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心为公 >> 内容

孙锡良:道理

时间:2021/1/13 8:38:34


道理


作者:孙锡良


       中国有句老话叫“四十而不惑”,我左思右想,总感觉这句话应该只适用于圣人,平常人是做不到的,不要说四十,就是活到死,多数人恐怕还是个糊涂虫。

       今天的标题是“道理”,实际说的全是没道理的道理。当然,这些“没道理”却又是适应社会必须明白的基本道理。

       既是讲道理,就不妨拿自己先开刀。

       坦白说吧!到了我这个年纪,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能活得衣食无忧,不无耻是不太可能的,无非是习惯于随大流用“理由”来解释无耻,或者说用“比我更无耻的人多着”来做遮羞布。所有不良现象,我都是旁观者,但未必有勇气指出不良。很多错误做法,我很可能就是参与者,一种“工作性参与”。为了衣食无忧,无耻就成了人生一部分。

      不管高尚还是无耻,要活下去,不还得阳光开朗一点。什么是阳光开朗?照我理解,就是不问大小道理,直接把自己扔进时代的大潮便是,顺流而下,有明媚阳光,逆流而上,则会让你活到怀疑人生。

        〓〓穷可以有故事,穷一辈子就不可能有故事。

       人不出名,就没有故事,一出名,“穷过”可能就是最励志的故事。

       有些人,其实并没有穷过,为了让“成功”的内核中包含更多传奇色彩,必须有“穷”的历史,哪怕是相对贫穷,也要浓墨重彩地书写一章。马富豪,任老板,以他们的家庭,对比当时的普通家庭,都不算穷,但“穷”仍是他们的重要故事情节。没有“穷”过的成功,伟业会显得有些暗淡。

       亿万底层群众,咱们就不要模仿名人,你真要是穷一辈子,绝不可能留下故事,如果幸运地被写出故事,那可能是地方政府把你作为贫困典型宣传。

        〓〓礼轻情义重,真轻了,情可能就不重了。

       如果你是真穷,礼轻点,人家会感受到你的情义重。如果你不穷,真送轻了礼,人家就不会认可你的情义重。

       2015年,有位朋友住院,得的也不是什么大病,大家一起去看他,没有打红包,就提了个果篮。事后间接得知,该先生很不高兴,说大家对他不够尊重。

       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显于声。

       时代的风气变了,送礼,“尽力”比“尽心”更讨人喜欢,情反倒是没有人愿意花很多心思去琢磨了。

        〓〓祸从口出,更是从心出。

       唐朝时候,有个才子叫孟浩然,唐玄宗让他诵诗,他竟吟出“不才明主弃”的句子,这一下子就苦恼了皇帝,愤然赐他归隐。

       后人说是孟浩然出言不慎。其实不然,言为心声,口只是内心想法公开化的一个语言工具,口里的不满早已经在心里打了底稿。

       哑巴为什么痛苦却无忧?痛苦,是因为心里的话无法用口表达出来;无忧,是因为无法直接表达,自然就没有祸从口出的机会。常人从中发现了新的做人道理——装哑巴,遇事不吱声,沉默亦是金。

       脱口而出的话,未必正确,但通常是真心话,惹人嫌,不招人恨。缜密思考之后的发声,“正确率”应该更高,但大部分不是真心,它是综合各种需要及揉合各种情绪的冠冕之物。

        〓〓上层人可恨,底层人可怜。

       过去,中国的社会阶层分为士、农、工、商。士劳心,农劳力,一个究天,一个究地,这两个阶层最受尊重,后两个阶层较之为轻。

现在,社会变了,阶层划分方法不一样了,简单点讲,只分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再形象点讲,又可以描述为金字塔顶、中、底三层。顶部最受向往,它拥有权或钱,底部最为可怜。

       中国自从激活资本以后,上层人就被多数人恨着,底层人就被中上层可怜着。

       然而,这未必全正确,上层人未必都可恨,也有不少可爱的。底层人也未必都可怜,也有不少可恨的,底层人的相互倾轧正演化为一种新的中国生态。

        〓〓英雄可以崇拜,崇拜的不一定是英雄。

       走入社会之初,我是进到工厂工作,干了近十年,那个时候,我特别崇拜专家和教授,感觉他们是极其的高不可攀,甚至可以说是神一般的存在。

       后来,自己追求了一点小进步,就换个了工作,有机会接触到太多的专家与教授。

       又有二十来年过去了,我至今仍然没有搞懂专家和教授的内涵,但我真真切切地理解了“神”的含义。

        〓〓是金子总会发光,但发光的未必是金子。

       这句话,应该可以作为形式逻辑举例用,金子会发光,肯定没有问题,会发光的东西很多,当然不一定是金子。

       近些年,中国特别流行“金”字表达,做生意的要挂金字招牌,当官的想留下金杯银杯,搞教学的还弄出个金课。虽然都有个“金”字,但若送去化验成分,未必都是金,部分东西,我说的是部分,恐怕连铜都不如。

       本来是金钱,但“钱”字讲不出口,便被隐去,留了个“金”字。

       唱戏,都是要化妆的,也就是要给脸部以伪色调,其目的是更能吸引观众和打动观众,人人都在唱戏,伪色调便是真色调。

         〓〓虚伪留给别人,诚实属于自己。

        应该讲,我已经活完了人生的大头时间,见的人和事也基本接近社会全貌了。

       不过,迄今为止,我还未碰到一个人主动承认自己是个不诚实的人。与此同时,我们都把不诚实、虚伪、造假、欺骗、造谣等恶言戴在了别人头上。

       孩子的特性几乎大部分复制了家长的特性,但家长训斥孩子时的理直气壮完全把自己置身事外,很少会有家长深刻揭露自己的劣质去对照孩子的缺点。

       学生读书时的坏毛病和工作后的坏毛病,有很大一部分来源于老师,老师要求学生不能去做的事情,自己一直都在做,只是老师总以为学生不知情,其实小青年们精灵得很。

       为什么说师风师德重要?因为这个风是无孔不入的,这个德是无处不显的。

      上山朝神跟你走,何须一步一回头?老师,家长,后辈时刻在看着你的背影,可得小心啊!

        〓〓不管有钱没钱,你都要快乐!

       有钱人,有快乐,也可能不快乐。

       要是真的没钱,你就真的无法快乐。

       私有时代,人生达观,是一种境界,不是一种常态,思想家可以用精神来补充物质营养的不足,常人却做不到。

       鸟儿不用钱,它可以随时欢快地歌唱。人就不行,没有钱,看着人家吃肉、喝酒、娱乐、穿新衣、赏花、跑马等,你会流口水,你会很自卑,你会对不起老婆孩子,你会感觉白天亦是黑夜。

       我有个好朋友,年赚上百万,总是对我讲:“钱多钱少不重要,重要的是快乐。”

       他绝对是无心的,他懂得快乐的重要性。但是,他的话需要注意对象,对我影响不大,如果面对一个月薪只有一两千元的劳动者讲这些话,人家会很不高兴,两个人的“快乐”完全不合拍,甚至不在同一个世界。

       时下正值极端寒冬,于穷人,一夜新雪断小酒,于富人,四季高霜仍欢歌,钱是有用的。

        〓〓杯子有底,欲望没有底。

       我并不喝酒,但席间见过酒杯。过去的酒杯很简单,跟喝水的杯子无异。近两年,我发现酒杯也变异了,你看到的那个底其实并不是酒底,所谓的底,其实是在杯子的正中间。

       当然,无论怎么改结构,酒杯终究还是有底的,顶多也就是个障眼法。

       人的私欲就是真的无底。

       一百多年前的清朝末年,洋教士格列佛在笔记中写道:中国官员已经堕落彻底了,不可救药了。

       实际上,这个教士的“彻底”远不是官员的底,一年清知府,不过十万雪花银,赖小民的一笔腐朽收入就是六个亿,得换多少雪花银?

       底,是越挖越深的,不挖,你就见底了,再挖,下面还有底。

        〓〓没有成功,别怀太多乡愁。

       又快过节了,归乡人儿多了,归不了乡的人便散发着乡愁。

       余光中留有《乡愁》,那是因他成功了,如果他是我,即便句子一样,也只能化作污泥。

       普通人,更多是思亲,乡愁的意义不大,不是不爱家乡,是家乡并不真爱你。

        你若成功,回乡便满是虚荣,那是乡亲的热情。

        你若潦倒,回乡只剩下“乡里愁”,那是乡亲的冷眼。

       舞台小天地,天地大舞台,人生如果是戏,世界便是舞台,家庭权当练功房,你对角色的诠释深度也许就是自己人生的精彩度。

       外国的情形我不知道,中国的道德现实是可见的,它已经如同即将消亡的语言,亦如同需要保护的文化遗产,再过若干年,寻找道德,恐怕就是考古学家的任务了。

       泪珠洒落在同一片土地,抬眼看到是同一片天空,文化道理和现实道理如果不能归一到那个“同”字,社会便是各怀鬼胎的丛林,文明是用来相互欺骗的道具。

       

       附言:

        1.如何评价特朗普的推特帐号被封?答:“我可以不同意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是公知向大众宣传的口头禅。这下就惨了!在任总统都被禁言了,并且是在没有被法律判定有罪的前提之下。这个事件的本质在哪里?在美国资本万能。特朗普被权贵恨到如此程度,即使坏,也还不算最坏。

        2.如何看待当前的疫情防控?答:相信中国政府,尽管形势比较复杂,但应该可以控制。这里需要引起重视的是,病毒的输入源到底是谁?信息需要透明,避免谣言四起。

       3.如何看待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即将访台?答:请大家看我的《连续的时间》,形势全在里面。这次所谓的美台外交,是典型的非法官方外交,层级很高,具有国际负面意义。不能以“特朗普最后的疯狂”淡化,后面的事情会连续。

写于2021年1月9日星期六

作者:孙锡良 来源:网络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本类固顶
  • 没有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