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哲心论道 >> 内容

上善若水-长林:对当今教条“革命派”之观察与剖析 

时间:2014/4/18 14:28:02 点击:

  核心提示:对当局的政治态度和应对策略:听其言,观其行,对事不对人,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具体对待,符合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和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共同利益的,就旗帜鲜明地坚决拥护和支持;不利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和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共同利益的,就善意积极合情合理地批评和建议;背叛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和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共...




对当今教条“革命派”之观察与剖析 

 

作者:上善若水-长林



在当今中国社会,有那么一些似乎在太空中生活、不食人间烟火的“高人”——教条僵化“革命派”。在社会现实中,此类“革命派”,可以说是典型的集幼稚病、浮躁病、狂躁病、臆妄病、极端病于一身的综合并发症严重患者。他们“高”就高在:目空一切、蔑视一切、指责一切,否定一切。在他们那里,这社会上除了他自己纯而又纯、真而又真以外,其他人都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非无产阶级;都不是真正马列主义者;都不是真正无产阶级革命者......他们最大的特长就是能熟记熟背马列毛的许多经典著作文章和理论语录并用此去机械的僵死的坐而论道的套论评点事物。他们的观点、言论和文章都是企图站在“高瞻远瞩”的层面,指点江山、横扫一切。

然而,那些教条僵化“革命派”们的观点、言论和意志在社会客观现实中又未必能达到其预期目标和效果。因为:

第一,那些教条僵化“革命派”们对当今中国社会上最众多的芸芸老百姓的生存、生活、生产等各方面的真实社会诉求、意愿和心态,缺乏应有的深入社会深入群众深入实际地考察和了解,他们的主观愿望严重脱离社会现实,脱离最大多数群众老百姓的现阶段的真实心态、社会诉求和意愿。他们只会自我关起门来做“学问”、闭着眼就发议论,自我感觉良好,实则自我孤立。

第二,那些教条僵化“革命派”们的高论,貌似纯粹的无产阶级“马列毛”,实则是脱离中国社会上最众多芸芸老百姓生存、生活、生产等各方面真实社会诉求、意愿和心态的幼稚病、浮躁病、狂躁病、极端病、臆妄症;貌似公允实则偏颇,断章取义、曲解别人的主张,来“证明”别人的“错误和荒谬”。譬如,在“重庆共富探索”和薄熙来问题上,“特色党”官僚买办特权资产阶级既得利益统治集团和右派的头脑十分清醒,认准那是“文革余孽”、“复辟毛泽东文革极左路线”,而予以疯狂残酷的绝情剿杀,绝对置于死地。而教条僵化“革命派”的“高论”是,薄熙来在“重庆共富”探索实践中,没有公开、彻底脱离邓江湖资本主义复辟“改革”路线,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公有制”的问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无产阶级专政和恢复无产阶级政治路线与社会主义道路问题,他们由此把“公平正义、共同富裕”的“重庆共富实践”认定为资产阶级的“机会主义”和“改良主义”;把薄案认定为统治集团内部争权夺利的狗咬狗权利斗争,而采用轻蔑地冷嘲热讽态度。譬如;党的十八大后,有政治远见和智慧的仁人志士对习中央主张了十分理性的政治态度和应对策略:听其言,观其行,对事不对人,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具体对待:符合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和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共同利益的,就旗帜鲜明地坚决拥护和支持;不利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和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共同利益的,就善意积极合情合理地批评和建议;背叛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和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共同利益的,就旗帜鲜明有理有据有节地坚决反对和斗争。这对于真正的马列毛主义者和共产党人来说,应当既是政治立场问题也是政治策略问题(二者同样都是真共产党人的生命线)。这原本是十分简单、合理的基本道理,但却被那些教条僵化“革命派”非要搅浑、否定不可。在那些教条僵化“革命派”们“法眼”里,不分青红皂白、不加分析、不加区别的一概而论,一切人都成了一概被指责的异己分子,一切事都成了一本理不清的糊涂账。当今社会现实中,人们不难发现,每当民众阵营里的仁人志士向“中国特色”官僚买办权贵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西方霸权资本主义侵略势力及其卖国汉奸走狗势力作艰难殊死斗争时,需要他们发声发文、出钱出力并肩战斗和盟军支援之时,他们却装聋作哑,缩头乌龟,不仅见不到他们声援支持的声音和身影,还要面临他们隔岸观火、冷嘲热讽的蔑视态度,甚至还要遭遇他们躲在阴暗角落里发来的冷箭、放来的黑枪、打来的横炮。

第三,考量一种理论的科学性和正确性,并不完全是看它的振振有词和慷慨激昂,而更多得是要检验它的社会利害性、实际可行性和实践操作性。同样,考量一种现实革命理论的科学性和正确性,更不能只看它的高谈阔论、振振有词和慷慨激昂,不仅要考量它是否符合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和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的近期利益、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而更多得是要检验它在当今中国社会广大民众老百姓中的现实阶段性的实际认同程度、支持程度特别是参与程度。在目前的中国社会,“暴力革命”的发力点在哪里?根据地在哪里?领袖人物、领导力量和核心力量在哪里?靠你,你具备有人民群众领袖应有的综合素质(超常智慧、组织领导才能、群众威望、人格魅力等)吗?(一滴水可见太阳,顺便问一句:当你发表高谈阔论时,你的亲朋好友、你的同学、同事、街坊邻居、周围人群中的支持率有多高?你的群众基础、社会基础有多广泛?你的队伍人数有多少?力量有多大?)

“中国特色”“特色党”特别是“邓三科梦特色理论”,在中国社会各个领域、各种人群、各个层面经过30多年孽生、泛滥、洗脑,比其它那些邪恶东西具有更大的蛊惑性、欺骗性和毒害性。与此做斗争,我们必须要用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科学理论作思想武器,必须要以中国社会最广大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作坚强后盾和政治基础与社会基础,更需要的是发扬毛泽东主席的精神,把握毛泽东主义的精髓,运用毛泽东思想的智慧。而不是夸夸其谈、纸上谈兵、脱离国情、脱离社会、脱离群众、脱离现实的狂躁症和幼稚病。

那些教条僵化“革命派”们,脑子里尽是马列毛经典著作和语录(而不是马列毛科学理论活的灵魂智慧和精神要义),手中拿得是只照别人不照自己的手电筒,思想意识里信奉得是本本主义和教条主义。他们看问题发议论往往机械化、教条化、僵固化、极端化、绝对化。古往今来不乏他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身影和实例,譬如:古代长平之败的那位赵括,街亭之败的那位马谡;近代的形极左实极右的“海归派”“革命精英”王明、博古之流。此辈给革命事业所造成的惨重损失不比凶恶的敌人小。

那些教条僵化“革命派”,实际上一个孤家寡人,一个光杆司令,却没有自知之明地天天空喊着要打倒这个推翻那个,这与一个揪住自己的头发宣称自己要离开地球的神经病患者的胡言乱语有何区别?

人类自从发展进入阶级社会后,“武装” 、“暴力” 和“战争”就是不同阶级、不同利益集团生死斗争的形态最大化。而“暴力革命”则是被统治、被压迫、被剥削阶级,反抗并推翻统治、压迫、剥削阶级的最高斗争方式。若没有坚实的武装力量和猛烈的暴力革命做坚强支持,其它革命斗争都将会软弱无能和苍白无力。中国的无产阶级要取得彻底的翻身解放,当家作主,公平正义、共同富裕的革命胜利,必须要自我组织起来,用革命的两手、三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三手,用革命的武装力量和革命的暴力手段,坚决反抗并坚决推翻一切压迫、剥削我们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的反人民统治阶级、剥削阶级,坚决反抗并坚决推翻一切欺辱、鱼肉我们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的官僚买办权贵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建立并捍卫牢固的长治久安的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当家作主的无产阶级专政国家政权。在这个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科学社会主义核心理论问题上,笔者并不糊涂,并不浅薄,至少不会比那些“纯粹革命派”,的认识理解差。

稍微有一点正常思维能力的人都应当明白,“暴力革命”不是“纸上谈兵”和“关门造车”,更不是躲在旧上海租界,臆想着指挥全国“暴力革命”,“夺取中心城市”,“一省胜数省”,“迎接中国革命高潮”那样滑稽。“暴力革命”必须是要有前提条件的,除了阶级矛盾激化程度,阶级斗争尖锐程度、人民大众觉悟程度,还有国内的,国际的,政治的,经济的,军事的,文化的,力量对比等多种因素。尔辈不把握这些要素来空喊“暴力革命”,浅薄不浅薄?幼稚不幼稚?

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你死我活的斗争,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那些教条僵化“革命派”在“理论”上常常能够说得头头是道,而在实际中却往往混账的一塌糊涂,成天“窝里斗”、起内讧,往自己阵营里打横炮,还自以为最革命。

那些形左实右的极端分子即教条僵化“革命派”的危害性并不比右翼势力小。他们只会搞内耗“窝里斗”,今天批判这个明天批判那个,所有人都不入他们的“法眼”;今天打倒这个明天打倒那个,其实他们的周围根本就没有赞同和支持的群众。他们只会闭着眼睛空喊一些严重脱离社会实际、脱离国情民情的毫无可行性和操作性的极端口号,比那位大战风车的唐·吉诃德有过之而无不及。其实,他们地地道道的是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害群之马”。

倘若尔辈的智商很高、战斗力很强,还是集中火力揭批、反击邪恶病毒之源头原罪——“中国特色”法西斯抢劫式资本主义“改革开放”思想文化路线(“邓三科梦特色理论”)、政治路线、经济路线、组织路线和“特色党”官僚买办汉奸权贵资本主义既得利益集团罪恶行径吧,那才是尔辈真正用武之地和主战场。打横炮、窝里斗、起内讧,你算什么鸟本事???

笔者在此严正声明,笔者不仅不反对劳苦民众反抗剥削阶级的“暴力革命”,而且十分赞同和支持劳苦人民大众反抗剥削统治阶级的“暴力革命”。倘若尔等能在当今中国国情、社情与民情的局势下,有号召、组织起一支有广大人民群众支持参加的反抗剥削阶级的“暴力革命”队伍,在三五年时间打倒推翻“中国特色官僚买办权贵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的能量和实力,笔者百分之百地铁心跟着尔等进行反抗剥削统治阶级的“暴力革命”,绝不退缩。倘若尔等根本就做不到也压根儿就不是那块料,那就奉劝尔辈最好收敛一下夸夸其谈、好高骛远、志大才疏、眼高手低的臭毛病和劣根性,多少找回一点自知之明,己所不能,勿责于人,别再来不知天高地厚地指责别人。

作理论,不需要云里雾里,故弄玄虚。道理很简单,能够在当今中国社会得到广大民众老百姓广泛理解、认同并合力支持、参与的合理主张,能够在当今中国社会有利于广泛地觉悟群众、发起群众、团结群众、组织群众的理论主张,就是正确的、可行的。否则,任凭你再如何高谈阔论,也于时于事于世无益。

纵观人类社会发展史,古今中外,古往今来,够格被称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的圣贤之人,唯有毛泽东和毛泽东主义!而那些本事不大、欲望不小、志大才疏、眼高手低、嘴尖毛长的形形色色的各种所谓自诩(或他诩)“某某领袖”们,只不过是形形色色的跳绳小丑而已,尔辈只会是闹腾得越凶,被民众被社会被历史淘汰得越惨。

作者:上善若水 录入:上善若水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