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心说理 >> 内容

三峡人家:难得特朗普也来为“闭关锁国”“正名”

时间:2020/8/1 8:21:36 点击:

  核心提示: 难得特朗普也来为 “闭关锁国”“正名” 三峡人家 列宁在一百多年前就指出:帝国主义是“走向全面反动的资本主义”。一百多年来的世界历史一而再、再而三地证明列宁的论断是非常正确的。 现在要问:究竟帝国主义是不是绝了种?如果还没绝种,那么帝国主义的反动本性是不是改变了?这才是真正的“时代之问”。可是修正...



难得特朗普也来为“闭关锁国”“正名”


三峡人家


列宁在一百多年前就指出:帝国主义是“走向全面反动的资本主义”。一百多年来的世界历史一而再、再而三地证明列宁的论断是非常正确的。

现在要问:究竟帝国主义是不是绝了种?如果还没绝种,那么帝国主义的反动本性是不是改变了?这才是真正的“时代之问”。可是修正主义者们却竭力迴避这个问题,甚至连“帝国主义”一词也从他们的字典中删除。相反,他们“普遍迷恋于帝国主义前途,疯狂地捍卫帝国主义,尽量粉饰帝国主义,——这就是当代的标志。”(列宁《帝国主义论》《列宁选集》第二卷第829页)有人已经同帝国主义沆瀣一气了,他们不诬蔑毛泽东时代倒真是一件怪事了。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希望有外援,但不能依赖外援。这是毛主席制定的正确的对外政策。后来死不改悔的走资派为了复辟卖国,硬说这是“闭关锁国”的“老路”,并作为一大罪状加在毛主席的头上,曰:“晚年错误”。于是另起炉灶,来了一个相反的所谓“改革开放”,而且还不准争论。

直到现在,只要议论“改革开放”就常常被封杀。为此,我就用“非闭关锁国”或复辟卖国来取代“改革开放”一词了。当前,在我的文章里,“非闭关锁国”、“复辟卖国”与“改革开放”都是同义语。为什么这样作?正如有人把“私有制”说成是“非公有制”,强奸了女人,辩解说他强奸的是一个“非男人”一样。虽说荒唐,但是在荒唐的大背景下,可能免除被封杀的厄运,这叫以毒攻毒。在此特作一点说明。

死不改悔的走资派提出“非闭关锁国”的论调以后,还把它变成了一种资本拜物教,神圣不可侵犯,谁也不许反对,“谁反对改革开放谁下台”,而且要“一百年不变”。就是说,无论是对了还是错了都只能一条道走到黑。这就是他们的“道路自信”。所以,无论多少有识之士的泣血呼唤:不能如此“非闭关锁国”,都唤不醒这些复辟卖国的偏执狂们。

现在好了,主子开始教训他们了。

美帝公布天国官员在海外资产,限制中共官员及其家属入境,已入境的要撒销签证驱逐出境。还要将天国的留美学生也要清理出境。更有甚者,7月21日,美国突然要求天国在7月24日下午4时前关闭驻休斯顿总领馆,并限令领馆人员离开。如此等等,正是“非闭关锁国”结出的必然之果。免子急了也咬人。这时天国才感到形势不妙,不得不采取对等的反击措施,于7月24日宣布关闭美国驻成都使领馆(显然这是自己一巴掌扇在“非闭关锁国”的脸上)。如果进一步发展下去就是互相关闭大使馆了,那就意味着“非闭关锁国”的最后破产。

特朗普的这一系列作法不是非要天国“闭关锁国”不可吗?这不是宣告无底线的“非闭关锁国”进入了死胡同吗?这不是反证了他们诬蔑毛泽东时代的所谓“闭关锁国”反而是正确的吗?

本来帝国主义的反动本性是不会改变的,对他们“闭关锁国”并不输理,特朗普赤裸裸地吃人的本性已经再次给出了证明。

原来,有人以为只要投降卖国当奴才就会得到主子的青睐和奖赏,美国就成为自己梦寐以求的后花园了。事实证明他们的算盘打错了。狼总是要吃人的,它要的不仅仅是奴才的殷勤,这个已经不能满足它澎涨的贪欲,而是要奴才的小命,它要用你的贱命来延缓它行将灭亡的老命。不管你怎么求爹告饶都没用。主子的教育当然有份量且有力,那些媚美崇美的喧嚣声终于歇下来了,为了保命不得不被动反击了。

人们不解的是,第一,特朗普公然反对中国的“非闭关锁国”的国策,硬逼着中国走“闭关锁国”的“老路”,这不是翻天了吗?中国不是强起来了吗?为什么不加以严厉的惩罚呢?反而封杀国内反帝的言论,以训诫、拘留、甚至抓捕来款待中国反帝民众。这是何种道理呢?这是在告诉人们,中国的事情中国人是不能议论更不能说“不”的,只有洋人才有资格说话,只有主子才有权反对。这不是在弘扬“宁与友邦,不与家奴”的“传统美德”吗?真是太“厉害了,我的国”!

第二,究竟是毛泽东时代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所谓的“闭关锁国”错了呢,还是无底线的投降卖国的“非闭关锁国”错了呢?只要不是白痴和别有用心,谁都能正确地回答这个问题。

毛泽东时代是“闭关锁国”吗?回答:是,但又不完全是!对于帝修反是“闭关锁国”了,但对社会主义国家和一切热爱和平的国家及人民却是从未有过的大开放。难道新中国与世界上其他国家没有政治、经济和文化上的交往吗?为什么新中国成立后有一百多个国家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呢?为什么这些国家硬是排除美帝国主义的阻挠把中国抬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位置呢?为什么还制定一系列技术设备引进计划,加速了中国的工农业生产现代化进程呢?等等。这是“闭关锁国”吗?当然不是!

问题的关键在于毛泽东时代的开放是有鲜明的阶级性的:她宣布中国是个完全的独立的主权国家,而且是社会主义国家;愿意同一切热爱和平的国家和人民交往;但也不是菜园子,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随便进来的,拒绝一切封资修的东西入内,坚决抵制和粉碎帝国主义武装侵略和“和平演变”阴谋。概而言之,就是对内坚决反对复辟卖国,对外坚决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如果硬要说这是“闭关锁国”,那么这种“闭关锁国”就是好得很呢!这不是“老路”,这是符合马克思主义也符合中国人民根本利益的开天辟地的新路。

所以,毛泽东时代并非是“闭关锁国”,只是特别强调绝不放弃中国人民共和国的主权,绝不准投降卖国。这才是死不改悔的走资派诬蔑“闭关锁国”的原因所在。因为那样的话,他们要投降卖国连门都没有。

不能不提的另一方面的事实是,自从新中国成立时起,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联盟就对中国采取严密的封杀和围堵,企图将其消灭在摇篮中。今天特朗普的封杀不过是美帝国主义一贯封杀围堵的继续而已,并不是新玩艺儿。他们把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的封杀围堵竟说成是中国的“闭关锁国”,这种吃里扒外的内奸嘴脸不是太张扬了吗?难道不颠倒黑白地诬蔑自己的革命历史和革命前辈就不能活命么?难道不为帝国主义辩护就要死人么?

所以诬蔑毛泽东时代“闭关锁国”有两个用处,一是为复辟卖国制造借口,二是为帝国主义封杀围堵开脱罪责。一箭又雕,实在是“高”!

然而,复辟卖国的“非闭关锁国”并没有开辟出一个理想的仙境,反而进入了一条死胡同。

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发起的四十多年的“非闭关锁国”,实质是投降卖国,唯美是从,基本上把中国变成了美国的殖民地。勤劳朴实的14亿中国人民身上寄生着天国的一小撮官僚买办和美国的一小撮垄断寡头。然而天国巨量的财富输出却填不饱帝国主义腐化贪梦的大肚,不把中国这个东方巨人连皮带毛地吞下去,它就无法苟活于世。正如列宁在《帝国主义论》说的那样,帝国主义是贪得无厌的——“最好是从一条牛身上剥下两张皮来”。说得多好啊!那些自诩为“马列主义者”的人,为什么就不听不信呢?

人们也不得不承认毛泽东时代的确是站起来了,不幸得很,现在却又趴下去了;毛泽东时代的确不是很富,但是比解放前来说已经是从未有过的巨大进步了,而现在少数先富者的确富可敌国,却成了为富不仁且没有骨头任人宰割的肥猪,而广大人民相对来说更穷了。

曾经诬蔑毛泽东时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落后就要挨打”,扬言“发展才是硬道理”,多么理直气壮啊!不断吹嘘现在富起来了,强起来了。然而事实却太无情了,现在不仅不是社会主义了,也不仅是落后挨打的问题了,而且成了别人砧板上的肉了,“硬道理”变成了软骨头,而且面临着随时被宰杀的凶险。

如果待宰的肥猪临死时都不明白:别人纵容你横吃海喝地鲸吞人民资财,喂得膘肥体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那么,你就跟蠢猪一样死得太可怜太不值了。

特朗普也太性急了太露骨了,迫不及待地挥舞着闪亮的杀人刀挡住了“非闭关锁国”的去路,这样只能逼着别人往回跑了,不回来“闭关锁国”就没命了。这等于说不要命的“非闭关锁国”彻底宣告失败了!毛泽东时代的所谓“闭关锁国”才是正道。难得特朗普为所谓的“闭关锁国”了正名!

如果说死不改悔的走资派是一个很好的反面教员的话,那么特朗普是又一个很好的反面教员。区别仅仅是:一个是国内党内的,一个是国外党外的。不管他还能不能连任,我们都不要忘记他。

现在的形势很逼人。如果毛主席的正面教育,死不改悔走资派和特朗普两个反面教员的反面教育,还不能改变中国当前的路线和道路的话,中国就真的很危险了。

我们强烈要求党中央为毛泽东时代的所谓“闭关锁国”的“错误”平反,彻底反思“非闭关锁国”路线的失误和带来的严重后果。只有拨正航向才能克服危机,胜利前进。

不甘心亡党亡国的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该醒醒了,该呐喊了。坚决突破“不争论”的封锁,发出自己的吼声来吧!“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丢掉幻想,英勇斗争,让一小撮剥削阶级“特色精英”见鬼去吧!

只有马列毛主义能够救中国!

只有觉悟的并敢于斗争的中国人民能够救中国!

作者:三峡人家 录入:三峡人家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