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心载道 >> 内容

三峡人家: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33)毛主席“严重错误”是怎样写进《决议》的?

时间:2020/11/14 8:11:48 点击:

  核心提示: 毛主席的“严重错误”是怎样写进历史《决议》的?       三峡人家 我在书店买了一本书,书名叫《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诞生》(中共党史出版社2015年第一版),我一口气将它看完了.书中收集了12篇文章,11万余字,主要目的是肯定“后赫”、陈云、胡耀邦等人对《决议》形成的历史“贡献...

                                       

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33)

毛主席的“严重错误”是怎样写进历史《决议》的?

                                                       

三峡人家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诞生》(中共党史出版社2015年第一版)书中收集了12篇文章,11万余字,主要目的是肯定“后赫”、陈云、胡耀邦等人对《决议》形成的历史“贡献”,为他们歌功颂德,树碑立传。虽然立场反动,但提供的事实还是发人深醒的,让人们知道了《决议》出笼的全过程和“后赫”们在其中的核心作用,是一本难得的反面教材。

根据陈东林的文章:《DXP在起草历史决议的重要关头》,我们进一步清楚了《决议》出笼的基本过程和罪恶目的,核心就是否定毛泽东。因为不否定毛泽东的晚年和文化大革命,“后赫”的翻案复辟就名不正言不顺。作者提供了如下事实:

(一) 是“后赫”第一个提出了评价毛泽东的问题。

《决议》的核心和关键是“评价毛泽东”。他们所谓的“评价毛泽东”,其实质是要锁定毛泽东的错误,尤其是要把毛泽东的晚年即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和文化大革命说成是“严重错误”,否则,走资派就永无出头之日。否定毛泽东成为以“后赫”为首的走资派们首要的头等大事,这是不难理解的。

其实,评价毛主席的问题广大革命人民最有发言权。对于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而言,他们对毛主席及毛泽东思想早有评价,而且由于一群反毛贼的激怒,这种评价越来越深入越来越高涨。毛主席逝世后举国上下,全国人民悲痛欲绝,泣不成声,就是对毛主席的最好评价;对于中国共产党而言,对毛主席的隆重追悼和感人肺腑的悼词就是对毛主席的最好评价;世界各国的政要,首脑发来的唁电也是世界上尊重客观事实的人们对毛主席的最好评价;对于中国人民和世界正义的人们而言,毛泽东是绝无仅有的完人,根本不存在什么原则性错误,更不存在用毛泽东的“错误”来评价毛泽东的问题。然而,“后赫”为了进一步证明自己的死不改悔,却别有用心地首先提出了用毛泽东的“错误”来评价毛泽东这个荒唐的课题。事情的原由是这样的:

1976年10月自私而愚蠢的华国锋,在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叶剑英蛊惑下发动了一场反革命宫庭政变,非法将所谓"四人帮"抓捕。还在审查中的“后赫”听到这个消息后,高兴极了。凭借其敏锐的反革命政治嗅觉,立刻预感到了自己东山再起的希望,胸有成竹给华国锋及中央写了一封信。

陈东林是这样描述的:“后赫”在信中“绵里藏针地提出了一句当时不引人注目的名言:‘我们必须世世代地用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来指导我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这句话蕴含着两方面的阐释……一是我们必须坚持毛泽东思想;二是不能坚持错误的,片面的毛泽东的个人指示”(陈东林:《邓小平在起草历史决议的重要关头》)。

陈东林的这段文字当然是在歌颂“后赫”的“远见卓识”。“绵里藏针”说明了“后赫”的狡猾,其锋芒是指向毛主席及毛泽东思想的,但很含蓄。陈说的两个“阐释”是对“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的解释。其中前一个“阐释”,即“坚持毛泽东思想”是假,后一个“阐释”,即“不能坚持错误的,片面的毛泽东个人指示”是真。两个“阐释”合起来就是一个阐释:打着坚持毛泽东思想的旗号来否定毛泽东思想。

在此,我给他补充一个更直接的阐释: “后赫”是在告诉华国锋为首的党中央,毛泽东对我“后赫”的一系列“个人指示”都是错误的,必须否定,并请求让他出来工作,为进一步否定毛泽东思想提供机会。

所以, “后赫”这句话为他的上台并否定毛泽东思想埋下了伏笔.也可以说,是他第一个"绵里藏针"地提出了评价毛泽东及毛泽东思想的问题,实质是提出了否定毛泽东及其思想的问题。

所以,反毛去毛的始作佣者不是别人,就是“后赫”。

(二)抓住“两个凡是”并开展真理标准的大讨论,打开否定毛泽东及其思想的突破口。

“两个凡是”最早在1977年2月7日《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的社论《学好文件抓住纲》中提出。表述为:“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必须拥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要始终不渝地遵循”。社论是汪东兴提议写的,也是经过了当时的政治局讨论同意的,并非是华国锋的个人意见。“两个凡是”有特定的指向,目的是高举毛主席思想的旗帜,以稳定当时的大局,虽有绝对化的不妥之处,但是无可厚非。因为有“两个凡是”的存在就没有走资派们翻案复辟的希望,所以提出后,必然遭到了走资派“后赫”、陈云、胡耀邦等人的坚决反对,因为那样他们就完全失去了洗白自己的机会,于是针锋相对地发起了全党全国范围内的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

首先“后赫”出来发难,他在1977年5月24日对中央两位同志的谈话中说:“‘两个凡是’不行。按照‘两个凡是',就说不通为我平反的问题,也说不通一九七六年广大群众在天安门广场的活动‘合乎情理'的问题”(《“两个凡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邓小平文选》第35页)。他们否定“两个凡是”的目的就是要否定毛泽东,为走资派翻案。从“后赫”的语气就可以看出他的武断和霸道,真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究竟应不应该为“后赫”和“四.五”反革命暴乱平反难道他自己不清楚?他的两个“说不通”其实是一个“说不通”.因为天安门事件本来是“后赫”一手策划和导演的,才导致了他的再次下台,是因果相连的一件事。当时毛主席还在,并对此事亲自作出了处理,非常正确,有什么说不通呢?说不通的是华国锋不该违背毛主席作出的决定,为这两件事平反。华国锋自己率先违背了“两个凡是”的精神,无原则地为“后赫”及“四.五”反革命暴乱平了反。华国锋如果坚定不移地坚持“两个凡是”,就不会给“后赫”留下把柄。他哪知道这种拿原则作的交易,这种法外开恩,“后赫”不但不感恩,而是得寸进尺地倒打一耙,他“得了金娃子还要金娃子的妈”,用这两件事来证明“两个凡是”错了,华国锋必须下台。于是一个现代版的农夫和蛇的故事就这样产生了。这样,“两个凡是”的被否定就为“后赫”否定毛泽东打开了一个大大的突破口。

同时,黑干将胡耀邦出马,于1978年5月11日,领头泡制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毒草在《光明日报》发表,“文章的基本观点是:共产党人不能拿现成的公式去限制无限丰富的实际生活,应当勇于探索实践中出现的新问题.社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陈东林:《邓小平在起草历史决议的重要关头》).这里“现成的公式”显然是指已经客观存在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他们是要否定马列毛主义是已经经过实践反复检验的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真理,他们要割断历史,一切从头再来。所谓“唯一标准”就是否认经过实践检验的马列毛主义也可以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之一。总之,否认马列毛主义的真理性及其对实践的巨大指导作用。这就是要从否定“两个凡是”的“特殊”,扩展到否定马列毛主义的“一般”,为全面背叛马列毛主义制造舆论,开辟道路。他们是在检验真理的幌子下颠覆真理。

所以,反毛去毛的急先锋,不是别人,就是“后赫”。

(三)精心泡制国庆30周年讲话,进行不点名否定毛泽东的试探或者说火力侦察。

由于毛主席在人民中的崇高威望,加上“后赫”们做贼心虚,所以不敢贸然公开采取否定毛泽东的行动,先来一个试探或火力侦察。

1979年9月29日,叶剑英代表中央作国庆30周年讲话.这个讲话是在“后赫”“十分关注”的情况下由胡耀邦主持起草的,对毛泽东采取了不点名的批判。“对他的错误和缺点采取了不指名,暗含批评的笔法表述……甚至不惜以语法结构上没有主语的形式隐去了毛泽东的名字,隐去他的责任.”(陈东林:《邓小平在起草历史决议的重要关头》)可见他们为了否定毛泽东是绞尽了脑汁,挖空了心思,疯狂到连“语法结构”都不讲的地步。由于他们采取了卑劣的手法,隐去了毛泽东的名字和责任,卑鄙无耻地欺骗了全党全国人民,结果讲话在全国反映平稳,这就进一步增强了“后赫”们公开点名否定毛泽东的信心和决心。

所以,反毛去毛的阴谋策划者不是别人,正是“后赫”。

(四)正式泡制历史决议,把毛泽东及文化大革命的错误办成铁案.以便理直气壮,毫无顾忌地为自己翻案并开启复辟倒退的闸门。

1979年10月30日,离叶剑英讲话仅隔一天,中央政治局常委决定起草建国以来党的历史决议。“邓小平宣布,决议的起草工作在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领导下进行,由他亲自主持,胡耀邦,胡乔木,邓力群组织实施”。“决议起草历时20个月,较大的修改共9 稿.邓小平在主持起草过程中,从制定总原则,设计结构到判断是非,修改文字都倾注了极大的精力.共作了17次专门的重要讲话,其中有9篇已摘录入《邓小平文选》。”“邓小平确实抓住了'最重要,最根本,最关键,最核心'的问题.围绕着对毛泽东,毛泽东思想的评价问题 ,起草工作经过几次反复”“3月18日,邓小平再次指出,这个问题写不好,决议宁肯不写”(见陈东林:《邓小平在起草历史决议的重要关头》).可见“后赫”是自己宣布由他来主持制定决议的,而且强调评价(即否定)毛泽东的问题如果写不好“决议宁肯不写”,大有不否定毛泽东誓不罢休的决心,多么的霸道和疯狂!可见,决议的起草自始至终都是在“后赫”的操控下进行的,他不允许偏离否定毛泽东这个核心.从不满意推倒重来直到他满意为止。

这个决议虽然也经过了一些讨论和征求意见的过程,但是参与讨论的人都是党的高级干部,许多是刚刚才平反的走资派,他们在文革中多少受过一些冲击,很容易接受“后赫”的观点,根本没有广泛征求基层人民群众的意见,这种讨论不过是走了一个过场。所以从实质上来说它是“后赫”主观意志的产物,它姓“D”,不姓“共”,也不姓”“无”(无产阶级).这样,“后赫”们就堂而皇之地把毛泽东及文化大革命的所谓“错误”写进了党的历史决议。

所以,反毛去毛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还是“后赫”。

一个共产党的历史《决议》竟成了“后赫”们否定毛泽东及其思想,复辟资本主义的宣言书和动员令,成了镇压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杀手锏和催命符,成为一切反动派向无产阶级进攻的尚方宝剑,成为中国社会的万恶之源,这简直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个天大耻辱!

《决议》的形成过程是在“后赫”精心设计下进行的,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是突破一点,步步为营,逐步深入的过程;也可以说是一个温水煮青蛙、渐进升温的过程。它表现了“后赫”反革命策略的“高明”和对时机把握的到位。他对资产阶级及一切反动势力的贡献的确是巨大的,相反他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犯下的罪孽是深重的、不可饶恕的。由此可见,策略对于革命和反革命来说同样都是很重要的。难道无产阶级革命派不应当从反面学一点什么吗?

总而言之,“后赫”无愧于反毛去毛“总设计师”的名号。

出版者及陈东林们的主观愿望可能是出于自私的目的为“后赫”们树碑立传,使之名垂青史,同时也炫耀自己;而事实将证明,他们实际上是在给历史耻辱柱上的“后赫”们(包括陈东林们自己)再卯上一颗锣丝钉,从而使之遗臭万年。

由以上可知,“后赫”们是把反毛去毛当作头等大事抓在手上并一以贯之的,《决议》就是他们反毛去毛的一个罪恶纪录,他们不反毛去毛就绝无出头之日。为此,想问一下的是:那些“毛邓合”的鼓吹者们,你们的高论征得主子——“后赫”们的同意了吗?你们究竟是要当“后赫”的叛徒还是要麻痹和欺骗人民呢?

作者:三峡人家 录入:三峡人家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