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仁心理政 >> 内容

吴铭:谈谈货币的回收问题

时间:2020/11/12 9:14:04 点击:

  核心提示: 谈谈货币的回收问题 作者:吴铭(20201016) 这个问题我在其他小文章中也进到过,不过,没有突出来讲。这个问题,应该突出来强调,不然,普通群众仍然不明白货币的本质是什么,即使受到了美元的诈骗,即使上了中国官僚买办特别是金融买办的当,也还是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上当了。 货币,就其信用,可以分为四种。...


谈谈货币的回收问题


作者:吴铭(20201016)


这个问题我在其他小文章中也进到过,不过,没有突出来讲。这个问题,应该突出来强调,不然,普通群众仍然不明白货币的本质是什么,即使受到了美元的诈骗,即使上了中国官僚买办特别是金融买办的当,也还是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上当了。

货币,就其信用,可以分为四种。一种是原始货币,即黄金、白银、绢、粮食、牛羊、盐之类,本身具备使用价值,且其使用价值其自身就可以度量。比如,黄金、白银按照重量度量,绢布之类,按照其自身面积度量。粮食、牛羊之类,按照其自身重量度量。所以,原始货币不存在信用问题,也不存在发行问题,自然,也不存在回收问题。

第二种货币,即旧币,就是原始货币的代用券,比如明朝的盐引、清朝山西票号的银票、与黄金挂钩的美元等。这种货币,没有使用价值,其本身的价值标识在钞票上,但其信用由发行者提供保证。保证的办法是足够地、及时地、方便地兑换成盐、黄金、白银。如果不能足额地、及时地、方便地兑换,则其信用贬值,引起挤兑,严重时会导致银行倒闭,金融系统崩溃。

这里,所谓用盐、黄金、白银等有使用价值的实物足额地、及时地、方便地兑换自己发行的货币,就是货币的回收。

第三种货币,即新币。即社会主义公有制条件下的中国的人民币、苏联的卢布等。这种货币,不是原始货币的代用券,不与黄金白银挂钩。其信用由政权这个货币的发行者提供保证。政权为自己发行货币提供保证的办法是向持有此货币的人、企业、组织、政府,以稳定价格提供可以随意、足量地购买、种类基本不受限制的产品。为了确保履行自己的信用义务,政府必须掌握足够的公有制或者国有制生产、购销,让自己这些生产和购销系统执行政府的定价,确保自己发行的货币能与自己提供的商品以稳定的价格挂钩。此即定价权,既是作为货币发行者的政府的重大权利,也是其不可推卸的义务。

用稳定的价格、基本不受限制的商品种类、足够的量向货币持有者提供,让货币持有者购买,这就是回收自己发行的货币,即新币的回收方式。

当然,政府作为货币发行者,既然有了回收自己货币的义务,有保证自己发行的货币信用的义务,就不能随意发行货币,即在货币数量、发行对象、发行领域、发行方式、发行时机方面,不能随意,要根据商品生产和流通情况及已经发行货币的情况来确定货币的发行问题。

请注意,货币的发行问题,绝不仅仅是货币发行数量的问题。相当多的经济学家只注意到了货币发行数量,却没有注意到发行对象是国营企业还是私有企业、发行领域是工业农业还是服务业、发行方式是拨款还是贷款等更加重要的问题,以及发行时机、发行比例等问题。这是很不应该的。

再次强调,货币的发行者,必须为自己的货币提供信用保证。这是一条铁律。

前几天看了《防弹少年团,舔主子舔得失了智?》一文,里面讲到二战后投靠到美国门下的南朝鲜李伪政府,为了向巴结美国主子,组建“特殊慰安队”,向美国军队提供“第五类供给”。本质就是南朝鲜没有货币发行权,不得不向美国出卖其儿女,向美军提供“慰安”,以换取美国印制的美钞——这是一段极其可耻、极其屈辱的历史。具体有多少南朝鲜的良家妇女被美军及南朝鲜高级官僚糟蹋,恐怕不好统计了。

其实,南朝鲜之所以如此,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南朝鲜没有货币发行权,其货币发行权被美国垄断,其工业、农业、商业的发展,不得不信赖美国发行的货币。为了获取美国印刷的纸钞,必须向美国出售南朝鲜的儿女——因为南朝鲜没有什么公有制企业,也没有足够的资源。南朝鲜的官僚买办资本势力,既无耻,又愚昧,更地能。一方面可能认识不到货币发行权对于国家生存发展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即使认识到这个货币发行权的重要,恐怕作为殖民地代理人,他们也不敢收回、也无力收回这个主权。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主流买办资本势力打着市场化、与国际接轨的旗号,捉弄舆论极力宣扬“美元是世界货币”、“没有外汇不能进行国际贸易”这种弥天谎言,否认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结算地位,抹黑人民币的优越性,搞“下岗分流减员增效”“混合所有制”出卖国营企业,毁弃公有制主权经济体系,割裂人民币与生产、商业的关系,抛弃共产党毛主席建立新中国、领导全国人民艰苦奋斗才获取的人民币自主发行权、结算权和定价权,转而引进外资、出品创汇、储备美元、扩大开放,甚至连金融体系也要开放,拥抱并支撑了美元霸权,和南朝鲜丧失货币发行权后的情况完全相似。不同之处在于,南朝鲜当时没有公有制企业,资源也不丰富,而中国还有巨量的公有制企业,还有巨量的资源,所以,当中国丧失人民币发行权之后,还可以出卖公有制企业、资源和劳动力以换取某买办银行依美元发行的人民币,虽然也出卖儿女,但是,不似南朝鲜那么露骨。恐怕等到公有制企业都卖光了,乘下的,恐怕就是走南朝鲜的路子了。

这里讲一下美元的回收问题。这是个被主流经济金融完全忽略的问题。岂止是忽略,简直是故意掩饰。

从上面的分析不难看出,无论是旧币还是新币,都存在一个回收问题。旧币,如盐引、银票、与黄金挂钩的美元,必须由这些货币的发行者以盐、白银、黄金来回收自己发行的货币。新币,作为货币发行者,政府就必须用种类广泛、数量足够、价格稳定的商品,给予兑换回收。如果回收不了,那么,这样的货币就被人抛弃,就是实际上的假币。大明宝钞、大清宝钞,就因为无商品提供回收,成了假币,所以,被人民抛弃。即使明清政府强制流通,也没有用。

汉朝五铢钱,也是信用货币,是新币,不是原始货币,也不是旧币,如果发行过多(发行对象是政府、军队、豪强、权臣),则必然贬值,仍然会导致群众拒绝使用。汉朝的解决办法是建立常平仓、盐铁专营,实际就是用粮食、盐、铁等以稳定价格与朝庭发行的五铢钱挂钩,回收五铢钱,以便确保五铢钱的信用。

现在的美元是什么货币?美元的发行者,承诺要用自己的各类商品、以稳定的价格回收自己发行的美元了吗?不,一丝也没有。美国方面金融畸形发达,工业持续萎缩,其货币一直在贬值。对于中国,美国方面明确告诉中国人,美国的重要商品,不是中国想买就买的;企业,不是中国想并购就并购的;而中国对等美元外资,则是扩大开放、优化营商环境、政策优惠,与美国经济思想完全相反。即使能够卖给中国的商品,其定价也掌握在美国手中,想涨价就涨价,而且说这涨价是市场行为,实际上这是美国抛弃了自己保证美元信用的义务。美国倒是提供了美股、期货、美债来回收美元,而美股、美债、期货不过是另外一种更加恶劣的假币而已,连美元都不如。所谓扩大开放、引进外资、出口创汇、储备美元,你想干什么?你要这些根本不能兑换成美国商品的纸条做什么?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美国方面已经公开说明了,他们作为美元的发行者,并不打算履行自己的信用义务,拒绝回收其发行的美元。这样的美元,自然就是假币。

有人给我讲,可以用美元向第三世界国家采购商品。混账东西,人民币不可以吗?为什么偏要用美元?用美元向第三世界国家采购商品,那就是在巩固美元的所谓世界货币地位,就是放弃人民币的结算权。

还有人说,开放成了中国人的“集体信仰”,准确地说,这是官僚买办的观点,“开放”,是且仅仅是中国买办资本势力的集体信仰。把一个卖国集团的信仰说成是中国人的“集体信仰”,是对中国人民的强奸。

还有人讲,人民币成了若干国家的储备货币,成了结算货币。在人民币丧失发行权于美国资本的情况下,人民币就是美元的变种,人民币即使成了别国的储备货币、结算货币,本质上是美元成为人家的储备货币、结算货币,当然不是什么好事。岂止不是好事,简直是最恶劣的事。因为,中国还得为外国储备的这些人民币买单。

中美经济战打了这么多年了,主流金融界仍然在出卖中国金融主权,不知道货币发行权的要命性。陆磊在高叫中国金融开放还有很大空间;江小涓说当年引进外资、出口创汇的政策是正确的;陈元在认证资本的信用;林毅夫则说中国出卖劳动力,是中国的比较优势;黄奇帆则认为中国能够打赢美国的金融战;某大银行则否认中国人民币发行权旁落于美国的事实;王国刚等则鼓吹人民币国际化要以美元行等外汇储备为前提以掩盖巨量美元的无用性……他们都仍然在充当帝国主义的走狗,拒绝承认人民币丧失自主发行权的事实,拒绝收回人民币发行权,拒绝承认美元实质上就是假币以便继续扩大开放、引进美元,用中国经济支撑美元霸权,陷中国经济于殖民地化。用赵本山的话说,他们组团忽悠中国人民,他们完全充当了帝国主义的金融打手。

因为丧失人民币发行权,并且不打算收回这个主权,所以,等中国公有制企业、国有制企业被出场干净之后,恐怕,中国人民就要遭受南朝鲜儿女那种命运了。

作者:吴铭 录入:wuming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 上一篇:吴铭:据说美国人不懂经济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