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心载道 >> 内容

三峡人家:学习马克思主义(15)——“资本”是个什么东西(续)?

时间:2020/7/29 8:42:37 点击:

  核心提示: 学习马克思主义(15)——“资本”是个什么东西(续)? 15.资本只有同劳动力交换才能升值。 “资本只有同劳动力交换,只有引起雇佣劳动的生产,才能增加起来。雇佣工人的劳动力只有在他增加资本,使奴役他的那个权力加强时,才能和资本家交换。因此,资本的增加就是无产阶级即工人阶级的增加。”(第366页)...



学习马克思主义(15——“资本”是个什么东西()


三峡人家


15.资本只有同劳动力交换才能升值。

“资本只有同劳动力交换,只有引起雇佣劳动的生产,才能增加起来。雇佣工人的劳动力只有在他增加资本,使奴役他的那个权力加强时,才能和资本家交换。因此,资本的增加就是无产阶级即工人阶级的增加。”(第366页)

16.生产资本的增加就是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统治力量的增加。

“但是,生产资本的尽快增加又是什么意思呢?就是积累起来的劳动对活劳动的支配权力的增加,就是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统治力量的增加。雇佣劳动生产着对它起支配作用的他人财富,也就是说生产着同它敌对的力量——资本,而从资本那里取得就业手段,即取得生活资料,是以雇佣劳动又会变成资本的一部分,又会变成使资本加速增值的杠杆为条件的。”(第366页)

注:生产资本是以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的形式存在、在生产过程中发生作用的资本。中国在私有化以后,私营经济占国民经济85%以上,中国GDP的增长主要地就是资本主义生产资本的增长,实质就是资产阶级统治力量的增长,这对于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不是福音而是灾难。

17.劳资双方利益是一致的是资产阶级掩盖雇佣剥削的谎言。

“断言资本的利益和工人的利益是一致的,事实上不过是说资本和雇佣劳动是同一种关系的两个方面罢了。一个方面制约着另一个方面,就如同高利贷者和挥霍者相互依存一样。

    当雇佣工人仍然是雇佣工人的时候,他的命运是取决于资本的。所谓工人和资本家的利益一致就是这么一回事。”(第367页)

注:资本家和雇佣工人是一个对立统一体,利益是相互对立的,但又共生共存于雇佣劳动制度下。这并不是说雇佣劳动制度是应当永恒的,相反只有消灭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即消灭雇佣劳动制度,消灭私有制,工人阶级才能得到翻身解放,才能成为社会的主人。

18.生产资本的显著增加意味着工人社会满足程度的降低。

“工资的任何显著增加是以生产资本的迅速增加为前提的。资本的迅速增加,就要引起财富、奢侈、社会需要和社会享受等同样速度的增长。所以,工人可以得到的享受纵然增长了,但是,比起资本家的那些为工人所得不到的大为增加的享受来,比起一般社会发展水平来,工人所得到的社会满足的程度反而降低了。我们的需要和享受是由社会产生的,因此,我们对于需要和享受是以社会为尺度的,而不是以满足它的物品去衡量的。因为我们的需要和享受具有社会性质,所以它们是相对的。(第366——367页)

注:有人总是拿现在能吃饱肚子同过去吃不饱肚子相比,感到很幸福很满足,“特色们”更是拿这一对比来非议毛泽东时代,为“改革开放”辩护。这种思维方法是大错特错的。他们只知道纵向比较而不知道横向比较。当你看不起病,住不起房,上不起学,生不起也死不起,仅仅能用各种毒食品填饱肚子的时候,却看不见那些先富的人却吃着“特供”,过着怎样腐化堕落,醉生梦死的生活,相对于这些人,一般老百性都是赤贫者。还自我感觉良好正是中国人的悲哀和荒唐。

19.对工资不能仅仅盯着名义工资的增长,要看到各种对比关系对工资的影响。

总之,劳动的货币价格即名义工资,是和实际工资即用工资实际交换所得的商品量并不是一致的。因此,我们谈到工资的增加和降低时,不应当仅仅注意到劳动力的货币价格,仅仅注意到名义工资。”

(1)货币贬值,工人实际工资相对降低。

“在十六世纪,由于美洲的发现,欧洲流通的黄金和白银的数量增加了。因此,黄金和白银的价值和其他各种商品比较起来就降低了。但是,工人们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所得到的银币数仍和从前一样。他们的劳动力的价格仍然如旧,然而他们的工资毕竟是降低了,因为他们拿同样数量的银币所交换到的别种商品比以前少了。”

(2)物价上涨意味着工人实际工资降低。

“我们再举一个例子。1847年冬,由于歉收,最必需的生活资料(面包、肉类、黄油、干酷等等)大大涨价了。假如工人靠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所得的货币量仍和以前一样。难道他们的工资没有降低吗?当然是降低了。他们拿同样多的货币所能换到的面包、肉类等等东西比从前少了。”

(3)资本家的利润增长,相对而言意味着工人工资的降低。

“工资和利润是互成反比的。资本的交换价值即利润愈增加,则劳动力的交换价值即日工资就愈降低;反之亦然。利润增加多少,工资就降低多少;而利润降低多少,则工资就增加多少。”

“固然,利润的增加不是由于工资的降低,但是,工资的降低却是由于利润的增加。资本家用同一数量的别人的劳动购得了更多的交换价值,而对这个劳动者却没有多给一文。就是说,劳动者所得的报酬同他使资本家得到的纯收入相比却减少了。”

“只要实际工资不是和利润同等的增加,相对工资还是可能下降的。比如说,在经济兴旺的时期,工资提高了5%,而利润却提高30%,那末比较工资即相对工资不是增加,而是减少了”(第368——372页)

20.所谓资本迅速增长对工人有好处的论调是骗人的。

“所谓资本迅速增长对工人有好处的论点,实际上不过是说:工人把他人的财富增值得越迅速,落到工人口袋里的残羹剩饭就越多,能够获得工作和生活下去的工人就愈多,依附资本的奴隶人数就愈多。”(第372页)

注:中国的猫子猫孙们不是一直炫耀GDP的增长吗?其实在私有制下那不过是资本的迅速增长,而人民的收入相对降低了,人民的社会地位更加恶化了,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呢?

21.工人为资产阶级增值财富的实质是为自己“铸造金锁链”来束缚自己。

“工人阶级越迅速地扩大和增加敌对他的力量,即越迅速地扩大和增加支配自己的他人财富,他就能在愈加有利的条件下重新为资产阶级增值财富、重新为资本加强权力而工作——这样的工作无非是他本身在铸造金锁链,让资产阶级用来牵着他走罢了。”(第373页)


22.生产资本的增长并不是工人的福音。

“生产资本的增加和工资的提高密不可分吗?我们不应当听信他们的话。我们甚至于不能相信他们的这种说法:似乎资本长得越肥,它的奴隶也吃得越好。资产阶级太开明了,太会打算了,它没有封建地主的那种以奴仆的衣着华丽夸耀于人的偏见。资产阶级的生存条件迫使它锱铢必较。”(第373页)

23.资本主义的竞争促使生产方式的不断变革,但是它又使资本的竞争环境更加恶化,使工人的生活更加艰难。

“由此可见,生产方式和生产资料总在不断变更,不断革命化;分工必然要引起更进一步的分工;机器的采用必然要引起机器的更广泛的采用;大规模的生产必然要引起更大规模的生产。”(第375页)

24.分工越细,效率越高,越加剧工人间的竞争,降低工人的工资。

“更进一步的分工使一个工人能做5个、10个乃至20个人的工作,因而使工人之间的竞争加剧5倍、10倍乃至20倍。”

“其次,分工越细,劳动就越简单化。工人的特殊技巧失去任何价值。......一个工作越简单,就愈容易学会,为学会这种工作所需要的生产费用愈少,工资也就愈低,因为工资象一切商品一样,是由生产费用决定的。”(第377页)

25.资本主义的危机会愈来愈频繁愈来愈加剧,工人阶级就越来越难以生存。

“这种危机之所以来得愈频繁和愈加剧,就是因为随着产品总量的增加,亦即对扩大市场的需要的增长,世界市场变得愈加狭窄了,剩下可供榨取的新市场愈益减少了,因为先前发生的每一次危机都把一些新市场或以前只被微微榨取过的市场卷入了世界贸易。但是,资本不光靠剥削劳动来生活。象显贵的野蛮的奴隶主一样,资本也要它的奴隶们陪葬,即在危机时期要使大批的工人死亡。”(第380页)

注:“猫门特色”鼓吹的所谓“全球化”不过是资本的全球化,资本主义的全球化,是资产阶级争夺世界市场的全球化。这不是一个社会主义的进步潮流,而是一个资本主义的逆流。这样,早期的资本主义日薄西山,后起的资本主义也必然再劫难逃,最终是资本主义祸乱的全球化。


“资本”与资金不是同一个概念,它是一种生产关系,是寄生于资本主义社会的毒瘤,它是应当被铲除的,代之以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这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根本任务和目的,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是人间正道。可是臭泥鳅偏有饿老鸦来青睐。历来的修正主义者们,总把这种烂起管的癌瘤当作奶酪去吮吸,把掠夺成性的惯盗当作良家美女去粉饰,把一条条嗜血成性的蚂蝗以超国民的待遇招引进来安放在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血管上。当代,中国的赫鲁晓夫们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曾记否,1949年4月24日,刘-S-Q在天津工商业家座谈会上对资本家们说:“今天资本主义的剥削不但没有罪恶,而且有功劳。在封建剥削除去之后,资本主义剥削是有进步性的。今天不是工厂开得太多,对工人剥削太多,而是太少了。工人农民的痛苦在于没有人剥削他们,你们有本事多剥削,对国家人民都有利,大家赞成。”这就是众人皆知的“剥削有功论”的来源,也是他一直与毛主席唱对台戏的思想根原。所以,WG中亿万人民理所当然地把他作为头号走资派进行了深入地批判。

可是后来猫王们竟给刘翻了案,反过来给毛主席扣上了“左倾”的帽子。于是他们心安理得地拜倒在“资本”的脚下,强行把中国拖入了资本主义的泥潭,完成了刘的未竟“事业”。可见修正主义也是一脉相承,前赴后继的,这一点倒值得无产阶级革命派们好好借鉴。

不能容忍的是他们竟然把自己的倒行逆施说成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是“与时俱进”的“创新”。我想,如果马克思在天有灵,是断然不会承认这是对他的理论的“创新”的。不是吗?在马克思《雇佣劳动与资本》一文中,我没看见马克思高喊“资本主义万岁”,也没看到“剥削有功”的影子,倒看到了他对资本及资本主义的无情地揭露与批判,并断言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由此可见,只有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原著,才能识破假马克思主义政治骗子,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重要任务。

让那些假马克思主义的政治骗子见鬼去吧,马克思主义的真理的光辉必将照亮整个世界!

作者:三峡人家 录入:三峡人家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