主义的几个基本过程之一,因此,我们首先应该把银行集中的情形研究一下。(《列宁先集》第二卷第753页)

这里列宁谈的是另一个集中,即银行的集中。银行的集中也是从生产的集中里产生的,但是它比生产的集中更重要,它的集中和垄断支配着全部经济活动,处于垄断组织的最顶层。

少数垄断者就支配着整个资本主义社会所有工商业的业务,就能通过银行的联系,通过活期存款及其它种种财政手续,先确切地了解各个资本家的业务状况,然后加以监督,用扩大或减少、便利和阻难信贷的办法来影响他们,最后做到完全决定他们的命运,决定他们的收入,夺取他们的资本,或者使他们可能迅速而大量地增加资本等等。

总之,20世纪是旧资本主义进到新资本主义,一般资本主义进到财政资本统治的转折点。(《列宁先集》第二卷第758、769页)

这里的财政资本即指的金融资本,它是银行垄断资本与工业垄断资本溶合和混合形成的资本。

银行通过金融服务来控制生产企业,扩大自己的利润。逐步地和大的垄断工业资本联合起来,形成支配一切的垄断集团。金融垄断的形成即意味着帝国主义的成熟。

生产集中;由集中产生垄断组织;银行和工业溶合或混合生长——这便是财政资本产生的历史和财政资本这一概念的内容。

现在我们来研究一下,在商品生产和私有制的一般环境下,资本垄断组织的“经营”必然会产生财政寡头的统治。(《列宁先集》第二卷第769页)

这里的“财政资本”和“财政寡头”是指“金融资本”和“金融寡头”,后面还要谈到,不再作解释。

列宁总结了金融资本产生的过程和内容,并指出在私有制下其发展必然导至金融寡头的统治。由此可见金融在帝国主义发展史上的地位,谁控制了金融谁就控制了一切。苏联亡党亡国的重要教训之一就是金融被别人控制。可是,中国还在单方面扩大一切领域的开放,包括金融在内,这种卖国算是空前绝后,举世无双了。这是在拿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命运在玩呢!

所谓股票占有权的“民主化”,虽然资产阶级的诡辩家和机会主义的所谓“社会民主党人”希望(或者硬要别人希望)它会成为“资本的民主化”,加强小生产作用和意义等等,可是实际上它不过是财政寡头实力的一种手段而已。(《列宁先集》第二卷第771页)

过去和现在,股市也好,股份制也罢,都是资本主义的东西,鼓励投机,结果是让少数人盘剥广大群众的血汗,然而现在的中国都有了。股市被少数机构所操纵,许多股民血本无归,倾家荡产;股份制一般民众无法参股,就是参股也是散股,没有发言权和决策权,只不过充实了少数资产者和金融寡头们的实力。在社会主义国家采用或纵容资本主义剥削手段来搜刮民财,这也是“与时俱进”的特色奇葩。

好心的——有维护和掩饰资本主义好心的——教授和官员们用来吸引一般人注意的办法,例如拟定种种监督条例,公布资产负债表,制定一定的资产负债表格式,设立监察机构等等,在这里根本不能起任何作用。因为私有制是神圣的,谁也不能禁止股票的买卖、交换和典押等等。(《列宁先集》第二卷第773页)

股票本身就是一种投机生意,在公正透明的条件下,也只能是极少数人获利,大多数人吃亏;如果是暗箱操作,人为操纵,那就比强盗士匪更厉害了。任何管理措施都不过是骗人的工具,无法改变它欺世盗名,掠夺民脂民膏的本性。

用发展得很快的城郊的土地来做投机生意,也是财政资本的一种特别有利的业务。(《列宁先集》第二卷第779页)

帝国主义的这一招在中国最突出。土地本来是老祖宗留给子孙的一笔遗产,归集体或全民所有。可是现在他们要把它卖了变现,一方面可以充当GDP成果,突出政绩;另一方面又可投机取利赚大钱。官商勾结,炒卖土地,成就了一大批富翁。地方财政也成了“土地财政”,靠卖祖宗留下的土地来维持庞大的政府开支。而城郊的土地是有限的,房地产的开发也是有限的,买卖土地的生意越来越不景气,地方债务泡沫就要破裂了。中国危机比之美国可能迟一点,但已经临近了。有些人硬要把资本主义从盛到衰的过程再重演一遍,谁也阻拦不住,结果只能是咎由自取了!

帝国主义或财政资本统治,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这时候,这种分离达到了极大的程度。财政资本处在一切其它形式的资本之上,这表明食利者和财政寡头占有统治地位,表明少数拥有财政“实力”的国家处在其余国家之上。至于这一过程已经发展到怎样的程度,可以从发行证卷,即发行各种有价证卷的统计中看出来。(《列宁先集》第二卷第781页)

“这种分离”是指资本的所有权与资本对生产的投资权相分离,货币资本同工业资本或生产资本相分离,靠货币资本为生的食利者与直接参与和运用资本的人相分离。例如,有人有一大笔钱存入银行,所有权归他,但是银行把它投给谁,他管不着,他只从银行获得利息来生存,成为脱离生产经营的食利者。

金融寡头支配一切的崇高地位正是来自于他手中集合了大量的货币资本和并有决定投资于谁的权力。一切企业为了获得货币资本并进行生产不得不听命于他。因此,谁掌握了一个国家的金融,谁就控制了这个国家的一切。美国是一个金融食利国家,它靠美元霸权大量印钞,大量对外投资来获取超额利润而寄生。不可理喻的是,中国竟然取消外资银行控股的限制,这真是一个不要命的“壮举”。现在的确是一个“与时俱进”的“新时代”,连投降卖国都由过去的被动卖国进入今天的主动卖国了。

自由竞争完全占统治地位的旧资本主义的特征是商品输出,垄断占统治地的位的现代资本主义的特征是资本输出。

资本主义是发展到最高阶段的商品生产,这时候劳动力也成了商品。国内交换,尤其是国际交换的发展是资本主义的鲜明特征。(《列宁先集》第二卷第783页)

列宁指出了自由竞争时代与垄断资本主义时代输出的内容不同,一个输出的是商品,一个输出的是资本。如鸦片战争就是由于强制输出商品引起,而现在的中美贸易战则主要是由美元资本垄断和科技垄断引起的。输出的内容有所改变,但是无论哪种输出,都是为了剥削世界人民,而资本输出剥削更甚。

列宁指出依赖于国际交换是资本主义的鲜明特征,这一点可以帮我们认识中国社会当今的性质。当帝国主义在输出资本获大利时,我们却丢掉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政策,不惜资源枯竭和环境破坏,拼命生产和输出商品赚小钱,虽然获得一点微利,又拱手送给美国了。中国对商品输出的依赖程度就标志着中国资本主义化的程度。然而,美国占了便宜还逞强,硬说中国欠了美国的。这样的深刻教训是不是要吸取了呢?

……发展的不平衡和大众的半饥半饱的生活水平,正是这种生产方式的根本的必然的条件和前提。只要资本主义还是资本主义,过剩的资本就不会用来提高本国民众的生活水平,因为这样会降低资本家的利润;他们只会把资本输到国外去,输到落后国家去,以提高利润。在落后的国家里,利润通常是很高的,因为那里的资本少,地价比较低,工资也低,原材料也便宜。(《列宁先集》第二卷第784页)

列宁指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必然造成两极分化,资本家又不愿把过剩的资本用来提高本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只有向落后国家寻求出路,而且在那里的确可以赚到高额的利润。资本的输出是对输入国人民的一种剥削。中国的好汉们不承认这点,硬说它是个好东西,大量地以超国民的待遇招商引资,结果引进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把一根根吸血管插入中国人民的血管里。中国正在成为供养帝国主义寄生虫最大殖民地。

资本输出是在20世纪初期才飞快地展起来的。大战前夜,三个主要国家的国外投资已经达到1750——2000亿法郎。按最低利率5厘计算,这笔巨款的收入每年会有80——100亿法郎。这就是帝国主义压迫和剥削世界上大多数民族和国家的坚实基础,这就是少数最富国家的资本主义寄生性的坚实基础!

资本输出总要影响输入资本国家的资本主义发展,大大促进那里的资本主义发展。(《列宁先集》第二卷第785——786页)

列宁指出资本输出使少数富国成为盘剥世界人民的寄生虫。同时也指出资本输出可以促进输入国的资本主义发展。

难怪一些人迫不及待地要引进外资呢,有时是在不差钱的情况下也在拼命引进,原来就是为了引进资本主义。这就揭开了招商引资的反动实质,彻底揭下了“特色社会主义”的虚伪面纱。

作者:三峡人家 录入:三峡人家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