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心思齐 >> 内容

吴铭:新中国为何不要“大师”

时间:2020/11/14 7:14:14 点击:

  核心提示: 新中国为何不要“大师” 作者:吴铭(2020.11.14) 关于新中国的所谓的“无大师”问题,我已经写过文章反驳(见附件)。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文章传播不广,当然也挡不住对新中国无大师的指责。 知识分子不是个独立的阶级,它只能附着在某个阶级的皮上。附在无产阶级的皮上,就是无产阶级的知识分子,成...


新中国为何不要“大师”


作者:吴铭(2020.11.14)


关于新中国的所谓的“无大师”问题,我已经写过文章反驳(见附件)。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文章传播不广,当然也挡不住对新中国无大师的指责。

知识分子不是个独立的阶级,它只能附着在某个阶级的皮上。附在无产阶级的皮上,就是无产阶级的知识分子,成为人民的一部分,为人民打天下;附在资产阶级皮上,就是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替资产阶级压榨劳动人民;如果附在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皮上,那就是汉奸知识分子,充当帝国主义、官僚买办资本主义从政治上压迫、经济上剥削、文化上愚弄劳动人民的打手。

所谓“大师”,其实是资产阶级特别是买办资产阶级对附着在自已身上、充当自己打手的走狗文人的美化包装,并非因为这些知识分子有什么了出众的常识。正因为资产阶级需要这类知识分子维护自己的统治,所以,对这类知识分子当然关爱有加!不惜美其名曰“大师”,至于知识不知识,学识不学识,倒不是重点,所以,一些不学无术、品格低劣、政治立场甚至是反动的汉奸分子,也常被他们称作“大师”。

可是,鲁迅也被称为大师呀?难道鲁迅也不学无术、品格低劣?是的,鲁迅的确也在特定历史时期的资产阶级奉为大师之一。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真的尊重鲁迅,这只是个“珠混鱼目”的伎俩。是想用鲁迅的光,照亮其他所谓大师,同时麻痹人民群众,让群众接受他们的“大师”论,误以为其他所谓大师也如鲁迅一样有风骨。

再说,无产阶级对鲁迅的评价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文学家,并不是脱离群众、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什么“大师”!

在表面上、口头上承认鲁迅先生为“大师”的同时,实际上对鲁迅先生所讽刺、批判、揭露的反动文人、反动现象,资产阶级并不反对,反而拼命维护,这表明他们对鲁迅先生的尊重,是虚假的。他们在消费鲁迅先生,实际上,他们暗地里逐渐抛弃了鲁迅先生。

新中国是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新国家,无产阶级知识分子必须与劳动人民打成一片,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深入群众,向群众学习,拜群众为师,坚决为人民服务,为人民而从事工业、农业、军事、经济和研究、宣传、文学、文艺、教育、卫生、医疗等革命工作。在这些领域,新中国同样涌现出灿若群星班的、与群众打成一片的知识分子!例子太多,不再列举。可能正是因为他们与群众联系太密切,没有什么头衔,没有什么架子,所以,无论有多少成就、无认多么受群众爱戴,都不能被资产阶级认为是“大师”。

前几天,浩亮同志去世了,这几天,谭元寿同志也去世了。

而近期,中国正宣传所谓“工匠精神”,突出宣传了梅兰芳,称梅先生为大师。那么,就对京剧发展的贡献来讲,浩亮、谭元寿,还有童祥苓、李丽芳、杨春霞、洪雪飞、李崇善等,不如梅兰芳先生那一代的京剧人物吗?不算是“大国工匠”吗?

但今天,在把京剧快搞成“活化石”之际,并没有人觉得尴尬,在宣传、推广、拯救京剧,急需要“工匠”时,却依然要压制革命现代京剧。原因就在于浩亮等是无产阶级的艺术家,而人家需要的是另外的一种艺术家,包括梅先生这种没有多少无产阶级味道、没有多少革命味道的艺术家。就是说,宣扬谁不宣扬谁,那是有个选择标准的。这个选择标准,决定于阶级立场。

被资产阶级吹捧的所谓大师们,除鲁迅这样的陪衬外,几乎都是自以为是、不学无术、脱离群众甚至敌视、仇视群众的“花瓶”,装点门面而已,便是蒋介石也不把他们当作是个东西,比如胡适。

我最近很爱看生民无疆等同志关于中国古代科技成绩并揭露本文伪史的“民科”文章,何新这样的大学者也表示非常赞同。我觉得写得非常好,我这方面的确极欠缺。西方所谓辉煌历史,完全是明清传教士模仿中国古代典籍编制出来的,而且编制得非常拙劣、矛盾百出。我感到奇怪的是,民国那么多大师、今天那么多著名学者,怎么就意识不到呢?怎么还要传播呢?

现在,这些占据中国学术统治地位的专家学者,在无法应对生民无疆等同志的揭露而又无法反击时,就想出了一个高招:“民科”无资格。就是说,历史问题需要专业学术训练的学者才有资格研究,没有头衔的“生民无疆”之流,是没有资格研究的,即使研究,其成果也不能登大雅之堂。我只能呵呵了。

新中国需要实干家,需要艰苦奋斗、自力更生,需要千百万愚公。老旧的花瓶式的知识分子,对于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反修正主义,不但无用,而且有害,当然不会受到推崇。但是,共产党毛主席厚道,想着发挥他们的作用,让他们教教书,发很高工资;创造机会让他们接触群众,改造他们。能联系群众更好,实在不愿意联系群众,但只要不捣乱也行,照样养着你们。而这些知识分子,也还识趣,当时对共产党这个宽大政策是非常感激的。

后来,主席去世,风气一变。同样是这帮知识分子,旧时代的大师之类,脸一翻、嘴一歪,又充当了歪曲、诬蔑、抹黑主席、共产党和新中国人民政权的急先锋,居然搞出个“莫须有”的罪名,指责新中国培养不出“大师”。

正如新中国消灭了封建迷信、黑帮流氓、各种传染病一样,新中国也消灭了所谓“大师”。新中国无“大师”,这是真的,但是,新中国有无数的愚公!其作用意义比是所谓大师无法比拟的。

我们不是培养不出“大师”,是我们根本不培养“大师”。

至于其不学无术,更好证明。这类知识分子翻脸后,占据了最好的政治地位、学术地位,随心所欲,横行霸道。可是,他们做了什么贡献?发明了什么成果?指责新中国培养不出大师,那么,这些老旧的大师,有那么优越的条件,培养不出大师,难道不是你们的责任吗?能怪谁?

作者:吴铭 录入:wuming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