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心载道 >> 内容

上善若水-长林:漫话当今左翼内幼稚和狂躁病症患者

时间:2014/11/9 0:10:26 点击:

  核心提示:怎样才能使人民群众在正义和真理的旗帜下最大限度地凝聚团结起来?毛泽东主席以其伟大英明的一生实践,为我们做出了极其光辉的楷模典范:这就是融集古今中外至尊圣贤之精华大成:毛泽东智慧、毛泽东理论、毛泽东精神、毛泽东境界、毛泽东胸怀、毛泽东情操、毛泽东品德、毛泽东人格魅力。 所谓左翼阵营,从阶级成分上和共...




漫话当今左翼幼稚和狂躁病症患者


作者:上善若水-长林

 


引言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伟大的人民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逝世,意味新时代人类发展历史社会文明的灯塔和红太阳陨落。

一九七六年日,那场邪恶偷袭正义的旷古黑暗的颠覆性的反革命宫廷政变,将真正的马列主义者和共产党人打为阶下囚。

由此,当代那些比“胡汉三”还凶恶N倍的死不悔改的走资派修正主义集团上台,篡夺了党政军最高领导权和国家政权,一心想着骑在劳动人民大众头上作威作福的官僚权贵剥削阶级卷土重来,势不可挡地颠覆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性质和社会制度,半封建半殖民地性质的官僚买办特权“中国特色”资本主义在中华大地上异常残酷的复辟。

由此,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特别是真正的马列主义者和共产党人被迫沦为弱势群体,重吃二遍苦重受二茬罪的厄运像冬天的酷霜和冰雪漫无天日笼罩在他们身上。

“解放思想”、“改革开放”、“中国特色”,使曾经艳阳高照、阳光明媚的新中国中华大地在三十多年的变天过程中,造成官场腐败、黄赌毒黑、假冒伪劣、坑蒙拐骗肆虐横行且泛滥成灾;公平正义和人间道义遭邪恶攻击,社会伦理道德沦丧;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基尼系数名列全世界前茅;演变为新生官僚买办特权剥削阶级既得利益集团的淫乐天堂;退化为最广大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大众的苦难地狱;沦陷为外国侵略扩张霸权资本主义的新殖民地“农场”、“牧场”、“渔场”。

然而,正义与邪恶、文明与丑恶、统治剥削阶级与被压迫被剥削阶级的矛盾斗争是人类社会发展前进的基本规律。正如毛泽东主席所说,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抗。三十多年来,无数忠诚并誓死捍卫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科学真理和科学社会主义的真正马列毛主义者和共产党人,面对“中国特色”恐怖无处不在的恶劣政治和社会环境,从未放弃、停止过与修正主义走资派新生官僚买办特权剥削阶级集团的坚决抗争——一个尽管处于明显斗争劣势地位但却视死如归的左翼阵营始终在坚强不息的战斗着。

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和方法观察问题,我们就会发现,从全局总体上讲,民众是创造社会历史并推动历史发展前进的动力和主体;从局部个体上讲,民众又是一个个处于被强权者统治地位的弱势群体。就像散状的一粒粒泥沙、一棵棵小草、一滴滴水珠,不具有抗击敌对势力的实际力量。散状的一粒粒泥沙、一棵棵小草、一滴滴水珠只有凝聚团结起来,才可能形成任何反对势力都不能颠覆的辽阔大地、广袤原野、浩瀚江海。换句话说,人民群众只有在正义和真理的旗帜下最大限度地凝聚团结起来,才能够战胜任何邪恶敌对势力。

怎样才能使人民群众在正义和真理的旗帜下最大限度地凝聚团结起来?毛泽东主席以其伟大英明的一生实践,为我们做出了极其光辉的楷模典范:这就是融集古今中外至尊圣贤之精华大成:毛泽东智慧、毛泽东理论、毛泽东精神、毛泽东境界、毛泽东胸怀、毛泽东情操、毛泽东品德、毛泽东人格魅力。

所谓左翼阵营,从阶级成分上和共同利益和根本利益来讲,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大众人数占全国总人数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但由于处于被统治甚至是被剥削被压迫的社会地位,其政治地位、经济地位、社会地位和话语权地位上却十分低微弱小。

左翼阵营若要想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法制、社会、舆论和话语权上争取得到应有的平等地位,名正言顺理直气壮地表达和捍卫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真理和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共同利益与意愿意志诉求,就必须求大同存小异,组织结成最广泛的人民大众统一战线,团结起来形成排山倒海的战斗合力。

纵横观察当今左翼阵营,说句难听的话,可谓是“乌合之众”,一盘散沙。本来就已经处于弱势地位,却形不成强劲的群众凝聚合力与强大的集体战斗力。要么是“忠义堂”的“宋江哥哥”们在“忠心耿耿”的误导民众;要么是极端教条革命派“王明”、“李德”们在经常闹窝里斗,枪口对内,同室操戈打横炮。把本该用于与剥削统治阶级作斗争的力量在内部窝里斗中消耗掉。

毛主席曾讲过:凡有人群的地方,都会有左中右三种思潮的存在,我们需要得是正确的主张与正确的引导。本文就当今左翼阵营里的右倾思潮即“宋江哥哥”现象和极左思潮即“王明”、“李德”现象,做一些初步的剖析,但愿以此为戒。本文权当抛砖引玉。

 

二.浅评“宋江哥哥”现象

 

当今左翼阵营里,活跃着一些精英级别的“宋江哥哥”。

他们的显著特征是,忽而热情万丈,忽而悲观失望。总是爱犯过高估计“特色党”统治集团顶层核心们的思想觉悟和政治伦理道德的幼稚毛病,也总是爱犯过高估计自己能量、过高估计形势有利因素、在乐观和悲观情绪上摇摆不定的幼稚毛病。常常是“特色党”统治集团顶层核心们一句言不由衷的人话、一个装模作样的作秀举止,都会让“宋江哥哥”们激动的热泪盈眶,高兴的手舞足蹈,什么“毛泽东第二”,什么“人民胜利了”,什么“高潮到来了”之类的欢呼溢美之词满天飞。他们尽管对“特色党”统治集团顶层核心极力讨好卖乖,却就是得不到“特色党”统治集团顶层核心们的丁点儿赏识,但还总不甘心地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着期望与失望的悲情游戏。

明明是“特色党”已经在政权、政治、经济、法治、教育、文化、舆论等各方面实行专权到铁板一块,作为社会主义国家领导阶级的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已经沦为弱势群体,真正马列毛主义捍卫者和真正共产党人在政治舞台上,被剥夺了主导权、决策权、建议权、监督权、否决权、话语权、发言权,已经从上到下从内到外被打压排挤到边缘化境地,连个表达捍卫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科学真理、捍卫科学社会主义制度、捍卫社会主义人民民主专政国家政权的正当诉求的合法舆论平台都争取不到。还非要高谈阔论的妄谈社么“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决战现在正处于相持阶段,并很快就会由相持阶段向决胜阶段大转折。”“当前的主要任务就是要坚决支持某某为首的党中央,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事实和现实果真是那样吗?答案很简单:显然不是。

   “宋江哥哥”们的主观愿望是良好的,他们期望“特色党”执政集团尤其是领导核心层在某一天会良心发现,会改邪归正,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逐步回到毛主席科学社会主义真理和科学社会主义路线道路上来,逐步归还属于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大众的利益,逐步归还新中国社会主义所有制晴朗朗、清净净、暖融融的艳阳天。

但由于“宋江哥哥”们对“特色党”执政集团尤其是领导核心层的剥削阶级本质和其反毛反共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阶级本性缺乏足够的认识和警惕。他们一路来老是幻想着依赖当代“明君”横空出世扭转乾坤,因而他们“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反丞相秦桧不反高宗赵构”,以其太高太高的期望值,从江湖老大一个接一个地一路捧臭脚捧过来,到头来,“特色党”执政者得了便宜却并不领情。这里略举一两例热脸贴不上冷屁股的例子,譬如,的狂犬病绝症患者茅于轼、袁腾飞之流,在官方的袒护和纵容下,或上中央电视台开讲坛,或登高等学府和庙堂办讲座,可以到处肆无忌惮的散发恶毒反毛反共发社会主义违宪违法言论;而积极主张拥习的左翼人士却处处遭受打压,寸步难行。又譬如,“保党”、“整党”、“清党”(以及什么“新社会主义理论”等等)等一系列“改良”主张,真可谓是天理昭昭,用心良苦,而其结果是连自己基本的合法言论和行动都“保”不了。再譬如,这次由“特色党”执政集团顶层核心主持的“文艺座谈会”上,各路神仙和各路妖魔鬼怪都被邀请上座,而在这次“神仙会”上唯独不见有那些热心拥习的左翼“神仙”半个踪影。

更为可悲的是“宋江哥哥”们诸多忠勇可嘉的改良妙策与建言不仅没有得到顶层核心的赏识和采纳,反而间接地提醒了当代的“赵高宗”和“秦丞相”们,与中外反毛反共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邪恶势力联手痛下杀手,酿成了二十一世纪的“岳飞”“风波亭”悲剧。

现实告诉人们,“宋江哥哥”们的良好幻想说辞,在有意无意之间一次次帮助“特色党”执政集团缓解了人民大众的斗争反抗情绪,在客观上起到了忽悠民众老百姓,维了不该维的“稳”的糟糕效果。

 

三.浅评“王明”、“李德”现象

 

在异常复杂凶险的当今中国社会,“中国特色”“特色党”执政集团特别是“邓三科梦特色理论”,在中国社会各个领域、各种人群、各个层面经过30多年孽生、泛滥、洗脑,比其它那些邪恶东西具有更大的蛊惑性、欺骗性和毒害性。与此做斗争,我们必须要用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科学理论作思想武器,必须要以中国社会最广大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作坚强后盾和政治基础与社会基础,更需要的是发扬毛泽东主席的精神,把握毛泽东主义的精髓,运用毛泽东思想的智慧。而不是夸夸其谈、纸上谈兵、脱离国情、脱离社会、脱离群众、脱离现实的幼稚病和狂躁症。

然而,在当今中国社会的左翼阵营里除了有那么一些“可爱”的“宋江哥哥”们外,还有那么一些更为可恶的似乎在太空中生活、不食人间烟火的“高人”——“王明”、“李德”之流的教条僵化“革命派”。

列宁在《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著作中,曾严肃批评“左派”拒绝在反动工会里工作、抵制资产阶级议会、反对任何妥协等错误策略。列宁指出:制定策略决不能只根据革命情绪,而必须对各阶级的力量及其相互关系作出严格的客观估计。列宁教导革命政党必须把原则的坚定性和策略的灵活性结合起来,必须利用敌人之间的一切矛盾,在不牺牲原则的前提下找到适当的妥协形式,以争取大量的同盟者;应当充分掌握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一切形式,把合法斗争和非法斗争结合起来;应当善于把整个工人阶级和大多数劳动群众争取过来,共产党员应该到一切有群众的地方去工作,为此甚至应当参加为反动分子所掌握的工会和资产阶级议会。书中强调各国革命政党在制定革命策略时应根据本国的具体情况来运用共产主义的基本原则。

毛泽东曾经说过,凡是有人群的地方,都可能存在左中右三种倾向的人。在当今“中国特色”社会,无论是既得利益集团还是民众老百姓,都不是铁板一块,都存在各自的核心层、骨干层、基本层和外围层。工人阶级革命群众反对官僚买办特权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和官僚买办特权资本主义复辟势力的革命斗争,只能是99%反对1%的斗争,而绝不能搞成60%反对40%的斗争。官僚买办特权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和官僚买办特权资本主义复辟势力虽然在人数上是绝对的极少数,但因其掌控着当今中国社会约计70%以上的物质财富,掌控着当今中国的经济命脉,掌控着当今中国的党政军领导大权,掌控着当今中国的司法、专政工具和舆论宣传工具,其势力是非常强大的。因此在这场艰难困苦的斗争中,首先,无产阶级革命群众必须广泛地、紧密地团结起来,形成一个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固不可破的坚强力量,千万不可一盘散沙,千万不可派别林立,千万不可“窝里争斗”。其次,必须有效地切割既得利益集团势力,把既得利益集团的外围层和基本层与顽固势力切割开来并积极争取联合到支持革命群众的这一边来,最大限度地孤立打击官僚买办特权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顽固势力。用最充分的事实证据,揭露修正主义官僚买办特权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顽固势力的汉奸国贼邪恶行径:打着“解放思想”、“改革开放”的旗号,制造出足令世界瞩目的官僚特权腐败、贫富悬殊、两极分化的黑暗社会,把占人口80%以上劳动人民大众再次推进重受六座大山压榨的苦难深渊;把好端端的新中国活生生地沦为美国霸权资本主义控制下的殖民“中美国,饱受外敌霸权资本主义的经济剥夺、政治渗透、文化侵略、军事恐吓。让官僚买办特权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顽固势力的汉奸国贼邪恶行径,最充分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最充分的暴露在全国亿万人民大众面前,以便使只占人口极少数的官僚买办特权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顽固势力彻底陷入全国亿万人民大众人人愤恨、人人喊打的滔天火海之中。这才是我们每一个捍卫毛泽东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共产党人应当深层次地思考、全身心地实践的正确之事。

党的十八大后,有政治远见和智慧的仁人志士对习中央主张提出了十分理性的政治态度和应对策略:听其言,观其行,对事不对人,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具体对待:凡是符合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和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共同利益的,就旗帜鲜明地坚决拥护和支持;凡是不利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和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共同利益的,就善意积极合情合理地批评和建议;凡是背叛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和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共同利益的,就旗帜鲜明有理有据有节地坚决反对和斗争。这对于真正的马列毛主义者和共产党人来说,应当既是政治立场问题也是政治策略问题(二者同样都是真共产党人的生命线)。这原本是十分简单、合理的基本道理,但却被“王明、“李德”之流非要搅浑、否定不可。在那些“王明、“李德”之流“法眼”里,不分青红皂白、不加分析、不加区别的一概而论,一切人都成了一概被指责的异己分子,一切事都成了一本理不清的糊涂账。当今社会现实中,人们不难发现,每当民众阵营里的仁人志士向“中国特色”官僚买办权贵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西方霸权资本主义侵略势力及其卖国汉奸走狗势力作艰难殊死斗争时,需要他们发声发文、出钱出力并肩战斗和盟军支援之时,“王明、“李德”之流却装聋作哑,缩头乌龟,不仅见不到他们声援支持的声音和身影,还要面临他们隔岸观火、冷嘲热讽的蔑视态度,甚至还要遭遇他们躲在阴暗角落里发来的冷箭、放来的黑枪、打来的横炮。

时至今天,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你死我活的斗争,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王明、“李德”之流在“理论”上常常能够说得头头是道,而在实际中却往往混账的一塌糊涂。现实中人们不难看到那些貌似“正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者”“纯粹的革命派”——王明、“李德”之流,整天闹腾“唯我独革”、“唯我独正”、“唯我独尊”的“窝里斗”丑陋现象。他们虽然对官僚买办特权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和官僚买办特权资本主义复辟势力恨得咬牙切齿,但又分辨不出主要敌人阵营、朋友阵营和盟友阵营。在官僚买办特权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当道的“特色”局势下,好不容易走出来个敢于喊出并着力实践“共同富裕”的政治改良,好不容易站出来个敢于主张“唱红打黑扫黄种绿、愿意领导人民群众实施“共同富裕”战略的领导人,结果必然会遭到官僚买办特权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和官僚买办特权资本主义复辟势力的疯狂打压围剿,而此时,“王明、“李德”之流则充分扮演了极不光彩的“皇协军”角色,他们跳出来对政治改良和其领导人横加指责:“‘共同富裕’是资产阶级的虚假口号”等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很明显,“王明、“李德”之流不管其本意如何,实际上则是在无形中充当了官僚买办特权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和官僚买办特权资本主义复辟势力的帮闲、帮凶,助纣为虐,干的是在同盟军伤口上撒盐、胸口上捅刀子的愚蠢之事。

人类自从发展进入阶级社会后,“武装”、“暴力”和“战争”就是不同阶级、不同利益集团生死斗争的形态最大化。而“暴力革命”则是被统治、被压迫、被剥削阶级,反抗并推翻统治、压迫、剥削阶级的最高斗争方式。若没有坚实的武装力量和猛烈的暴力革命做坚强支持,其它革命斗争都将会软弱无能和苍白无力。中国的无产阶级要取得彻底的翻身解放,当家作主,公平正义、共同富裕的革命胜利,必须要自我组织起来,用革命的两手、三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三手,用革命的武装力量和革命的暴力手段,坚决反抗并坚决推翻一切压迫、剥削我们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的反人民统治阶级、剥削阶级,坚决反抗并坚决推翻一切欺辱、鱼肉我们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的官僚买办权贵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建立并捍卫牢固的长治久安的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当家作主的无产阶级专政国家政权。在这个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科学社会主义核心理论问题上,凡有点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常识的人都懂得,且远比那些“王明、“李德”之流的认识理解要高明得多、全面的多

稍微有一点正常思维能力的人都应当明白,“革命”不是“纸上谈兵”和“关门造车”,更不是躲在旧上海租界,臆想着指挥全国“革命”,“夺取中心城市”,“一省胜数省”,“迎接中国革命高潮”那样滑稽。“革命”必须是要有前提条件的,除了阶级矛盾激化程度,阶级斗争尖锐程度、人民大众觉悟程度,还有国内的,国际的,政治的,经济的,军事的,文化的,力量对比等多种因素。“王明、“李德”之流不把握这些要素来空喊“革命”,你说浅薄不浅薄?

考量一种理论的科学性和正确性,并不完全是看它的振振有词和慷慨激昂,而更多得是要检验它的社会利害性、实际可行性和实践操作性。同样,考量一种现实革命理论的科学性和正确性,更不能只看它的高谈阔论、振振有词和慷慨激昂,不仅要考量它是否符合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和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的近期利益、长远利益和根本利益,而更多得是要检验它在当今中国社会广大民众老百姓中的现实阶段性的实际认同程度、支持程度特别是参与程度。在目前的中国社会,“暴力革命”的发力点在哪里?根据地在哪里?领袖人物、领导力量和核心力量在哪里?试问那些王明、“李德”之流,你具备有人民群众领袖应有的综合素质(超常智慧、组织领导才能、群众威望、人格魅力等)吗?(一滴水可见太阳,顺便问一句:当你发表高谈阔论时,你的亲朋好友、你的同学、同事、街坊邻居、周围人群中的支持率有多高?你的群众基础、社会基础有多广泛?你的队伍人数有多少?力量有多大?)

王明、“李德”之流可憎是,他们的“高论貌似纯粹的无产阶级“马列毛”,实则是脱离中国社会上最众多芸芸老百姓生存、生活、生产等各方面真实社会诉求、意愿和心态的幼稚病、浮躁病、狂躁病、极端病、臆妄症;貌似公允实则偏颇,断章取义、曲解别人的主张,来“证明”别人的“错误和荒谬”。他们虽能熟记背颂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的许多经典语录。但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的经典语录到了他们那里,则被僵化成了机械的东西,形而上学的教条,与当时的国情、民情、社情、区域情几乎完全脱节、格格不入。他们虽有能熟记背颂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的许多经典语录,但他们却对当代修正主义集团利用什么伎俩篡夺党和国家的工人阶级领导权?利用什么伎俩篡改马克思主义、列宁、毛泽东主义本质灵魂?利用什么伎俩颠覆社会主义国家政治制度?利用什么伎俩复辟官僚买办特权资本主义剥削制度?利用什么伎俩发展维护官僚买办特权资产阶级的既得利益?利用什么伎俩使被中国人民推翻的旧三座大山变本加厉的复活?利用什么伎俩将工人阶级和民众老百姓沦为弱势群体?利用什么伎俩将社会主义新中国沦为西方霸权资本主义的新殖民地——“中美国”?是什么原因制造出当今“中国特色”的官僚腐败、贫富悬殊、两极分化社会现状?等等焦点问题说不出个深层次的所以然。

在社会现实中,此类“王明、“李德”现象,可以说是典型的集幼稚病、浮躁病、狂躁病、臆妄病、极端病于一身的综合并发症严重患者。他们“高”就高在:目空一切、蔑视一切、指责一切,否定一切。在他们那里,这社会上除了他自己纯而又纯、真而又真以外,其他人都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非无产阶级;都不是真正马列主义者;都不是真正无产阶级革命者......他们最大的特长就是能熟记熟背马列毛的许多经典著作文章和理论语录并用此去机械的僵死的坐而论道的套论评点事物。他们的观点、言论和文章都是企图站在“高瞻远瞩”的层面,指点江山、横扫一切。们对当今中国社会上最众多的芸芸老百姓的生存、生活、生产等各方面的真实社会诉求、意愿和心态,缺乏应有的深入社会深入群众深入实际地考察和了解,他们的主观愿望严重脱离社会现实,脱离最大多数群众老百姓的现阶段的真实心态、社会诉求和意愿。他们只会自我闭着眼就发议论自我感觉良好,实则自我孤立。

王明、“李德”之流的“窝里斗”功夫相当深,智层次却相当低。他们只知道一会儿这个“批判”那个是“改良主义”,一会儿那个“炮轰”这个是“假马列主义”,闹得满城乌烟瘴气。他们整天喊叫要“过河”(革命),但他们就是不肯动脑筋研究从什么路线“过河”(革命),不研究如何解决“桥”和“船与渡口(革命策略)的问题。他们整天喊叫要回归马克思、毛泽东主义、社会主义,要“阶级革命”,要“无产阶级夺权”,但他们几乎不懂得在当今“中国特色”社会里,依靠什么政治力量来回归马克思、毛泽东主义和社会主义?“阶级革命”、“无产阶级夺权”的基本条件是什么?切入点和突破口在哪里?他们几乎不懂得在当今“中国特色”社会里,什么是主要矛盾?什么是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什么是利用矛盾、解决矛盾的智慧策略和方法?他们几乎不懂得在当今“中国特色”社会里,什么人是中坚力量?什么人是依靠力量?什么人是可团结力量?什么人是可联合力量?什么人是朋友?什么人是盟友?他们几乎不懂得在当今“中国特色”社会里,怎样才能结合成捍卫马克思毛泽东科学真理科学社会主义的最广泛统一战线,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因素,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社会力量,孤立和打击一小撮人民大众的主要敌人,共同一致地开展反抗官僚买办特权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反对官僚买办特权资本主义复辟的工人阶级革命斗争并取得革命胜利。

王明、“李德”之流,看遍满世界,别人都不及他能行,别人的文章都不入他“法眼”,而他自己则又是那类志大才疏、好高骛远、眼高手低、于事无成之辈。倘若你去综合考察一下此类人,就会发现他们身边没有知心的朋友,周围没有认知的群众,手中没有写出一篇有社会重大影响和文学理论参考价值的文章,一辈子没干出一件受到人民群众竖大拇指称赞的事情。别看此辈在批判这批判那时“群情激愤”、“慷慨陈词”,口水乱飞,而他们对于当代“特色党”官僚买办特权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的邪恶行径和那套“邓三科特色理论”封资修货色本质,却拿不出有价值有分量的像样的批判文章,有也是一些说不到要害上的隔靴蚤痒一类的皮毛文字。此辈只会一会儿指责这个是“小资产阶级分子”,“机会主义分子”,一会儿指责那个是“没有马列主义功底”、“不懂马列主义,好像这满世界唯独他才是纯粹的“高大全式马列毛主义者”。此辈今天批判这个,明天批判那个,批来批去把自己活生生的批成了人见人厌、避而远之的孤家寡人。可笑可悲的是,明明是孤家寡人光杆司令,却没有自知之明地天天空喊着要打倒这个推翻那个,这与一个揪住自己的头发宣称自己要离开地球的神经病患者的胡言乱语有何区别?

历史教训告诉人们:“王明、“李德”之流最爱从这个极端跳到那个极端。别看他们把“阶级斗争”、“无产阶级革命”的口号喊得震天响,一旦他们手中有了权力、有了既得利益,蜕化变质比谁都快。往往越是把“阶级斗争”、“无产阶级革命”的口号喊得震天响的人,越是靠不住,譬如:汪精卫、周佛海、陈公博、向忠发、顾顺章之流

王明、“李德”之流,要说他们是阶级敌对分子吧?那似乎是冤枉了他们,但他们的所说所作所为所起到的客观坏作用,比阶级敌对分子还可恶许多。

作者:上善若水-长林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