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心思齐 >> 内容

蒋跃飞:共产党人要像开国人民领袖毛主席那样忧患党、忧患国家兴衰

时间:2020/12/30 10:52:47


共产党人要像开国人民领袖毛主席那样忧患党、忧患国家兴衰


 蒋跃飞


   今年1226日是新中国开国人民领袖毛主席诞辰127周年,今年的纪念活动非比往年,一是持续的时间长,从月初就陆续开始了,到2526日达到高点,群众的热情至今仍未消退;二是纪念文章、活动讨论的问题切中时弊,广泛而深刻;三是参与活动的年轻人是历年中最多的,青年人读《毛选》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四是完全是群众自发的,但是很有秩序,各种活动的质量很高。2020年发生了太多的大事,其中,毛泽东的思想之复兴,这件事注定会被纳入其中的。想到这些,笔者也是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复,尽管前几天也发表拙文《揽月归来慰润之》表达了纪念之情,但是仍感意犹未尽,今又命笔,将萦绕胸怀许久的一个问题表达出来,求教于大家。

一. 从毛主席暮年的一次哭泣想到的

1975728日,毛主席在看书,当天值班大夫唐由之后来是这么描述的:

“房间里只有毛主席和我两个人,戴上眼镜的毛主席起先静静地读书,后来小声低吟着什么,继而突然嚎啕大哭,我看见他手捧着书本,哭得白发乱颤,哭声悲痛又感慨。事发突然,我既紧张又害怕,不知如何是好,赶快走过去劝慰他,让他节制,别哭坏了眼睛。过了一会,毛主席渐渐平静一些,同时把书递给我看,原来是南宋陈亮写的《念奴娇·登多景楼》。”原词是这样的:

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因笑王谢诸人,登高怀远,也学英雄涕。凭却长江,管不到,河洛腥膻无际。正好长驱,不须反顾,寻取中流誓。小儿破贼,势成宁问强对!

多景楼在长江南岸,镇江的北部山上。“危楼还望”,是说多景楼本身是危楼,还是比喻南宋政权是危楼,不得为知。陈亮说,我登上多景楼感慨万千。“今古几人曾会”,有几个人知道我内心的所思所想呢?“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朝廷的官员只考虑自己小集团的利益和个人升迁,谁在考虑河洛?“河洛”就是中原大地。就是谁在考虑北宋失去的土地上老百姓在受苦受难呢?

可见,毛主席此时与这首词产生了共鸣,“今古几人曾会”,他的忧虑有几个人能够理解呢?那么,他忧虑什么呢?就是“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党内的一些人只考虑小团体和个人的利益,国家与人民的大事谁去关心呢?想到此,不禁使他老泪纵横。今天的我们读到此处,也不禁心酸万分。“门户私计”问题,恰是我们党执政以后,面临的自身建设的一个重大问题。这个问题的核心是丢弃了初心使命,丧失了理想信念的个人主义,说到底是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思想在党内的影响。

二. 毛主席一生都在同党内的各种资产阶级错误思想作斗争

中国是一个小资产阶级的汪洋大海,党内的许多人出身于资产阶级或小资产阶级,即使是无产阶级出身,有的也会蜕化变质。因此,资产阶级的各种错误思想在党内有着广阔的市场和顽固的影响。用马克思主义反对各种资产阶级错误思想,牢固地树立无产阶级思想,是党的建设的基本课题。毛主席毕其一生都在不懈地进行这一斗争。解放战争前,毛主席同党内“左”右倾错误思想的斗争暂且不论,在七届二中全会上,毛主席就提醒全党:“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他说:“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他谆谆告诫全党:“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建国后不久,1951年下半年他就在党内开展了“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斗争运动,集中解决党内开始发生的贪污腐化问题。19538月,他在全国财经会议上,又专门强调“反对党内的资产阶级思想”19571月,在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他说:“现在有些干部争名夺利,唯利是图。比阔气,比级别,比地位。有些党员,过去各种关都过了,就是社会主义这一关难过。”同年三月,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他又指出:“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还会长期存在。”1969年,他在一次讲话中说“一部分党员不想前进了,有些人后退了,反对革命了。为什么呢?作了大官了,要保护大官们的利益。他们有了好房子,有汽车,薪水高,还有服务员,比资本家还厉害。”直到19668月,为了反修防修,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他规定了“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总之,建国以后,如何使我们党经得住执政的考验而不改变颜色,是最令毛主席牵挂于心的重大历史性课题,越到晚年,他老人家越是忧心忡忡。

记得在九十年代的后期,有一次我在党校给领导干部进修班讲党史课,在讨论环节上,有个年纪大些的学员说了这样一段话,我印象很深,他说:“以前都说资产阶级在党内,当时我还没意识到,更没有看到。但是现在我仿佛看到了。”是的,看看如今揭露出来的那些大老虎们,诸如“邓氏中国特色”修正主义集团、令计划、徐才厚、郭伯雄之流,哪个腐败的高官不是蜕化变质分子?哪个不是“门户私计”?至于那些苍蝇级别的腐败分子,哪个不是利欲熏心的唯利是图之人?如果放在战争年代,这些人个顶个的都是叛徒!在这些人身上已经看不到一丁点共产党人影子,他们的共同特征都是滋生在党的肌体上的癌细胞。这些人大都是近二十多年来,在党内生成的。尽管有的领导也说过,这个党该抓了,不抓不行了。但是,在党的健康肌体上,在如此不算太长的时期内,竟然滋生出如此多、如此严重的恶性肿瘤,作为各级领导人,是有愧于毛主席老人家、有愧于人民共和国,有愧于人民大众的。

三. 怎样看待毛主席晚年错误”

据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曾在王震将军身边工作过的李慎明同志证实,王震将军在谈到苏联解体的教训时说过:“毛主席比我们早看至少五十年!”

19621月,毛主席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史称“七千人大会”)上,对未来50年到100年的世界变化作出了准确的总判断。他说:“从现在起,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是世界上社会制度彻底变化的伟大时代,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时代,是过去任何一个历史时代都不能比拟的。处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必须准备进行同过去时代的斗争形式有着许多不同特点的伟大斗争。……要准备着由于盲目性而遭受到许多的失败和挫折,从而取得经验,取得最后的胜利。由这一点出发,把时间设想得长一点,是有许多好处的,设想得短了反而有害。”看看近些年的世界局势演变,毛主席说的许多话,真是振聋发聩呀。由此我想到了大约是在一九九一年的夏秋之交时节,我给本市老干部局的离休干部讲“关于当前社会上出现的毛泽东热问题”,这是一个很小范围的活动,当时听课的不到十个人。在讨论时,有个老干部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发现毛泽东的错误会越来越少。”是的,这话说的很有道理。许多问题,毛主席早就看到我们前头不知多少年,后来人对毛主席的认识和理解,随着时间的推移,就显得肤浅和偏颇了,包括一些已经有了所谓组织结论的观点,也未必能够站得住。

在这个问题上,往往是人民群众最敏感、最有发言权。俗话说,“国难思良帅!”近三十余年来,社会上多次流行“毛泽东热”。我印象最深的是两次,一次是九十年代伊始,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对中国社会产生了巨大震动,出现了一次较大范围的“毛泽东热”;再就是当前这次,以前几天毛主席诞辰127周年为高潮,背景是这几年来中美关系的恶化,特别是今年疫情导致的国际局势演变,以及我国成功应对疫情的经验。对这些的背景进行深层次思考,都会情不自禁地从毛泽东思想中找到正确认识和应对的答案。

因此,笔者认为,对毛主席的认识,对毛泽东思想的理解需要在更大、更广阔的历史时空中来检验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毛主席作为中国乃至全世界千百年一遇的世纪伟人,其博大精深的看待世界的眼光,治党、治国思想,即使在其离世近半个世纪的今天,我们也未必能够做到深刻领会和准确把握,更可况在他去世仅仅十年做出的结论呢?

作者:蒋跃飞 录入:jyf5512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本类固顶
  • 没有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