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心载道 >> 内容

三峡人家: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28) 中共普通共产党员对《决议》点评(3)

时间:2020/11/4 10:06:30 点击:

  核心提示: 一个中共普通共产党员对《决议》的点评(3) 三峡人家 “后赫”泡制历史《决议》否定毛主席及毛泽东思想,最根本的目的就是要否定文化大革命,为自己翻案,并为复辟资本主义扫清思想理论障碍。本文(包括(4))主要对《决议》中否定文化大革命的段落予以点评。 1、“一九六六年五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同年的八...

                          

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28)

 一个中共普通共产党员对《决议》的点评(3

                                                               

 三峡人家


    “后赫”泡制历史《决议》否定毛主席及毛泽东思想,最根本的目的就是要否定文化大革命,为自己翻案,并为复辟资本主义扫清思想理论障碍。本文(包括(4)主要对《决议》中否定文化大革命的段落予以点评。

1.“一九六六年五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同年的八月的八届十一中全会的召开,是文化大革命全面发动的标志。这两次会议相继通过了《五。一六通知》和《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 

提请注意,他们也承认两个会议和两个文件“是文化大革命全面发动的标志”,就是说文化大革命是中央集体决定和发动的。这不是推翻了“这场‘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同志发动和领导的”的胡说吗?这种出尔反尔,自相矛盾的浑话比比皆是。 

2.“‘文化大革命’被说成是同修正主义路线或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这个说法根本没有事实根据。” 

“这个说法根本没有事实根据吗?刘D资产阶级司令部的客观存在本身就是修正主义路线存在的最直接的证据。文化大革命打倒了刘XX,批判了刘D修主义路线,后赫“篡权后否定文化革命,彻底为刘D修正主义路线翻案,能说这不是两条路线斗争的继续和反复吗?

至于拿不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事实根据这也许是基本说对了。我们不能让修正主义已经全面复辟资本主义以后再去进行两条道路的斗争。见微知著、防患于未然正是毛主席的伟大与过人之处!按他们的意思,当一个盗贼还没有形成偷盗事实之前,是不容许采取任何防范措施的,否则就犯了“没有事实根据的错误,因此人们安防盗门,装防盗网,置摄像头,进行防盗宣传,并对行迹可疑的人进行盘查等等都错了,这种逻辑不是太荒唐了吗?这样作不是要欺骗人民大众,为盗贼大开方便之门吗?这可能是他们所要的结果,但人民决不会答应。

如果说当时人们对修正主义的批判还只限于思想文化领域,还拿不出复辟资本主义的确凿的“事实根据”的话,那么“改革开放”四十多年后,资本主义复辟的事实比比皆是,“后赫”们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呢?这不正是证明毛主席当年的作法完全正确吗? 

3.“‘文化大革命’所打倒的所谓‘走资派’,是党和国家各级组织中的领导干部,即社会主义事业的骨干力量。党内根本不存在所谓以刘少奇、邓小平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 

请注意,《决议》对“走资派”是全面肯定的,所有的“走资派”都是党和国家的“骨干力量”。难道文化大革命中所批判的“走资派”中就没有一个是真的?没有一个想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没有一个贪污腐败、蜕化变质的?这种绝对的肯定,正好暴露了他们的唯心主义世界观和资产阶级反动立场。修正主义分子不承认自己是走资派,这根本就不奇怪,但是终究无法改变铁的事实。 

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对于“后赫”复辟资本主义来说的确是“骨干力量”,必须给予保护,在日后的复辟中还大有用处。这从反面再次证明文化大革命是何等正确,打击党内一小撮走资派正是捅到了刘D修正主义路线的要害。

值得一提的是,被文化大革命批判的刘D资产阶级司令部二号人物,《决议》泡制者“后赫”说根本不存在以刘XX和他自己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能算数吗?如果只要自己死不认账也能算数,那么全世界的强盗都是好人了!

否定刘D资产阶级司令部的存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事实是从民主革命胜利之后就慢慢形成了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和以刘D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文化大革命是这两个司令部两条路线斗争的激烈化和公开化;毛主席逝世后,刘D司令部的二号人物“后赫”篡权上位,猖狂地反攻倒算,否定文化革命,为刘D修正主义路线翻案,并恢复了刘D修正主义路线,这是两个司令部两条路线斗争的继续和反复。这一系列事实难道他们不知道?否认两个司令部的存在,不过是自欺欺人、掩耳盗铃伎俩,目的是为了洗涮自己的历史污垢,以便自己为自己翻案。

《决议》使刘D修正主义路线合法化制度化,标志修正主义路线占据统治地位,“后赫”也升为资产阶级司令部的一号人物,无产阶级司令部虽然被“后赫”的反攻倒算打散了,但毛泽东思想武装的人民还在,斗争还将继续。 

4.“历史已经判明,‘文化大革命’是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内乱。”

《决议》的目的就是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刘D修正主义路线翻案,这里要多说几句了。

“历史已经判明”,是这样的吗?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五年,关于文化大革命的争论还在继续,他们就偏执地作出否定的结论,能经受历史的检验吗?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人民是历史的书写者,当前一浪高过一浪的毛泽东热,就是人民对毛主席无产阶级继续革命理论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充分肯定,这才是历史的“判明”。“历史已经判明”的不是“内乱”,而一场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及其代理人的伟大革命。以为自己大权在握就可以代表人民篡改历史,以为只要写进了历史决议,就一定板上钉钉无法更改了,这只不过是走资派的一厢情愿而已。

“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的”,“领导者”当然是指毛主席。这里把文化大革命说成是毛主席的个人行为,与党中央集体无关,是无视客观事实的。这与前面“一九六六年五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同年的八月的八届十一中全会的召开,是文化大革命全面发动的标志”不是自相矛盾吗?这种混张逻辑之所以出现,目的只有一个:既要否定文化大革命和毛泽东,又不能株连自己,并且还要反证自己的正确。历史终将判明,文化大革命是正确的,其重大而深远的意义,将永垂史册,影响中国和世界。

“被反革命集团利用”,这里指的是林彪反党集团和“四人帮”,林彪是如何利用文化大革命的另当别论。“四人帮”“利用”文化大革命能说得通吗?他们都是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成员,按照中央的布署履行指导文化大革命的职责,文化革命的具体指导者“利用”文化大革命说得通吗?他们的动机是什么?目的是什么?事实是他们是文化大革命的积极拥护者和执行者,否则就不会成为文革小组成员,他们没有干扰和反对文化大革命的动机;其次,他们是在中央政治局直接领导下开展工作,没有制定和执行与中央相违背的政策,何来干扰破坏,又如何“利用”文化大革命?说穿了,就因为他们坚定的执行了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同刘D修正主义路线进行了坚决地不妥协地斗争,现在要来一次反攻倒算罢了。反“四人帮”的实质就是反毛主席,由于不好把矛头直接对准毛主席,那样太露骨了风险太大,于是让所谓“四人帮”作替死鬼了。历史终将还“四人帮”以清白,同时历史也将恢复“后赫”们的反革命本来面目。

“是给党、国家和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这句话就荒唐得更没谱了。什么是“内乱”,内乱主要指这样两层含义:一种是指地方反对中央的叛乱,一种是指统治阶级内部的战争。总之是由国内阶级斗争所引起的大规模全国性的战乱。首先,文化大革命是文革,不是武革,根本方针是“斗私批修”。一九六七年《人民日报》社论《“斗私、批修”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根本方针》中指出:“‘斗私批修’很精辟,很科学地概括了文化大革命的基本内容,概括了整个社会主义历史时期批判资产阶级的基本内容。它是保证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全面胜利的根本方针,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加强和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把全国办成红彤彤的毛泽东思想大学校的根本方针。”社论还说:“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在哪里?最本质的是旧在一个“私”字上,就是从为自己,为私的观点来看世界。剥削阶级的利己主义,是滋长资本主义的天然土壤,是产生修正主义的重大因素,是瓦解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和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毒菌。修正主义是资产阶级旧的思想体系在工人阶级内部最集中的代表者和最顽固的维护者。”概括地讲,“批修”就是批判修正主义思潮,批判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走资派,这是治标;斗私就是同自己的私心作斗争,挖修正主义的思想根子,铲除修正主义得以产生的土壤,这是治本。这样一场思想领域的大革命怎么会和“内乱”沾上边呢?既不存在这样的动机也不存在这样的事实,纯粹是莫须有的强加。文化大革命之所以让党内一小撮走资派恨得咬牙切齿,极尽诬蔑诽谤之能事,就是因为打到了他们的痛处,挖了他们的祖坟,这从反面证明文化大革命非常必要非常及时非常正确。

所谓“严重灾难”就看站在什么阶级立场上说话了。对于走资派来说,也许是一场“严重灾难”,他们被广大人民群众揪出来,被揭发,被批判,要检讨,要改正,再也不能利用特权欺压人民,整日诚惶诚恐,日子过得的确不舒坦。而对于人民来说,握有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权利,是革命而不是“动乱”,一改过去被压抑状态,是扬眉吐气而不是“灾难”。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他们对文革的诬陷正是他们反动阶级本性的反映。

历史是人民创造的,历史的车轮是不可阻挡的,一切与人民为敌,编造篡改历史,企图阻挡历史车轮前进的人,终将被历史的车轮碾得粉身碎骨。 

5.“‘文化大革命’名义上是直接依靠群众,实际上既脱离了党组织,又脱离了广大群众。” 

“脱离了党组织”的问题要作具体分析,因为当时有两个司令部存在的情况下,那就要看是脱离了哪个司令部。文化革命刚一开始,刘D司令部就企图把文化大革命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中,匆忙派出工作组,矛头直指革命群众,广大革命人民进行了坚决的反抗,在毛主席的支持下,工作组终于撒销,并在全国掀起批判刘D修正主义路线的热潮。这不是“脱离了党组织”,而是亿万革命人民摆脱了刘D修正主义路线的控制。

“脱离了广大群众”更是站不住脚的谬论。给群众四大自由,群众有充分的话语权,监督权,当家作主权,这怎么反而成了“脱离群众”呢?难道群众欢迎走资派们的官僚主义的专制压迫么?可以毫不夸大的说,文化革命是全中国全世界绝无仅有的最彻底最广泛的人民大民主运动,最大限度地发动和依靠了人民群众,而不是什么“脱离了群众”。只有不要脸的人才说得出不要脸的话,试问:难道你们搞“不争论”“不换思想就换人”的专制反而是联系群众吗?“后赫”及其追随者你们之所以如此反对和害怕“四大”,不正是因为人民掌握和运用“四大”之日,就是你们灭亡之时吗? 

  6.“一九七0年至一九七一年间发生了林彪反革命集团阴谋夺取最高权力,策动反革命武装政变的事件。这是“文化大革命”推翻党的一系列基本原则的结果,客观上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理论和实践的失败。” 

邓小平们总是把话颠倒了说。林彪反党集团的出现正是说明了阶级斗争的客观存在,说明了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的客观存在,证明了文化革命是正确的和必要的,本身也是文化大革命的一个伟大胜利。同时也证明刘D否认阶级斗争,否认两条路线和两条道路的斗争是荒谬的。怎么成了“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理论和实践的失败。”呢?

“后赫”是一个反革命两面派高手,他翻手为云,复手为雨。他在一九七二年八月三日给毛主席的信中对林彪反革命事件作了鲜明的表态:“再一次为党和国家消除了最大的危险,使我不禁欢呼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看看,反革命两面派的丑恶嘴脸表现得多么充分!

毛主席逝世以后,文化大革命是糟遇了严重挫折,其主要标志是被打倒的走资派又重新上台了,文化革命中所批判的修正主义谬论又死灰复燃了,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的真正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受到了残酷地镇压和清算。但文化大革命同巴黎公社一样,他的思想原则和革命精神永存,新的文化大革命已经到来!

7.“当时中央政治局和毛泽东同志对事件的性质作了错误的判断,并错误的撤消了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 

又是中央政治局,又是毛泽东同志,难道中央政治局不包括毛泽东同志?本来是中央政治局的集体决定,挂上毛泽东同志是为了追究他的个人责任。事实已经证实,天安门事件是“后赫”及其死党叶剑英秘密策划和煸动起来的反革命暴乱,撤销“后赫”一切职务是非常正确的,唯一不足是没有把他永远开除党,给党和人民留下了一个大祸害。 

  8.“一九七六年九月毛泽东同志逝世,江青反革命集团加紧夺取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阴谋活动。同年十月上旬,中央政治局执行党和人民的意志,毅然粉碎了江青反革命集团,结束了“文化大革命”这场灾难。”

所谓“江青反革命集团加紧夺取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的阴谋活动”完全是莫须有的强加,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玩的是贼喊捉贼的伎俩。

这里的“中央政治局”指的什么,究竟谁代表中央政治局?当时王洪文为党中央副主席,张春桥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姚文元、江青为政治局委员,根本没有经过政治局讨论,而由政治局的另两个人:华国锋和叶剑英发起对政治局另外四个主要成员的突然抓捕,这分明是一次宫廷政变,怎么成了“政治局执行党和人民的意志”?他们从根本上颠覆了党内民主集中制原则,少数人以暴力镇压多数人,这既反映了他们的心虚更表现了他们的无耻。

所谓“粉碎‘四人帮’”开了用暴力手段解决党内矛盾的先河,在党的历史上记录了最耻辱的一页,华国锋,叶剑英因此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可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自己最终也没有好下场。当时“后赫”看到这群蠢驴的行为倒是高兴了,这为他今后复辟资本主义扫除了一大障碍。

9.“对于‘文化大革命’这一全局性,长时间的‘左’倾严重错误,毛泽东同志负有主要责任。” 

“改革开放”的事实已经进一步证明毛主席没有“左”倾,倒是他们自己右倾。因为文化革命本身大方向并没有错,也就不存在什么责任。不过“后赫”的目的是借文化革命的所谓“错误”打倒毛泽东,彻底为自己翻案。“后赫”是文化大命的主要批判对象之一,他翻文化大革命的案,就是为自己翻案,也是翻他自己“永不翻案”的案。这表明:他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卑鄙小人,同时也表明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头面人物要改也是很难的,不能对他们抱有任何幻想。

作者:三峡人家 录入:三峡人家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