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心为公 >> 内容

李甲才:特朗普和邓小平,两罕见的超级反面教员

时间:2020/11/19 11:59:46 点击:

  核心提示: 特朗普和邓小平,两罕见的超级反面教员 李甲才 2020.11.19 美国总统选举尘埃落幕,任是特朗普再怎么硬缠猛搅也无济于事,美选举法能轻易撼动?和当年“通俄门”差不多,过一段就风平浪静了。...


特朗普和邓小平,两罕见的超级反面教员

 

李甲才

2020.11.19

 

美国总统选举尘埃落幕,任是特朗普再怎么硬缠猛搅也无济于事,美选举法能轻易撼动?和当年“通俄门”差不多,过一段就风平浪静了。强盗老样子几百年,别的总统上下都是一样的货。唯尼克松因“水门事件”被弹劾下台甚觉惋惜。特朗普不加掩饰说话办事,和道貌岸然满口“普世价值”实则男盗女娼的政客不同,落选实在遗憾,走了其人想其人。而今已陷入“塔西陀陷阱”(注1)难以自拔。

美帝国主义的社会制度实质主要是三点:一是政治多元化,经济私有化,运作市场化和必要的政府干预;二是一整套政治思想文化体系,即自由、民主、平等、博爱、人权、公正等所谓的普世价值观念;三是保护、奉行霸权主义政策的武力配备。

“政治多元化”是两党轮流选择执政当权干资本主义一元化的(总统)首脑,总统按皇帝模式一朝天子一朝臣组阁一言堂政府。只选总统不选择社会制度,从未有轮流干社会主义的点滴尝试,也无让选民隔若干年票决干社还是继续干资的民主自由平等权力,还要消灭、打击全球任何一点社会主义的火星。美式选举和民主都经历了无数次,那不过是挟迫民众为独裁政权的首脑打上既定的资式“合法”烙印而已,过后一如既往的那样一年又一年,一时还打不倒。

经济私有化早被马列毛批驳的体无完肤。市场化是资本主义运作的基本方式和手段。没有《资本论》揭示出剩余价值学说,剥夺资本家的生产资料无理论依据。意识形态体系贯穿于政治和经济制度中,罢工、游行示威自由限定在资本主义的框架内,还是缓释社会矛盾维护其长治久安的保护器。资产阶级政治挂帅几百年一贯制,同“共社”颠三倒四的修正派不同;军队对内保障对外侵略掠夺和反共反社。

二战后美国军武和美元相辅相成,成了各国反动派反共反社的大本营,最具蛊惑力的资性政治思想文化,原本在革命政党夺取政权和“社革建”时期已臭不可闻。走资派篡夺了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操纵由社变资却成了时髦,多年不懈怠地洗脑宣传诱惑力巨大,两极分化的利益欲望就有了极大的吸引力,尤其成了全盘照搬西化改旗易帜派的理论武器。

特朗普把美国神话的依据:“宪政民主、自由贸易、公平竞争、契约原则、司法独立、言论自由、经济一体化”等,通过频繁退群、撕毁条约、踢开WTO规矩打贸易战、向盟国索要保护费等。一一剥去了斑斓多彩耀眼伪装的画皮,还其肮脏不堪的本来面目,同用革命理论的批判可比伯仲。最具权威的总统揭露出真面目,使中方痴情崇美媚美亲美失去了道义底蕴,西化派鼓吹宪政民主被釜底抽薪,滔滔不绝的理由顿失。无可置疑的作用无论怎样衡量都不过份。

反复侵犯中国如儿戏,出台支持台独、港独、藏独、疆独法案、派员访台、叫嚷中美脱钩,把决心1001踩在脚下。列强家长特朗普关了门,想和平演变都难办了,持之以恒贡物献礼成了习惯惹人嫌。

时移演蜕社变复辟,走资派篡党当权叛转,崇洋媚外以美为师,朝思暮想效仿。仁人志士纷纷口诛笔伐,与ZZ派、西化派交锋难分难解,媚美捧美如火如荼时甚至连旗帜鲜明地剖美言论自由的环境都丧失了。特朗普反面教员揭伪亮真好的很!功不可没。比目前体制外反帝反霸的正面批判作用大到无法估量,谁能把美国灯塔榜样、神话形象拿掉?特朗普四年干成了。老布什“七国制裁”、克林顿炸使馆、小布什撞军机、擅闯陵水机场只能甘拜下风。

列宁名著《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对其垂死性、腐朽性、寄生性、垄断性揭露的深邃精湛。毛主席豪气凛然断定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困难时期大智大勇,打败过美国极其走狗发动的朝越侵略战争,《5·20声明》铿锵有力。曾经以赶驴上山的形象比喻逼蒋抗日,致驴于死地只有上山才有活路,看它上不上?这些现在成了忌讳。

政治挂帅是资产阶级专政教给真共产党的定海神针,资本家深知凭资本主义制度才永保高高在上、为所欲为。“特色门”生养的资本家发展到垄断阶段,图谋更大的利益空间人权被美国和国内崇洋媚外团伙压得上了“宪法”,“理念”出现在收回香港时董建华的致辞中,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可见思想文化阵地修正了马恩列毛思想精神后的“真空”无所弥补,只能病急了乱吃药。

像毛主席那样掌握了最高权力的伟大领袖,坚持社会主义制度都不是易事,持续推进万分辛酸坎坷。没有对社会主义深厚的思想感情,便不能辨别事关生死存亡、前途命运的大是大非。在国际共运中毛主席是卓越的伟大导师,把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救世界人民融入灵魂深处,据此就能识别“社革建”进行中,任何更改政治思想路线的蛛丝马迹,便会预见到千里大堤决于蚁穴随之而来的重大变化。

对斯大林之后苏共推行“三和两全”的现代修正主义批评批判,明察秋毫的先见之明把亡党亡社亡国的结论作在结局出现之前。卫星上天,红旗落地莫说苏共,就是中共高层内心能深刻理解、相信者也寥若晨星,但他至死不移。刘林邓就更不相同了,均是慑于领袖至高无上的权威表面应付。邓小平曾率代表团赴苏针锋相对地抵制赫鲁晓夫,受到领袖称赞。党内中共与苏共形式各异实质相同,在过去的革命高潮到来时,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什么人都会参与其中。

漫长的中国历史的代代相传、私相授受、潜移默化的熏陶、浸蚀,诸多改朝换代中形成的打江山坐江山、发财致富光宗耀祖,始终充斥于胜利者的追求中。毛主席共产党社会主义公有制国家制度不是从天而降,尽管经过社教文革的涤荡洗礼,就党内高中层而言还是未能触动多少。至于怎么保持“共社”持续不败?全然不当回事。

正因为党内高中层有不少“全然不当回事”的同伙,邓小平才在1976年4月撤职后1977年再次上台。1978年篡夺了党政军大权,纠集了一群大大小小的Z资派,几十年把翻案复辟表现得淋漓尽致,成为埋葬毛主席共产党社会主义公有制国家制度最危险的敌人。虽然葬送了社会主义、否定了毛主席继续革命理论和实践,却从反面证明并保留了毛泽东主义这份颠扑不破的真理。将在以后必然的改旗易帜中得到更丰富的验证。如果邓小平等和斯大林继承列宁主义一样,那毛主席晚年真的成极左了。

华某人佛面狼心作大恶,更凸显了毛主席矢志不渝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苦涩。领袖暮年提议当了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愚蠢至极不知顶层暗藏剑拔弩张、刀光剑影的凶险,利欲熏心谋上位不惜狠毒手黑抓拘领袖至亲、和在中央能阻止走资派上台复辟的拥社的政治力量,为社会主义制度完全丧失廓清了顶层高干里的人事障碍,捅开改变领袖政治路线之门。成了无数革命先烈流血牺牲夺取政权、亿万人民艰苦奋斗建成的社会主义大业毁于一旦的始作俑者、罪魁祸首,也给领袖抹上了厚厚的黑垢。

此类沐猴而冠的毛虫犯浑揭去了圣哲降妖伏鬼的“咒符”,释放出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旋即掀起黑风恶浪将深藏巨奸的大盗淹没吞噬。随着非毛化向纵深延伸,被当做绊脚石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钉在耻辱柱上苟延残喘度过了黯淡的余生。

投机钻营的变色龙集大成者胡某人某人,捣鬼有术有效也有限。为邓小平摧毁毛主席共产党社会主义公有制国家制度的“软硬件”体系鞍前马后立下了汗马功劳,是得力的反毛反社喽啰,分别成为名分上的主席、总理,总书记。“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完全不晓得自己在枭雄眼里真实的“儿皇帝”地位,幻想按名义上的最高领导权力呼风唤雨,最终鸡飞蛋打下台呜呼哀哉。

华胡赵青年时期投身“新革”,在腥风血雨中经受了考验和锻炼,却未能在社教文革中从政治上思想上跨过社会主义革命关,助纣为虐、十恶不赦。

胡下台后良心发现找杨尚昆倾诉:后悔帮邓小平拉下华国锋;述说1976年4·5天安门事件自己按邓授意煽动挑起;北京市知晓天安门事件和邓小平子女文革中打砸抢内情的24名公安干警,按邓的指令骗到云南由WZ监督处决;群众对邓小平有意见写给自己的300多封信批复严查,60多人死亡240多人下落不明。

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终解放自己。历次运动中毛主席始终坚持“一个不杀大部不抓”,“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政策,使得大批Z资派苟全性命。遇有合适时机原形毕露,四千人聚集出笼非毛化决议,多少人共同埋葬的社会主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留下难得的反面教材,为斯大林誓保全球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不被夭折,毫不留情肃反不患得患失,把夭折恶果出现在萌发阶段消除,但无既成事实证明被内外攻讦,社亡洗清了诸多不正确的评论。

中“共社”溃亡由多少人共同埋葬?怎么防患于未然?斯大林肃反,法国罗曼罗兰认为正确;二战中美国驻苏大使戴维斯,因希特勒侵苏未发生如欧洲国家的第五纵队作内应一触即垮,倍感斯大林英明;美国人大卫·科茨、弗雷德·威尔合著《来自上层的革命—苏联体制的终结》,阐明“苏联制度是由其领导层中的一部分人推翻的”,“用资本主义代替社会主义的努力是沿着错误方向走出的第一步”;1991年苏联全民公决76.4%的投票者不赞成分裂解体。

《俄罗斯共产主义的悲剧》作者亚历山大·季诺维也夫,青年时期仇恨苏“共社”,著书立说30多本反共反社。苏联解体后目睹现状忏悔自己当年的错误,又写了30多本书反对复辟倒退被驱逐出境。在“悲剧”中说“注意到俄罗斯1985年之后所发生的一切,照我看来,应该重新评价30年代斯大林的镇反活动”,为没有全部反掉“反共的反革命”抱憾。

新中国开国领袖毛主席教导“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产阶级上台”;“反潮流是马列主义的一个原则”;“一百年以后还要不要革命?一千年以后还要不要革命,总还是要革命的”;“几万年以后错误的也不行,也是站不住的”。

 

注:“塔西佗陷阱”,得名于古罗马时代的历史学家塔西佗。这一概念最初来自塔西佗所著的《塔西佗历史》,是塔西佗在评价一位罗马皇帝时所说的话:“一旦皇帝成了人们憎恨的对象,他做的好事和坏事就同样会引起人们对他的厌恶。”之后被中国学者引申成为一种现社会现象,指当政府部门或某一组织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

作者:李甲才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