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善若水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心思齐 >> 内容

上善若水-长林:“学习”邓小平

时间:2015/7/16 8:19:28 点击:

  核心提示:倘若我们把毛泽东和邓小平都放到人类历史长河、历史长空中来比较,就会发现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时间和空间距离越久远,越彰显出毛泽东的圣贤与伟大;而邓小平则恰恰相反,时间和空间距离越长远,越凸显出邓小平的龌龊与丑恶。毛泽东主席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空前绝后的圣贤伟人。邓小平则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空前绝后的恶魔。...



“学习”邓小平

        

       作者:上善若水-长林     

 

   在人类社会公元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中国社会历史舞台上出场了四个最重要的历史人物。即:前两位是封建帝国王朝坍塌清末民初的孙中山,和半封建、半殖民地资本主义时期的蒋介石,后两位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特别是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历史时期的毛泽东和邓小平。

   无论你是站在什么阶级什么阶层什么利益集团什么立场上,也无论你是怎么的爱憎好恶,不论人们是如何崇敬他或诅咒他,怎样地歌颂他或丑化他,如何的怀念他或淡化他,这四个最杰出的历史人物都必定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永久性地载入历史史册。

   毛泽东和邓小平,是人类世界上正与邪、善与恶两个终极的典型代表人物。而本文的主角是邓小平。本作者曾在《文革——人民大众当家做主的伟大实践——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50周年祭》的序言中指出:从某种意义上讲,邓小平的确是一个空前绝后的“伟大”人物,他绝对堪称是一个古今中外社会历史上最称职、最典型、最杰出的反面教员。他对中国人民最大的功劳和贡献,就是用他那最“特色”的思想言行(官方称其为“邓小平理论”),特别是三十多年活生生、血淋淋的“中国特色“改革开放”社会现实,更加证明了人民领袖毛泽东主席的英明伟大;同时也雄辩地证明了毛主席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正确性与必要性;更加雄辩地证明了毛主席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重大现实意义与深远历史意义。

    <b>上善若水-长林:“学习”邓小平</b>

    

   毛泽东晚年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后期,在和中央一些同志谈话中曾对邓小平有过发人深思的评价,大意是(邓小平)只要表态对文革有个基本认识,就不能动。你们这些人加起来也比不了他,他不是总理和老总,不妥协,不认输,外面是海绵壳,里面是钢铁公司。你们不了解他,我是知道的。小平这个人,只有我活着才能镇得住他,我若不在人世了,你们谁也不是他的对手,谁也对付不了他。

   邓小平究竟是怎样的一位传奇人物?人们只要翻开1968年至1979年十余年间的中共和中国历史,就不难发现,两次被打倒的死不悔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领军人物邓小平,精彩绝伦地演绎了现代版的“卧薪尝胆”和“董卓篡政”。

   一.打着红旗反红旗,“曲线”反马列毛、反共、反社、反革命、反人民

  邓小平深谙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国情、民情与社情,特别是人们血液里骨子里固有的动物属性原始本能自私私欲心理和数千年旧传统文化习惯与势力的厉害。他深深知道人民领袖毛泽东主席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崇高威望和地位,因此他没有公开和直接地反毛,而是巧妙利用人们血液里骨子里固有的动物属性原始本能自私私欲心理和数千年旧传统文化习惯与势力,老奸巨猾地玩弄了一套“曲线”反马列毛、反共反社反革命的奸诈伎俩。搜遍邓小平的所有官面文章和讲话,人们找不出他反对毛泽东主席的典型言论和文章,他评毛主席最重的言论也只是说“发动文化革命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多余”。然而,凡是疯狂反毛泽东的人都成了邓小平的座上宾和心腹爱将。邓小平对毛泽东主席可以说是好话说尽,漂亮话说尽。远的有他在五十年代写过给毛泽东主席的赞美诗为证,近的有他文革期间写过给毛泽东主席的检讨书、效忠信、保证书(包括写给华国锋的效忠信)为证。他对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采用的招术是:抽象地肯定,具体地否定,虚幻的肯定,实际地否定,笼统的肯定,逐项地否定。信誓旦旦地“保证永不翻案”,结果一旦篡权上台,把案翻了个底朝天;嘴上说“要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一百年不动摇”,转过身去就变成了“高举邓小平中国特色理论旗帜”,凡是毛主席提倡的他都要否定掉,凡是毛主席建立的他都要“改革”掉,凡是毛主席打倒的他都要借尸还魂扶持起来。还要美其言是“准确地、系统地、完整地学习理解运用毛泽东思想”。   

   . 出尔反尔,放弃信仰、背叛信仰如同玩游戏

   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曾评价邓小平说,这个世界上他最佩服的人物是邓小平,邓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能在五分种内放弃共产党人的信仰。若说邓小平没信仰,那可就是太浅薄了,邓小平绝对是有其“信仰”的,他嘴上的信仰与他内心世界的“信仰”、潜意识里“信仰”、骨子里的“信仰”截然不同。他嘴上的信仰可以是马列主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而他内心世界的“信仰”、潜意识里“信仰”、骨子里的“信仰”,是以人类原始动物属性私欲贪婪为内核的金钱拜物教和剥削阶级统治者的皇权、特权、霸权意识。

. “解放”私欲(美其名曰“解放思想”),魔法无边

所谓的“邓小平理论”,其实质是以“私”为核心的动物世界邪、恶、丑思想意识的教唆“教科书”,把人类蜕变回了动物世界,砸毁了社会道义这个约束邪恶人性的魔盒,霉变了人类社会文明的真善美公众价值观,腐蚀、毒害了人们的精神灵魂、价值取向和理想信念,把人类那些原始的自私与贪婪兽性发挥到了极致。为了抢夺到金钱、女色、特权、财富,官位、地位、名誉等私利,可以不择手段地干出任何伤害人民和国家利益的邪恶事情。邓小平充分利用人们长久被压抑的原始动物属性——自私自利之心、私欲、贪婪的大爆发,形成短时间的剧烈的不可遏制的逆流漩涡浪潮,冲击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价值观。如此“特色理论”让腐败官员如获至宝,它们用它腐败理论和公共权力来极速催化和建立市场制度,才会滋生腐败集团化、全面化。“特色执政”当局“尊称”邓小平为“总设计师”,实际上还没有准确的把邓小平概括到位,我们说,要在“总设计师”的头上追加上“总教唆犯”的头衔,即社会上一切邪恶、丑恶、凶恶势力的“总教唆犯”。

. 揣着明白装糊涂,老谋深算、老奸巨猾

邓小平说,什么是社会主义,他搞不清楚,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也都没有搞清楚。如果谁要是相信这是邓小平不懂马列、不懂社会主义的真实表白,那谁就是太低估邓小平的智商而大上其当了。邓小平混进共产党革命队伍数十年,爬到如此高的地位,能不知道马克思、列宁定义的社会主义实质内容是什么?他这不过是为了颠覆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性质,改变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政治路线,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是十足的超越常人的老谋深算、老奸巨猾。大家都“搞不清楚”怎么办?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摸着石头过河”,走一段“邓小平中国特色道路”。客观上讲,邓小平的那套东西在当时的确具有相当强烈的诱惑力、鼓动力的。第一,邓小平全国人民群众描绘了一幅幅“市场经济”、“小康社会”的美好蓝图,在当时人们“市场经济”究竟是什么还不了解。只知道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就是市场经济。以为中国实行“市场经济”后就一定会建成人间天堂——“小康社会”,中国就一定会像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一样民富国强,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就会像资本主义发达国家阔佬一样富裕豪华,像资本主义发达国家阔佬一样尽情享受美好生活。第二,邓小平给国人提供了“白猫黑猫理论”,“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竞赛动员令。极其有效的勾引起了人们的“发财致富”、“先富、快富”的私心欲望。当时国人对“市场经济”、“小康社会”、“先富、快富”,是充满幻想、充满激情:既然“不论是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我”为什么不争做抓住老鼠的“好猫”?既然“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我”为什么不可以“先富、快富”?既然社会主义公有制所积累财富蛋糕要向资本主义私有化“改革”,“我”为什么不可以乘机而行从中切一大块公有制财富蛋糕归己?于是乎,不知有多少利欲熏心、财迷心窍的投机国人,随着总设计师的嘹亮黑哨声,争先恐后地跳入到暗礁漩涡丛生、充满血腥味的资本主义私有化“改革”浑水里,“摸着石头过河”。妙就妙在邓小平在此玩弄了一个貌似公允、极其阴险的伎俩。刻意隐瞒了在当今中国社会“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先决条件”:“特权”和“资本”。而这个“特权”和“资本”恰恰是只有极少数官僚买办特权资产阶级权贵精英才掌控的,最广大的民众老百姓对此压根本儿就不沾边。于是,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稀里糊涂地被“中国特色”“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居心叵测的带下水“摸石头过河”。结果,只有极少数特权贵族在浑水中把国家、社会和人民的巨额财富摸到了私人腰包,绝大多数平民老百姓则把自己“摸”进了肉食者们的“屠宰场”和“菜篮子”。 

   邓小平经常言传身教教唆“特色”官僚们:“有些事只能做不能说。有些事只能说一半,不能全说。全说出去就坏事了,就没有人听了,就没有人信了。例如‘让一小部分人先富起来’,就是对外只能讲一半,而且不能争论,一争论底子就露出来了”。其主要意思是:为了不露复辟资本主义的“底子”,必须对人民采取欺骗手段,只做不说或只做半说,且不许争论,这样才能达到复辟资本主义的目的。在此,他反人民的立场是非常坚定而鲜明的,表明他从来就不是什么“人民的儿子”,而是人民不共戴天的死敌。现身说法展示自已骗术的高明:“我们说的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大多数人就会理解为所有其他人都有机会跟着富起来,这样就制造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有奔头的境地。等到他们弄清楚、搞明白不可能大家都富成那个样子的时候,我们培养的一小部分人在没有人反对的情况下,在全部人支持的环境下已经顺利地完成了富起来的任务了。他们一旦有了社会基础,有了经济基础,有了自已的政治组织力量,再要改变就已经不容易了”。这对于那些认为邓小平的政策好,可以做“致富梦”的人们来说是副很好的清醒济。邓小平早就知道允许少数人“先富”与“共同富裕”是不可能兼得的,有了少数人的先富,就只有大多数人的更穷。但是为了在中国培殖一个新生的资产阶级,把生米煮成熟饭,必须在政策和策略上玩弄权术和手段,“只说一半”,而对于后一半“不可能大家都富成那个样子”不说了,达到“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目的。可谓处心积虑,用心良若,他把全部身心都用在如何欺骗广大人民群众让新生的资产阶级速成长上面,不愧是地地道道的复辟资本主义的“总设计师”,不愧是新生官僚买办殖民权贵资产阶级的总教师爷。

   . 温水煮青蛙,布满鲜花下的陷阱与屠刀

   邓小平颠覆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并没有采用暴风骤雨式的剧烈震荡模式,而是采用了极其温柔的“温水煮青蛙”方式。以“物质刺激”、“金钱挂帅”、“效率第一”等短期利益为诱饵诱惑,什么“白猫黑猫论”、“摸石头过河论”、“一部分人先富论”、“发展是硬道理论”,“中国特色理论”无奇不有,让人眼花缭乱、头昏目眩......在农村,他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包产到户,分田单干,进城打工,资本下乡,土地流转,巧妙利用数千年遗留下来的小农经济意识和人们的原始动物属性中的自私自利与贪婪劣根性,使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土崩瓦解;在城市,他搞企业租赁承包、企业改制、企业兼并、资产重组,招商引资、工人下岗,让资本和特权主宰一切,把工人阶级赶出党和国家政治舞台,使社会主义所有制不知不觉地被资本家私有化;在社会,他大肆鼓吹“小康社会”,“和谐社会”;启动证券交易所,股票,六合彩,一步一个圈套,一步一个陷阱,步步为营,把十几亿中国人煮成了命运任由剥削阶级特色统治者主宰的“温水青蛙”。而数亿一心盼着做发财梦的中国人则只有浑浑噩噩地“跟着感觉走”,迷迷糊糊走向死亡之路。   

.“中国特色”把社会主义本色污染的面目全非

有关“中国特色”,本作者已在《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当扔掉“中国特色”“绿帽子”》一文中作了比较深刻系统的讲述

公元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一个当今最时髦、最热门、最火爆、最流行的词汇——“中国特色”像幽灵一般在中国大地上游荡。

它胜过魔术手中的魔巾,无奇不有,无所不能。

它胜过厉鬼身上的画皮,美丽动人,诱惑迷魂。

它胜过巫师口中的魔咒,法力无边,魔力无穷。

它胜过江湖郎中的葫芦,谁也摸不清其中奥秘。

“中国特色”究竟是什么“色”?这世界上恐怕连鬼都说不清楚。

然而,“中国特色”却像电线杆上的野广告,无处不贴,满眼都是。

俗话说,蒙得了一时,蒙不了一世。久而久之,人们还是逐步看明白了所谓“中国特色”的蒙骗伎俩:

“中国特色”,就是一切皆成商品(包括人的肉体、贞操、良心、灵魂),有钱能使鬼推磨;

“中国特色”,就是谁比谁更邪恶、谁比谁更丑恶、谁比谁更凶恶的竞技场;

“中国特色”,就是资本家在官员身上花少量钱后套取国家巨额的财富;

“中国特色”,就是女公关和长官上床后拿到的签字合同和批文;

“中国特色”,就是女下属和领导上床后得到的晋升机会;

“中国特色”,就是官员在酒店里嫖娼后拿到的报销发票;

“中国特色”,就是妙龄美女成为权贵富豪们的情妇、二奶、三奶...;

“中国特色”,就是社会贫富悬殊、两极分化的“极乐世界”;

“中国特色”,就是广大普通平民老百姓被“改革”的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买不起房、就不了业,生不起、养不起、死不起......

“中国特色”,就是把抢劫和霸占说成“硬道理”,让官员权贵极少数人绝对强势地先富起来,让绝大多数平民老百姓绝对弱势地永远贫困下去;

“中国特色”,就是把“坑蒙拐骗偷吃喝嫖赌抽”说成“与时俱进”“和谐社会”的“中国特色”;

“中国特色”,就是当权者利用职权一夜间把巨额国家、集体和社会财富资源资产划归私有,让无数工人下岗失业的私有化“改革”;

“中国特色”,就是颠倒黑白,颠倒人妖,颠倒是非,扬恶抑善,倡邪压正,好人受气,坏人神气,社会晦气的社会状态;

“中国特色”,就是把权贵富豪们一切罪恶都用“法律”保护起来;把民众老百姓一切权利都用“法律”限制起来;把一切的两极分化不公平都通过“依法治国”“合法化”;

“中国特色”,就是把化公为私、损公肥私、损人利己、金钱拜物教和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等形形色色“潜规则”作为“先进文化”“发扬光大”;

“中国特色”,就是利用国家意志去强制推行鱼肉百姓、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中国特色”,就是“赵高宗”执政、“赵高”、“秦桧”、“温体仁”当权,岳飞、袁崇焕蒙冤蒙难的政治和社会生态环境;

“中国特色”,就是权贵们把特权玩到极致、富豪把资本玩到极致、文痞把无耻玩到极致、无赖把流氓玩到极致、坏人把邪恶玩到极致的自由世界;

“中国特色”,就是把土匪抢劫掠夺、强盗霸占称为“改革”、把汉奸里通外国、卖国求荣、引狼入室称为“开放”;

“中国特色”,就是权贵富豪们为所欲为的淫乐天堂;民众老百姓暗无天日的人间地狱;

“中国特色”,就是被毛主席打倒、镇压的“彭霸”、“南霸天”、“黄世仁”、“胡汉三”们组成“还乡团”夹着公文包大摇大摆地回来了,“八国联军”、日本鬼子们坐着老爷车趾高气扬、横行霸道地进来了;站起来了中国人民又被资本家压迫着无可奈何地跪下了;

“中国特色”,就是在“解放私欲”、的“邓三科特色理论”“指导”下,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基础指导地位被颠覆;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权性质和社会主义所有制政治制度被颠覆;社会主义国家制度的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上层建筑、意识形态、精神文明和文化血脉被颠覆;复辟了比西方民主资本主义社会制度还坏得多的法西斯官僚买办特权资本主义弱肉强食的剥削制度;吃祖辈饭砸子孙碗,把国家的政治生态、经济生态、自然生态、文化生态毁坏到怵目惊心的人类社会超级浩劫;

“中国特色”,就是癞子头上的满头瘌痢疮;

“中国特色”,就是阴沟旁的臭狗屎;

“中国特色”,就是醉鬼在马路边的呕吐物;

“中国特色”,就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总之一句话概括:“中国特色”,就是忘恩负义、欺师灭祖、背叛人民的政治流氓“四大恶人”(恶贯满盈、无恶不作、罪大恶极、穷凶极恶)强行戴在中国人民头上的“绿帽子”。

自从被人戴上“中国特色”这顶晦气的“绿帽子”后,中国人民就倒了八辈子邪霉,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好端端的社会主义共和国,竟然和美帝国成了不清不白的“夫妻关系”,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沦为美利坚任意玩弄的“小妾”、“小三”、“二奶”、“三奶”;

好端端的社会主义艳阳天,被一帮超级政治流氓、经济流氓、文化流氓、社会流氓把国家的政治生态、经济生态、自然生态、社会生态、文化生态“改革”的雾霾重重;

好端端的新中国,被人“开放”沦为国外侵掠扩张霸权资本主义铁蹄下任人践踏的殖民地经济圈;霸权侵略资本主义者任意践踏、宰割的新殖民地、菜园子、屠宰场;

好端端的新生活,民众老百姓被人“改革”的一夜回到解放前——饱吃二茬苦,苦不堪言;

好端端的主人翁,被新生剥削阶级统治者下了地狱——水深火热,苦海无边;

   ......

   七.擅长把真理极端化进而推行为谬误,然后倒打一耙,栽赃陷害

   毛主席提出科教文卫系统里“反右斗争”,他和同党就搞“反右斗争扩大化”,把毛泽东主席在全国范围内原则上控制在“三到五千人”数限的右派分子猛烈扩大到五十多万人;毛主席提出大跃进,他和同党就大搞“浮夸风”,到处鼓吹“放卫星”,“亩产万斤粮”;到处砍伐森林、拆毁古建筑,遍地“大炼钢铁”;毛主席组建人民公社,他和同党就搞“一平二调”、“大锅饭”;毛主席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提倡“红卫兵造反”,他和同党就授意“官二代”成立横扫一切的“首都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抄家、打砸抢;怀疑一切打倒一切,派性升级,武斗作乱;然后倒打一耙,栽赃陷害,把所有污水全泼到毛主席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身上。

  . 浑身是阴谋权术、诡术、诈术、骗术

   与其说赵子龙浑身是胆量,不如说邓小平浑身是阴谋权术、诡术、诈术、骗术。什么事要既说既做?什么事要只做不说?什么事要只说不做?就十分典型的体现了邓小平超乎古今中外所有反面教员的一流高超政治权术。在所有的斗争中,邓小平无疑都是那屡屡获利的“螳螂捕蝉的”背后“黄雀”,“鹬蚌相争的”背后“渔人”。譬如:他玩弄“解放思想”、“破除‘两个凡是’迷信”花招,将华国锋集团和毛主席体系的人扫地出门、清洗出局;他玩弄“八王议事制度”的“中顾委”,凌驾于党中央之上,将名为总书记的胡耀邦、赵紫阳当做傀儡“儿皇帝”玩弄于手掌之中;当他觉得“八王议事制度”有碍他一人独尊时,他即刻专横地解散、废除了“中顾委”,变“八王议事”为慈禧一人“垂帘听政”;他为了向美国主子送交“投名状”,策划导演了一场所谓的“中越自卫反击战”,巧妙地从叶剑英手上夺取了“军委主席”的军权,玩起了“枪指挥党”的游戏;他为了把昔日同盟战车上的人赶下“马车”,上演了一出“南巡谈话”,不仅让“第三代领导核心”江泽民等死心塌地的卖身投靠、俯首称臣。也让叶剑英、陈云、李先念、杨尚昆、薄一波、王震等一竿子元勋级人物灰溜溜落荒而逃......  

. 为了争夺权利惯于向朋友两肋插刀

人常说,是君子为朋友两肋插刀。邓小平则恰恰相反,惯于向朋友两肋插刀。邓小平生涯中只有朋党、同党,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他的用人信条是宗派主义,“不换思想就换人”。在他数十年的政治生涯中,为了自己爬上高位而经常出卖同伙。典型的是他为了巩固他至高无上特权地位,对他的铁杆得力干将胡耀邦、赵紫阳、万里,说拿下就毫不留情的拿下;就连他的政治生命再生恩人华国锋、叶剑英、陈云、李先念,也是毫不留情的一一打翻在地。

   十. 外柔内刚,绵里藏针,瞒天过海,口是心非

   邓小平不讲阶级和阶级斗争,却把剥削阶级对被剥削阶级的残酷斗争玩到叹为观止;不讲无产阶级专政,却把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的专政玩到炉火纯青;全盘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却把资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玩到登峰造极。


 <b>上善若水-长林:“学习”邓小平</b>

   

   有人把邓小平比作赵高,有人把邓小平比作王莽,有人把邓小平比作董卓,有人把邓小平比作慈禧。然而,我们仔细对比一下,就会发现赵高、王莽、董卓、慈禧那种权势、那套权术、那些奸诈、那点作为、那些危害,那身后的余威余毒,比起邓小平来不知要逊色多少倍。

   当今社会民间流传有两则幽默段子,足以活灵活现的刻画出邓小平的奸诈、邪恶、凶恶嘴脸。

   一则说的是毛泽东与邓小平在冥冥中对话,毛泽东说:小平啊,你死不悔改地要走资本主义复辟邪路,我看绝大多数真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是不会跟你走的啊。邓小平回答说:主席啊,你尽管放心吧,凡是不愿意跟我走的人,我就让他们都跟你走(死亡)。

   另一则也说的是毛泽东与邓小平在冥冥中对话,毛泽东说:小平啊,你总是要和我对着干,按你那套“中国特色路子”,能建设好我建设的社会主义宏伟大厦吗?邓小平回答说:主席啊,按我那套“中国特色路子”,虽然不能建设好你建设的社会主义宏伟大厦,但我的那套“中国特色路子”足可以拆毁你的社会主义宏伟大厦。

   倘若我们把毛泽东和邓小平都放到人类历史长河、历史长空中来比较,就会发现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时间和空间距离越久远,越彰显出毛泽东的圣贤与伟大;而邓小平则恰恰相反,时间和空间距离越长远,越凸显出邓小平的龌龊与丑恶。毛泽东主席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空前绝后的圣贤伟人。邓小平则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空前绝后的恶魔。

 <b>上善若水-长林:“学习”邓小平</b>

   邓小平“中国特色”“改革开放”已经在中国大地上肆虐横行近四十年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对其是:饱受其害,饱尝其苦,饱感其毒;深恶痛疾,天怒人怨。

   于是在当今中国社会,“中国特色既得利益集团统治者执政当局与广大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之间,对于邓小平“中国特色”“改革开放”产生了水火不相容的两种截然对立态度。“中国特色既得利益集团统治者执政当局的态度是,顽固坚持抱邓小平“中国特色”“改革开放”腐烂尸体死不放弃;广大真共产党人和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的态度是,坚决回归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路线和道路,坚决摒弃邓小平“中国特色”“改革开放”。为此,“中国特色既得利益集团统治者执政当局与广大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大众之间,新老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之间,长期进行着十分激烈、异常残酷的生死大搏斗。

   我常常无数次的遇到一些人的提问:面对当今中国社会这种两个阶级、两条路线、两条道路的生死斗争问题,“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该怎么办?”,的确是一个十分难以回答的复杂问题。曾有许许多多的人都试图回答这个问题,然而,他们的回答又都不那么令人满意。

   自古道:道之道,非常道。

   要正确回答“我们该怎么办?”的问题,其实既复杂又简单,胸中若有千秋史,掌上自有百万兵。“我们该怎么办?”的答案就在毛泽东主义的伟大智慧里和邓小平反面教员、反面教材里。

作者:上善若水-长林 来源:原创

「 支持红色网站建设!」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赞赏支持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上善若水网(www.ssrscl.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5191571606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20005897号-1
  • 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1049号