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心说理 >> 内容

李华亭:历史是由谁人所写?——也论“还毛泽东于清白”

时间:2021/1/2 16:11:07

 

历史是由谁人所写?

——也论“还毛泽东于清白”

 

作者:李华亭

 

   有人说“好在历史是由人民写的”,也有人说“历史是任由人们打扮的小姑娘”,我认为这些说法都不太对。恩格斯早就说过:“以往的全部历史,除原始状态外,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毛主席也曾说:“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恩格斯和毛主席的这些话告诉我们,以往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史,以往的历史都是由在阶级斗争中胜利的阶级所写的,而失败的阶级和广大群众是不可能有资格写的,其他别人想任意打扮历史也是不可能的。

   秦始皇时代两世而亡,秦朝的历史不可能由秦家人来写了,而只能由秦家“坑”掉的儒生们来写,秦始皇的功过也只能由汉朝的人说的算了,所以秦赢政则被说成了“暴君”,而历史上真实的秦始皇则是废分封、建郡县、书同文、车同轨、统度量、立三公,北击匈奴,南征百越,修筑万里长城,修建灵渠水系,开创封建体制先河的“千古一帝”。东汉时期的历史人物曹操也是这样,尽管曹操身经百战统一中原、善于用人战术灵活、屯田戍边发展生产,但由于他限制资本、抑制豪强,从而得罪了强大的地主阶级,故令今天我们在京剧舞台上看到的曹操是一幅“白脸”模样,而若是由蔡文姬之父蔡邕来写那段历史,则曹操一定是“东汉末年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书法家,三国鼎立中北魏政权的奠基人”。现在,毛泽东时代也已经成为历史,对这段历史的评价、对毛泽东同志的评价,也面临同样的两种命令运,由于种种原因,现在有权力评价那段历史的人,大部分是受到过毛主席批判的人,“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失败了”,毛主席逝世后,被文革冲击的那批人掌握了评判历史的话语权。

   今天对毛泽东时代历史评价的的官方版本是由文革中被打倒的那些人写的。听听下面这段话是谁说的:“来的都是老同志啊。文革十年大家受苦了。已经平反的同志们要努力工作,还没有平反的同志再等待一下,耀邦同志正在做这件工作。同志们再耐心等待一下,再过几年,情况就更好了。象过去那样,大家无法正常工作,事事看群众脸色的时代过去了。造反派们要镇压,有一个,抓一个,留着捣乱。今天我讲两个问题:文革和改革。毛主席搞的文革从理论到实践都是错的。大家都是过来人,亲身体会了。”现在弄清楚那段历史是由谁来写的了吧,就是由那4000人写成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然后强加在毛主席的头上了。

   当然啦,这样一个历史《决议》的出笼也是十分艰难的、不易的。《决议》是在邓小平亲自主持起草的,但要主持编写这一涉及自身评价的历史决议他面临着这样的两难选择:一方面“不否定文革(毛主席),我们这些人就不能出来工作,说不通嘛。”另一方面如果否定毛泽东,则“老工人通不过,土改时候的贫下中农通不过,同他们联系的一大批干部也通不过”(李慎明语),这就是说,如果否定毛泽东,那就否定了中国共产党,同时也否定了自己,然而如果不否定毛泽东则自己又难以立脚,这真是个世纪难题。也正是在此时(1980年8月),邓小平在北京接受了意大利著名女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的采访。采访过程中,法拉奇对邓说:“我有一句话,希望您听了不要生气,这不是我说的。西方有人说您是中国的赫鲁晓夫。”邓小平一听把自己比作赫鲁晓夫,你肯定能猜出当时邓的反应和内心感受,听说他当时大笑:“赫鲁晓夫我很熟,我个人同他打了十年交道,我是了解这个人的,把我比做赫鲁晓夫是愚蠢的。”当时邓心里一定明白,若落个中国的赫鲁晓夫的名声是要被后人骂的,但又不能不当赫鲁晓夫,邓的高明之处在于,他没有像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那样而全盘否定毛泽东,而是有策略的、部分的否定毛泽东,也就是在毛泽东思想中,对自己无害的部分就加以肯定,且大大地加以肯定,以给人拥毛之正统,而对自己不利的部分则加以否定,且彻底地加以否定,以树立自己的合法性。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令邓满意的《决议》的模样:它一方面全面地否定了文革但另一方面却又部分地肯定了毛泽东思想,一方面彻底地否定了毛的继续革命理论但另一方面又部分地肯定了毛的早期革命实践,一方面大力地批判毛泽东犯了严重的错误给党和国家造成重大损失,但另一方面却又加上一句话,说其功绩是第一位的,这真不是一般的XX。再者,在决议的篇章布局上邓也动了脑筋,明明标题是关于“建国以来”的历史决议,但却用了大块的篇幅来叙述毛泽东“建国前”的历史功绩,以此般手段来掩盖其真实目的,来平衡一部分中央委员的意见和稳定广大人民群众的情绪,使得该《决议》得以通过。由于此《决议》彻底否定了文革,所以虽然《决议》中仍保留下毛泽东思想一词,但此时的毛泽东思想已经名存实亡了,因为毛泽东思想主要内容不仅在于毛泽东在建国前后的军事思想、经济思想和文化思想,而更主要在于他的晚年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理论,而继续革命理论这一毛泽东思想所独有的、灭亡资产阶级的致命所在一经否定,毛泽东思想则变成了一副无足轻重的牌位,中国人民轰轰烈烈的十年革命史,就这样被虚无了,毛泽东思想从此被束之高阁了,“走资派”一词从此不许再提了。

   不让提走资派就没有走资派了吗?不让提毛泽东思想人们就会忘记毛主席了吗?哪有那种事!近年来“毛泽东热”一浪高过一浪,“还毛泽东于清白”的呼声也是此起彼伏。其实对于今天“毛泽东热”不断高涨这一局面邓小平也早就预料到了,同时也采取了相应的防范措施。请看1980年8月10日邓小平与邓立群的一段对话:

   邓立群:陆定一写了一封信,建议要作历史问题的决议,需要把这些年来的路线斗争编一本书,不然,有些人将来要翻案的。

   邓小平:所谓有些人将来要翻案,无非是翻主席的案,只要我们把主席的功讲够了,讲得合乎实际,我看翻也不容易翻,至于他的错误,太明显了。对主席来说,缺点、错误毕竟是第二位的。有这句话就行。

   从这段对话中我们不难看出,由于有那个历史《决议》,由于有后来继任者们的“不折腾”“不颠覆”的最高指示,现在要想“还清白于毛泽东”还真非易事,要想翻文革的案还真非流血不成。

   但是,不“还清白于毛泽东”成不成呢?按现在的道路走下去成不成呢?答案是恐怕不成,因为如果照现在的路走下去,恐怕要无路可走了。早几年网上有篇毕津铭同志的文章,标题是《看看邓小平让今日社会成了啥样子》,这篇文章道出了当今社会不可能走下去的秘密,文章说:邓小平让今日中国社会重又回到解放前,穷的穷,富的富,富人家业千千万,穷人逃荒去要饭(指四处奔波打工求生)。有人流落街头无处住(靠捡拾破烂为生),有人别墅好几处。有人媳妇娶不上(穷),有人包养三四房(形似旧社会大妻小妾)。有多少凤姐落水不如鸡,有多少犀哥目光呆滞街头立。川流不息人行急(找工作),披星戴月沿街乞(叫卖)。门头房里红灯暗,洗浴桑拿成了妓女院。莫说经济有发展,你赔我赚不过钱流转。有钱的什么都敢,没钱的只好帮人把活干。楼高路宽属于谁?问问蚁族兄弟姐妹一天到晚啥滋味!可知蜗居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改革开放究竟改善了人们什么?包身工经历去尝一尝,看看他们的生存环境与旧社会有什么不一样!莫再尽顾着高歌什么繁荣、什么小康,调查一下富士康为什么总是有工人跳楼自杀身亡!毛泽东时代可有这现象?”试问此文有一点虚假没有?我看没有。我敢预言,随着工人农民的生活越来越艰难,“还清白于毛泽东”的呼声就会越来越高,随着破产失业人员越来越多,“还清白于毛泽东”的行动就会越来越强,随着暴富者们越来越疯狂,“还清白于毛泽东”的声势就会越来越高涨。

   有位老革命在晚年陷入痛苦、迷惘、难以容忍的境地,他常自言自语地说:“难道这就是我们革命的目的?如果革命的结果就是这个样子,我当初就不该参加革命。”这说明什么?说明现在的改革开放之路有问题,让革命先烈的血白流了。有位老将军在逝世前留下三句话:“我对不起毛主席,谁反对毛主席,谁就是婊子养的畜生”“毛主席比我们早看50年”“丢了毛泽东思想,丢了公有制,马克思主义者受难的时候到了”,这些话说明什么?说明人们过去上当受骗了,现在逐渐认识到毛泽东指引的路才是正确之路。有个香港企业家说:“我经历过国民党、毛泽东和改革开放的时代,我认为毛泽东思想才是当前中国的出路。我做过资本家,也被邓小平的先富论迷惑过。邓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结果呢?制造了两极分化。哪有人富起来以后会赞成均富,只会富的更富、穷的越穷。你看码头工人同李嘉诚能比吗?”这些话说明什么?说明40多年的发展事实证明毛泽东是正确的。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李捷说过:“受现在各种各样的情况的限制,有些东西不太好写。不好写的原因主要还不是因为说出来以后有损于毛,而是说对现在有些人不利,这还是有一些禁区的。”这说明什么?说明毛泽东被“有些人”冤枉了,说明文革被错判了,有冤枉就应该平反,是错判就必须翻过来。有记者问王光美同志如何看待毛主席发动的文化大革命,王光美回答说:“看今天的社会,毛主席当年是对的!”

   “毛主席当年是对的!”,当这一声音成为时代呼声主旋律时,我想,顺应历史而动的英雄人物就一定会出现。大家看,今年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7周年之际,虽然又出现像胡锡进那样的跳梁小丑,但他的声音很快被一片谴责之声所淹没,虽然官方主流媒体也和往年一样一声不吭,但这种沉寂很快就被全国各地的纪念活动的红旗所打破。“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我敢断定,还清白于毛泽东的日子不会远了,当工农大众走上历史舞台发出正义之声时,当人民群众有权编写那段历史时,那一定是“还清白于毛泽东”之日,所以,只有当人民有发言权时,我们才可以说:历史是由人民写的!

作者:李华亭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本类固顶
  • 没有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