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心载道 >> 内容

三峡人家: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29)一个中共普通党员对《决议》的点评(4)

时间:2020/11/6 10:29:17 点击:

  核心提示: 一个中共普通党员对《决议》的点评(4) 三峡人家 续(3): 10、“‘文化大革命’的破坏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我国的国民经济虽然遭到巨大损失,仍然取得了进展。粮食生产保证了比较稳定的增长……南京长江大桥建成……两弹一星……杂交水稻育成……。当然,这一切决不是‘文化大革命’的成果。如果没有‘文化大...


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29)

一个中共普通党员对《决议》的点评(4)


三峡人家

续(3):

10.“‘文化大革命’的破坏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我国的国民经济虽然遭到巨大损失,仍然取得了进展。粮食生产保证了比较稳定的增长……南京长江大桥建成……两弹一星……杂交水稻育成……。当然,这一切决不是‘文化大革命’的成果。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我们的事业能取得大得多的成就。” 

一会儿说文化革命是一场“内乱”,使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遭到巨大损失”,这里又说“取得了进展”“稳定的增长”,还列出了一大堆无法否认的巨大成果,这是什么逻辑?一个党的历史《决议》自相矛盾,漏洞百出,前言不搭后语,这正是他们反革命内在矛盾的反映。

文化大革命包括了正反两个方面的人,究竟谁在“破坏”,谁在“限制”人民心里都清楚,因为亿万人民都是文化革命的参与者。

“文化大革命”中取得的成绩“决不是‘文化大革命’的成果”,听起来很像绕口令,令人费解,还不如说这是“后赫”反对文化大革命,破坏“抓革命,促生产”的成果来得直接明白。

退一万步说就是文化革命中抓革命、促生产没有取得应有的效果,对生产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是只要能保证党不变修,国不变色,长治久安,人民安居乐业,也是值得的。不论姓“资”姓“社”,搞唯生产力论,复辟资本主义,以私欲来调动人民的“积极性”,即使取得了暂时的经济发展,也是难以持久的,资产阶级的残酷剥削以及资本主义固有的经济危机必然陷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

他们自知理亏,所以后面来了一个“如果”,以假设代替事实,说什么“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会取得“大得多的成就”。以主观代替客观,以假设代替事实,这种唯心主义的论调也能摆到桌面上吗?可见他们的无奈和无耻达到了何种程度!我们也可以说,“如果”当年把“后赫”永远开除出党了,永远结束他的政治生命了,中国早就建成了社会主义,成为世界第一了。这是人民的愿望,但是不能当作事实。 

11.“一九七六年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的胜利,从危难中挽救了党,使我们的国家进入了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反革命集团”的定性是反革命的,如果“四人帮”是反革命集团,那么毛主席就是反革命集团的头。事实上他们是紧跟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派,真正的“反革命集团”就是“后赫”们自己。所谓的“四人帮”是按照中央交给的任务,履行具体领导文化大革命的职责,这是反革命?他们坚定地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发动群众揭批刘D修正主义路线这是反革命?除此之外他们还怎么反革命呢?因为“后赫”们把自己封为“党的正确领导”,反刘D就是“反革命”这也是不难理解的,这就从反面证明所谓“四人帮”是正确的,必须坚决予以平反。

从法理上讲所谓“粉碎‘四人帮’”是非法的。采用暴力来对付持不同政见者在党的历史上绝无仅有,这也正是他们手中没有真理,内心虚弱的表现,他们的这一大罪行是永远也赖不掉的。同时无产阶级革命派必须从中吸取深刻教训,对于反革命修正主义的凶残绝不能心存侥幸心理。

所谓“粉碎‘四人帮’”是政治庸人华国锋被修主义分子叶剑英所蛊惑而发动的反革命宫廷政变。“粉碎‘四人帮’”不是“挽救”了党,而把党和国家推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不是什么“进入了新的历史发展时期”,而是把中国带回了一个早已死亡的年代。 

12.“华国锋同志在指导思想上继续犯了‘左’的错误,……推行和迟迟不改正两个‘凡是’的错误方针;压制……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拖延和阻挠恢复老干部的工作和平反历史上的冤假错案(包括天安门事件)的进程,在继续维护旧的个人崇拜的同时,还制造和接受对于他自己的个人崇拜。” 

华国锋的最大错误在于违背中国共产党的规矩非法抓捕“四人帮”和违背毛主席在世时的中央决定,让“后赫”复出。这两点使他成为历史的罪人。粉碎“四人帮”自断其左臂,恢复“后赫”的职务,等于放虎归山,自寻败路。这个人没有深厚的马列主义素养,没有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气魄和胆略;名利熏心,老道失算,企图利用极右势力保住领袖的位置;没有定力,在两个“凡是”的问题又上不能理直气壮地顶住。所以下台是必然的。毛主席撒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他是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他们所罗列的华国锋的一系列“错误”不过表明华国锋还不是一个死硬的反毛反文革分子。“后赫”们用这些来打倒华国锋,表明他们对毛主席继续革命理论和文化大革命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必须搬倒一切有碍于复辟卖国的绊脚石,是不讲任何个人恩怨的。

可笑的是他们还给华国锋扣了一顶搞“个人崇拜”的帽子。如果说华国锋搞了“个人崇拜”,那么首先就是“后赫”带头搞起来的。他在没有恢复职务之前,几次写信给华国锋,向他表忠心,肉麻地吹捧他,还“情不自禁地高呼,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万岁!”一副哈巴狗的嘴脸令人作呕。这到底是华国锋在搞“个人崇拜”,还“后赫”在搞“个人崇拜”?他转身之间就把“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万岁!”变成了华国锋滚下台,这反革命两面派把戏不是过于戏剧性了吗? 

13.“经过大量的调查研究,为原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同志及遭受冤屈的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各界各族的领袖人物恢复了名誉,肯定了他们在长期革命斗争中为党和人民建树的历史功勋。” 

为刘少奇翻案,目的是为“后赫”翻案,也是为文革中被打倒的走资派翻案,因为他们都是同一条贼船上的乱臣贼子。这是对文化革命的彻底地反攻倒算的标志,“后赫”的反革命本来面目进一步暴露无遗。 

  14.“取消了不利于发扬社会主义民主的所谓‘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恢复、并制定一系列法律、法规、和条例,……加强了司法、检察、和公安机关的工作。” 

“四大”“不利于发扬社会主义民主”,这不是胡说八道吗?难道取消“四大”限制人民的言论自由,剥夺人民的申辩的权利才是“民主”?不!这是对人民实行专政的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制定束缚人民的法律。法律是有阶级性的,是统治阶级维护本阶级利益的工具。“改革开放”以来法律可谓汗牛充栋,但其中最核心的法律却是为富人服务的,例如,物权法就是保证富人的不义财产不受侵犯并能世袭的。而有利于人民的法律却根本执行不通,如财产申报制度、不动产实名登记制度等等受到官僚资产阶级的抵制,无法落实。于是“依法治国”成了“依法治民”。所谓“加强了司法、检察、和公安机关的工作”无非是加强了对人民群众的专政,“维稳”、截访、“黑监狱”就是最有说服力的证据。 

15.“明确肯定知识分子同工人农民一样是社会主义事业的依靠力量。” 

知识分子不是一个独立的阶级,他们要么依附于无产阶级,要么依附于资产阶级。因此对知识分子要作阶级分析,要看他为哪个阶级服务,不能笼统地说都是“依靠力量”。

现在的所谓的“精蝇”、“叫兽”明目张胆地攻击毛主席,攻击社会主义,攻击共产党,主张“全盘西化”,这样的知识分子绝不是革命的“依靠力量”而是革命的对象。他们之所以产生出来是“后赫”修正主义路线纵容和催生的结果。“后赫”抛弃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方法,是为了拉拢知识分子为自己复辟服务。 

  16.“我们坚决纠正‘文化大革命’中所谓的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口号的错误。”

这里涉及到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即‘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究竟是对还是错的问题,必须把它说清楚。

他们提出的问题又可以细分为三个问题:(1.什么叫“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革命?(2.什么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3.它们二者的关系究竟是什么?

(1).什么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革命呢?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指出:“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第250页)

毛主席教导我们:“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拿这个观点解释历史的就叫做历史唯物主义,站在这个观点的反面的是历史唯心主义。”(《丢掉幻想,准备斗争》《毛泽东选集》第四卷)

先说明一点,毛主席讲的是一个阶级“消灭”另一个阶级,而不是讲的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二者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完全彻底的“推翻”就成了“消灭”。在此,我权当他们讲的“推翻”就是消灭的意思。当然这里的“消灭”不是肉体消灭,而是指改变他们的阶级地位并改造他们的剥削思想,使他们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

从马克思恩格斯和毛主席论述中我们可以知道,人类社会自从原始社会解体以来的历史就是一部阶级斗争史,而阶级斗争的结果,总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按照社会发展的规律,奴隶主阶级被地主阶级推翻,地主阶级被资产阶级推翻,这些都是既成的历史事实。但是,这种推翻是经历了一个很长历史阶段的殊死斗争的,历时几百年甚至上千年,非一朝一夕之功。所以,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不仅仅是指夺取政权,而且包括夺取政权以后的巩固政权。只要被推翻的阶级还存在复辟的可能,那么推翻一个阶级的任务就不算完成。因此,“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是阶级斗争的总任务,直到被推翻的阶级完全丧失复辟的能力为止。

(2)什么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呢?

过去的一切革命,包括地主阶级革命和资产阶级革命,都是一个剥削阶级推翻另一个剥削阶级,一种私有制取代另一种私有制。它们没有削灭剥削阶级,消灭私有制的任务,相对无产阶级革命的任务和难度而言都要小得多。就是这样的革命还要经过反复甚至多次反复才能最后解决谁胜谁负的问题,所以无产阶级革命就更不用说了。

无产阶级革命是最彻底的革命,它不仅要推翻资产阶级夺得政权,还要消灭一切剥削阶级,消灭一切私有制及其私有观念,解放全人类。这样的革命绝不可能毕其功一役,一劳永逸而不需要继续革命!恰恰相反,由于它革命的彻底性要求,决定了它必须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强调继续革命,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不断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不仅要打退资产阶级的反抗,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还要和私有制及与私的制相联系的私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彻底铲除资本主义复辟的条件和土壤。后者比夺取政权在时间上还要长得多,在难度上还要大得多。所谓继续革命就是无产阶级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以后,继续前进,保卫和巩固政权,防修防修,最终解决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道路与资本主义道路谁胜谁负的问题,把无产阶级革命进行到底的革命。

(3).由此可知,“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两个概念。

对于无产阶级革命而言,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总任务总要求,贯穿于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的整个历史阶段;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是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以后的阶段性革命任务,它们之间的关系是整体与部分的关系。但是,后者又是无产阶级革命整个链条中最关键的一环,没有它无产阶级政权就会得而复失。

由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基本结论:

1.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这是阶级斗争的总任务和总要求,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应当包括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等各个方面的全面地彻底地推翻,而不仅仅是夺取政权。

2.就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而言,其具体内容应当包括以下三点:第一,用革命暴力夺取政权。而夺取政权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只是为进一步的继续革命奠定了基础,绝不是革命的终点。第二,无产阶级掌握了政权以后,必须坚定不移地镇压剥削阶级的反抗,并建立生产资料公有制,维护和不断巩固政权。第三,必须经常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反修防修,斗私批修,与资本主义私有制和与私有制相联系的私有观念实行彻底决裂,最后消灭阶级,实现共产主义。

当然,在整个革命过程中都要正确区分和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突出重点,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注意革命的政策和策略。

当中国到了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关键时刻,却有人出来反对了,认为“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是一个“错误”口号,被他们“坚决纠正”了,其反革命立场不是显而易见吗?

他们形而上学地把“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革命局限于夺取政权的革命,认为只要夺得政权,革命任务就完成了,就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于是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看作是多余的极“左”错误。这是一个反马克思主义的谬论。可以说,只要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仍然存在,就不能算“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革命任务的最后完成,无产阶级就没有理由不继续革命。如果停止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那就是使“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革命半途而废,为资本主义复辟大开方便之门。这正是他们所需要的,是他们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罪恶目的所在。所以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任务的继续和深入。虽然斗争形式和内容可能有所改变,但斗争的性质是不会变的。因此,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天经地义无可非议的,绝对不输理,必须理直气壮地坚持到底。

正因为这个继续革命的重点对象就是党内当权的修正主义分子,所以必然受到修正主义者的抵制和否定。他们反对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口号,就是要停止革命,并复辟倒退,这也是“阶级斗争熄灭论”的必然产物。他们所谓的“坚决纠正”实质就是坚决复辟坚决倒退。

否定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是整个《决议》的关键和要害。他们否定阶级斗争,否定文化大革命,否定毛泽东的晚年,都可以归结为否定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理论,因为这个理论才是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最大障碍。

后赫们不许继续革命,要煞车,要倒退,要复辟资本主义,所以才泡制了这个《决议》。《决议》就是“后赫”们复辟倒退的宣言书、动员令,就是中国赫鲁晓夫的密秘报告,不同的是赫鲁晓夫是偷偷摸摸地搞的,后赫是大张旗鼓地公开地搞的,可见他们有恃无恐的疯狂。

最后要说的是,现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已经不复存在,失去“无产阶级专政下”这个条件之后,继续革命的口号还适用吗?这倒是无产阶级革命派必须认真思考的理论和实践问题。我认为:

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仍然适用。因为这个理论本质上就是反修防修的理论,修正主义上台以后怎力办的问题都包括进去了。所以这个理论不仅不过时而且正当时。阶级斗争的形势的确发生新变化,主要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不复存在,但是这个条件的消失只是加重了反修防修的任务,而不是取消了反修防修的任务。所以,只要把“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改称为“毛主席继续革命理论”就可以了。

同时,无产阶级革命派必须明确,继续革命的任务不是减轻了而是加重了,必须研究并明确新形势下的斗争任务与斗争策略。我们必须同修正主义集团作坚决的斗争,首先在毛主席继续革命理论的指引下回归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恢复无产阶级专政,恢复社会主义公有制;然后继续前进将革命进行到底。

还必须明确,我们的斗争是要坚持马列毛主义,坚持真正共产党人的革命初心和使命,坚持推动和发展共产主义运动。所以,必须同国内外的反毛反共反社反华的颠覆势力划清界线,坚持独立自主的革命政策,绝不作美帝国主义“和平演变”中国的枪手。

作者:三峡人家 录入:三峡人家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