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心载道 >> 内容

三峡人家: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25)反毛去毛的不可多得的反面教材!

时间:2020/10/29 11:40:52 点击:

  核心提示: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25)反毛去毛的不可多得的反面教材!三峡人家“后赫.特色”《对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于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意见》(简称《意见》,见《邓小平文选(1975——1982年)》第255页)的文章,是“后赫.特色”泡制《决议》的真实而罪恶的记录,对于我们认识《决议》制定过程中“...


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25)

反毛去毛的不可多得的反面教材!

 

三峡人家

 

   “后赫.特色”《对起草〈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于历史问题的决议〉的意见》(简称《意见》,见《邓小平文选(1975——1982年)》第255页)的文章,是“后赫.特色”泡制《决议》的真实而罪恶的记录,对于我们认识《决议》制定过程中“后赫.特色”的反毛去毛动机和决定性作用,以及《决议》是反毛去毛的源头等很有帮助,是一份不可多得的反面教材。

   文化大革命是毛主席亲自领导的一场史无前例的伟大革命,1976年毛主席刚刚逝世,“后赫.特色”趁机篡党夺权,疯狂地对文化大革命进行了反攻倒算。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就忽忙出台,仅仅间隔5年时间,文化大革命就成为核心内容纳入历史决议加以否定,这种迫不及待的表现,到底是为了什么?历史应当留给后人评说,且应当尊重广大人民群众的意愿。然而他们并不是这样,作为反对文化大革命一方的当事人,刘D司令部的二号人物“后赫.特色”,来主持起草决议,评价文化大革命和毛泽东的“晚年错误”,这能保证公平正确么?这不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典型例子么?这不是非要把自己反毛去毛的不光彩角色强行载入历史不可么?

   “后赫.特色”对《决议》的起草可谓是费尽了心机。先后进行了17次谈话,其中有9次谈话的节录形成《意见》载入《邓小平文选》,仅9次谈话的节录就有二十页,一万三千余字,几乎是决议内容的一半,整个谈话内容可能比《决议》内容还要多。因此,与其说是党的决议,还不如说是他个人意志的记录。

   “后赫.特色”强调说决议的核心是“确立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还指出:“核心问题是对毛泽东同志的评价”。而出乎人们的意料是,他并不是从正面作出肯定地评价而是相反。《意见》前后15次提到“毛泽东的错误”和“责任”,15次!几乎成为一条黑线贯穿谈话的始终。人们不禁要问,哪有用一个人的所谓“错误”和“责任”来确立他的“历史地位”的呢?这分明是要把毛泽东从崇高历史地位上拉下马;把毛泽东及其思想加以否定,还谈什么“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呢?这里“坚持和发展”是假,“修正”是真,就是“修正”毛泽东思想为我复辟卖国所用。

   “后赫.特色”在谈话中系统罗列了毛主席的七大错误:

   第一,“反右扩大化”。只提了一下,因为反右扩大化的直接责任人就是他自己,不敢细说。

   第二,“大跃进,毛泽东同志头脑发热”。也只提了一下,因为共产风、浮夸风正是处在一线的刘D鼓捣起来的,说多了可能露馅。

   第三,五九年庐山会议批彭,还是只提了一下,事实已证明:打倒彭德怀不是毛主席的本意,而是刘D的主张,毛泽东被绑架而已。以上三点因为都是自己作孽,深究不得,但还是要扣到毛泽东的头上。

   第四,毛泽东固执地坚持阶级斗争的“错误”。就谈得比较祥细比较多了:“一九六二年北戴河会议,又转回去了(指毛泽东——三峡人家注),重提阶级斗争,提得更高了。”“十中全会后,他又去抓阶级斗争,搞“四清”了,到一九六四年底、一九六五年初讨论‘四清’,不仅提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还说北京有两个独立王国”等等。在这里,确实要感谢“后赫.特色”把这些历史旧账重新翻出来写进《决议》,否则人们难以认清他们一贯否认阶级斗争的修正主义的嘴脸。“后赫.特色”戴着木头眼镜,从来看不见阶级斗争,极力反对阶级斗争,毛主席多次对其进行过与人为善的批评,他劣性不改,现在反过来对毛主席反咬一口了。

   第五,文化大革命的“错误”。这部分内容可谓连篇幅累牍,措词严厉,痛加贬斥,全盘否定。如:“文化大革命同前十七年的错误相比,是严重的、全局性的错误,后果极其严重,直到现在还在发生影响。”“比如评价文化大革命,说是三分错误、七分成绩,三分错误就是打倒一切,全面内战。这八个字和七分成绩怎么能联系起来呢?”等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及其代理人的大革命,是全国人民广泛参与的人民群众运动,否定文化大革命是对共产党的反动,是对人民大众的反动,也是对历史的反动。“后赫.特色”否定文化大革命就充分暴露了他资产阶级的反动本性。数次强调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全盘否定了文化大革命,可是并没有提出任何确凿的具体事实,只有论点没有论据,这是在讲理吗?再说文化大革命斗争的重点是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而D是文革中公认的二号走资派代表人物,由他来否定文革,法理何在?公理何在?

   第六,污蔑毛主席“打倒一大批干部”。“虽然谁不听他的话,他就想整一下,但整到什么程度,他还是有考虑的。后来愈演愈烈,不能说他没有责任”。“一大批干部被打倒,不能不说是毛泽东晚年的一个最大悲剧。”他把毛主席领导人民批判修正主义走资派说成是“整人”,这和社会上阶级敌人对毛主席的攻击如出一辙。“打倒一大批干部”完全是夸大事实,当时大批干部受到冲击这是事实,这是一场伟大的群众运动中不可避免的,但是并没有作出“打倒”的结论,最根本的只是打倒了刘少奇,对“后赫.特色”还只是批判了并没有打倒,否则他还能东山再起?现在不过要捏造事实挟私报复而已。毛泽东没有“悲剧”,他是要避免“悲剧”的发生。“后赫.特色”主导的“改革开放”的复辟事实才是他的“最大悲剧”,更是祸害广大人民的滔天罪恶。

   第七,否定党内历次路线斗争。“过去我们讲的党的历史上的多次路线斗争,现在看来明显地不能成立应该根本推倒的,就有刘少奇,彭、罗、陆、扬这一次,和彭、黄、张、周这一次,共两次。”请注意,前面的“这一次”路线斗争就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同刘D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斗争,他把却自己的名字从中抹去了,说成是“刘少奇,彭、罗、陆、扬这一次,”难道这就能改变历史事实么?就能掩盖自己不光彩的历史角色么?这不是欲盖弥彰吗?连亿万人民群众都知道的事实都企图掩盖,这是不是太龌龊了呢?从以上内容可以看出,“后赫.特色”从来不讲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并把坚持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毛主席的正确路线当作错误加以否定,还把他伙同刘少奇干的坏事都栽赃到毛主席的头上,转嫁错误企图否定毛主席并从根本上洗涮自己的历史污垢。这种反动立场和令人不齿的德性实在不敢恭维!

   他在谈话中也肯定了一些成绩,例如:

   (1)“揭露高饶的问题没有错”,“……这样一来,陈云和我才觉得问题严重,立即向毛泽东同志反映,引起了他的注意。”听听吧,他那样崭钉截铁,不容置疑的口气是为了肯定毛泽东吗?非也,因为他自认为他是反高饶的功臣,是他揭露了高饶,是在抬高他自己。

   (2)“文化大革命期间,外事工作取得很大成绩”。“一九七四年,我去出席联大第六届特别会议,代表我国政府发表谈话,受到热烈欢迎,讲完以后,许多国家的代表前来握手,这都是事实。”在此特别强调“这都是事实”就有点自吹自擂的嫌疑了。试问:没有毛主席正确的外交路线他能有所作为吗?他这是要告诉具体的起草人:他抓的工作是有成绩的,否定文化大革命不能把他也给否定了,要把否定毛泽东同抬高我“后赫.特色”有机统一起来。反革命立场是何等鲜明啊!

   这些给人们的印象是:凡是“后赫.特色”拥护并参与的事就是对的,凡是“后赫.特色”反对的事就一定是错的,他自己才是“真理”的化身。并企图把这两个“新凡是”载入《决议》,名垂千古。但是,结果可能正好相反,《意见》和《决议》将成为他反毛去毛的罪恶记录,他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从《意见》中我们还看到,《决议》起草过程中的斗争是客观存在的,对于不同的意见,“后赫.特色”采取先扣上“错误”的大帽子然后予以压制的办法:“对有些同志有些问题上的错误意见,要硬着头皮顶住。”露出一副无赖和偏执的嘴脸。

   有兴趣的红友可以去阅读《意见》原文,但就以上这些就可以断定《决议》是错误思想和专制作风的产物。开始“后赫.特色”就提出了《决议》起草的三原则,限定了《决议》的基本立场、观点和内容,把《决议》的制定纳入自己反革命复辟的轨道。初稿出来后,不合D意,推倒重来,再次提出自己的意见。一次不行二次,二次不行三次,每次都要再强调一次自己的意见,经过反反复复的修改,直到他满意为止。不按他的旨意照办就过不了这一关。“后赫.特色”的修正主义个人意见在《决议》起草过程中始终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并且压制不同意见,因此《决议》是“后赫.特色”刚愎自用,个人亵渎党中央集体的产物。

   从以上“后赫.特色”《意见》的内容,我们就可以知道所谓党的历史《决议》不过是否定毛主席晚年及文化大革命的《决议》,不过是为刘D修正主义路线彻底翻案的决议,不过是继续刘D修正主义路线,把中国推入资本主义泥潭的《决议》,还是“后赫.特色”虚无历史自己抬高自己的《决议》,因而是反党反人民反历史的《决议》。

   《决议》的出笼完全缺乏法理正当性。首先是文化革命刚结束不久,毛主席也刚逝世不久,匆忙对文化大革命和毛泽东思想盖棺定论予以否定,是极不慎重极不严肃极不负责任的,不可能经得起历史和时间的冲刷的。他如此粗暴的对待历史,必将受到历史的惩罚。

   其次是受到文化大革命批判的人——“后赫.特色”,自己来主持决议的起草工作,自己为自己翻案更是不符合法理的,这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封建帝王思想表现,绝不是共产党人应有的品质。事实上“后赫.特色”正是霸道地利用了这个机会,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但从历史的长远的视角来看,他这种作法又是极其愚蠢的。可以预言,错误的人将和错误的《决议》一起,永远载入史册,成为后人难得的反面教材。

   在“后赫.特色”的《意见》的操纵下可以断定《决议》本身不可能是什么好东西。“后赫.特色”曾经用“实践是检验真的唯一标准”去对付自己的对手,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也会受到实践的无情检验。“改革开放”的现实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他主持起草的《决议》是完全错误的反动的,产生的后果是严重的灾难性的,其罪恶是空前的不可饶恕的。不破不立,深入揭批“后赫.特色”反动路线及其错误的《决议》是我们必须完成的重大政治任务。

作者:三峡人家 录入:三峡人家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